兩句人生錦囊


兩句人生錦囊

葉帥的兩句人生錦囊

--------謹慎與不糊塗

      孔子說過“人無遠慮,必有近憂”。2008年秋的世界性“經濟大海嘯”使歐美國家的人民認識到中國人“未雨綢繆”、“量入為出”的防風險模式的偉大之處。

 

心音故事1:“諸葛一生惟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

   “諸葛一生惟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是人生大智慧的科學總結。

    諸葛一生惟謹慎,強調戰戰競競,小心為上;呂端大事不糊塗,強調方向比勤奮更重要,大事一錯,全盤皆輸。

    如果一個人以小心謹慎為行為准則,同時在大事大非上立場堅定,旗幟鮮明,那他一定是個英雄。

 

   20世紀70年代末期,病榻上的澤東在一次召見元帥葉劍英時,口述了一句詩相贈:“諸葛一生惟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一來評價葉劍英在大事大非面前的果斷,二來道出自己百年之后對國事的隱憂,希望葉帥能危難之時挺身而出。

1.諸葛一生惟謹慎。

諸葛一生事事小心,鞠躬盡粋,死而后己。

世傳孔明之將終也,以巾幗婦人之衣羞辱司馬懿,司馬懿大怒,卻佯笑問:“孔明寢食及事之煩簡之事若何?”使者曰:“丞相夙興夜寐,罰二十以上皆親覽焉。所啖之食,日不過數升。”懿顧問諸將曰:“孔明食少而事煩,其能久乎?”不多日,孔明星墜五丈原,魂隨秋風而去。      一個人的性格,尤其是偉人的性格,可能影響歷史進程。“諸葛一生惟謹慎”,這正是孔明的性格,在這種性格的影響下,蜀漢的一切政治、軍事以及外交事務,無論巨細,孔明都要親自過問,“罰二十以上皆親覽焉”正是這種性格的表現。

2.呂端大事不糊塗   呂端,字易直(公元935~1000年),幽州安次(今北京西)人,公元960年一月,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建立北宋王朝后,呂端歷任成都知府、蔡州知州、樞密直學士,后官至宰相。

澤東評價呂端大事不糊塗,緣於公元995年即太宗至道元年的一件事。當時,太宗趙光義欲立呂端為相,此時當朝宰相為呂蒙正。宋太宗和呂商量,呂蒙正說,呂端為人糊塗,不能為相。宋太宗回答:“端小事糊塗,大事不糊塗。”決意讓呂端為相,並在一次皇宮宴會上作《釣魚詩》雲:“欲餌金鈎深未達,石番溪須問釣魚人。”以表明自己決意讓呂端為相的想法。

     呂端的多謀深算。呂端入相不久,叛臣李繼遷兵撓西部邊陲,當地軍隊抓住了他的母親。太宗聽說后,想把她殺掉,就召當時為樞密副使的寇准相商。寇准回家時,路過呂端的相府。呂端知道皇上召寇准有大事,對寇准說,皇上不讓先生將此事告訴我嗎?寇准說沒有。呂端說,邊疆的一般戰事,我不必知道,若是軍國大計,我身為宰相不可不知啊。寇准便把此事告知呂端。呂端又問此事如何處理,寇准說皇上已下詔斬殺於軍門處,以戒凶逆。呂端馬上回答,這不是個好辦法,請您緩辦,我將上奏皇上。隨后,他朝見太宗,說,昔日項羽得到劉邦的父親,欲把他煮吃了,劉邦說,願分我一杯羹。這說明劉邦舉大事不顧其父母親情,何況李繼遷屬於悖逆之人呢?皇上今日殺了他的老母,明日就能生擒李繼遷嗎?如不能,愈堅定他的反叛之心啊。太宗問,你看該如何辦?呂端說,不如將他母親安置贍養,以招降李繼遷。即使李不能降,其母生死在我們手中終可系其心。太宗聽罷連連稱好,說,若不是你,差點誤了大事。后來,果然得到了應驗,李繼遷的母親病死在延州,李繼遷聞訊后,不顧自己的性命來奔喪。被抓后,李的兒子納款請命,一場暴亂就此平息。

  不過,呂蒙正說呂端為人糊塗、宋太宗說呂端小事糊塗也的確事出有因。而呂端能夠任蔡州知州,多多少少還得益於他的“小事糊塗”。   雍熙元年,宋太宗的二兒子魏王趙廷美有位府親找到當時在魏王手下為官的呂端,希望他能利用關系幫助他們私販些竹木以獲取利益。呂端原本就與魏王不錯,又是魏王的屬下,礙於面子就答應了,給這些私自販賣竹木的人開了一次綠燈。按當時的大宋律,私販竹木為嚴重違法行為。此事不久東窗事發,遂牽扯到了呂端。呂端被貶到商州司馬參軍,繼又移至汝州,復為太常丞、判寺事,不久,又讓他出任蔡州知州。這樣一來,便與駐馬店結下不解之緣。胸懷大志的呂端,雖然被貶蔡州,卻能痛定思痛,處處嚴以律己,勤政不輟。據稱,他在此地一年四季穿粗布衣服,日日粗茶淡飯。無論官紳豪吏、販夫走卒,一律同等相看,還常常解民糾紛於鄉里,勸農耕種於田圃,甚至還以和農人在田邊村頭酌酒相談為樂。至今,在上蔡一帶還流傳着一種說法:“福源酒”(狀元紅的前身)就是呂端任知州時將一個不大的作坊擴大成名播州外的大酒坊釀造的。還有傳說講呂蒙正之所以說呂端做事糊塗,是因為呂端在蔡州經常飲用“狀元紅”,因不勝酒力,常常伏案酣睡,鼾聲不絕。當然,這只是傳說,不必當真。

原文分類

1.        上堂入室:執虛器 如執盈 入虛室 如有人 聲必揚 人問誰 對以名 吾與我 不分明

  (《禮記 少儀》 執虛如執盈,入虛如有人。)

執虛器  如執盈    【注釋】執:拿着。虛:空。器:用具的總稱,如武器,容器。盈:充滿。     【解讀】手里拿着空的器皿要像拿着裝滿東西的器皿一樣小心翼翼。     《朱子童蒙須知》中說:“手里拿着空的器皿時,也必須端庄嚴謹,唯恐有個閃失。”     (《朱子童蒙須知  雜細事宜第五》 執器皿,必端嚴,惟恐有失。)     大部分人懂得如何拿着、端着一個盛滿東西的器皿,謹慎又小心,唯恐失手,但卻並不把手中的空器皿當回事,只有極少部分人拿着、端着空的器皿時也像器皿里盛滿東西一樣小心翼翼,但就是這份小心、這份謹慎,卻顯示了人與人之間做事的區別。不要小看了這種類似於多此一舉的小心謹慎,它卻造就了一個人事事小心,事事謹慎的做人做事態度,為將來的工作,將來的事業磨練出了一種心境。     《菜根譚》中有一句話:“凡改天換地,扭轉局面的魄力和能力,無不是從如履薄冰,如臨深淵般的小心謹慎中歷練出來的。”     (《菜根譚》旋乾轉坤的經綸,自臨深履薄處繰出。”)

入虛室  如有人    【注釋】入:進入。虛室:意為無人的房間。  

【解讀】進入無人的房間要像進入有人的房間一樣約束自己。      《中庸》開篇第一章就告訴人們:“君子在沒人能看見的地方也一樣警惕審慎,在沒人能聽見的時候也一樣擔心害怕。沒有什么比隱秘之處,細微之處更容易暴露出一個人的內心了。所以,君子在一個人獨處時也非常謹慎。”     (《中庸第一章》  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人最不該對自己說的一句話是:管他呢,反正沒人看見;最不該對別人講的一句話就是:管他呢,反正沒人看見。這句話在對人對己昭示着你的內心,只要沒人看見啥事都可以做,啥事都可以干!     《大學》在解釋“修身”的四個先決條件之一“誠意”時說道:“謂誠其意着,毋自欺也。”大意是:“人都有善惡之分,要讓自己的內心自自然然地好善而厭惡,明知道不該做的事情,就不要自欺欺人地去做。”《大學》在解釋“誠意“時還說道:“小人平時什么壞事都干得出來。見到君子后還一副遮遮掩掩、躲躲閃閃的樣子,掩飾住其不好的一面,顯明其好的一面。但在別人眼中看他,就如同能清清楚楚地看透他的肺和肝一樣,有什么用呢?實際上一個人的內心中有什么,一定會在外表上顯現出來。所以自身修養高的君子即使在一個人獨處時也必定是謹慎又謹慎。”(《大學》小人閑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后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於獨也。)     個人獨處時也不放縱自己,恣意妄行,在個人修養方面叫做“慎獨”。獨處時更能顯示出一個人的內心,獨處時更能體現出一個人到底是君子還是小人。小人在人面前也會裝模作樣地做得比君子還“君子”,沒人的時候則會“去偽存真”,肆無忌憚,“真小人”的面目昭然若揭。所以《中庸》中說:“君子對於一般人來說無法企及的地方,大概就在於其無人看見時的表現吧。”(《中庸第三十三章》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惟人之所不見乎。)

心音故事3:林沖誤入白虎節堂

白虎節堂是虛室還是陷阱?

水滸原文:

次日,巳牌時分,只聽得門首有兩個承局叫道:"林教頭,太尉鈞旨,道你買一口好刀,就叫你將去比看,太尉在府里專等。"林沖聽得說道:"又是甚么多口的報知了!"兩個承局催得林沖穿了衣服,拿了那口刀,隨這兩個人承局來。林沖道:"我在府中不認得你。"兩個人說道:"小人新近參隨。”卻早來到府前,進得到廳前。林沖立住了腳,兩個又道:"太尉在里面后堂內坐地。"轉入屏風至后堂,又不見太尉。林沖又住了腳,兩個又道:"太尉直在里面等你,叫引教頭進來。"又過了兩三重門,到一個去處,一周遭都是綠欄干。兩個又引林沖到堂前,說道:"教頭,你只在此少待,等我入去稟太尉。"

林沖拿着刀,立在檐前,兩個人自入去了,一盞茶時,不見出來。林沖心疑,探頭入簾看時,只見檐前額上有四個青字,寫着:"白虎節堂。"林沖猛省道:"這節堂是商議軍機大事處,如何敢無故輒入?"急待回身,只聽得靴履響、腳步鳴,一個人從外面入來。林沖看時,不是別人,卻是本管高太尉。林沖見了,執刀向前聲喏。太尉喝道:"林沖,你又無呼喚,安敢輒入白虎節堂?你知法度否?你手里拿着刀,莫非來刺殺下官?有人對我說,你兩三日前拿刀在府前伺候,必有歹心。"林沖躬身稟道:"恩相,恰才蒙兩個承局呼喚林沖,將刀來比看。"太尉喝道:"承局在那(哪)里?"林沖道:"他兩個已投堂里去了。"太尉道:"胡說!甚么承局,敢進我府堂里去?左右與我拿下這廝!"話猶未了,旁邊耳房里走出二十余人,把林沖橫推倒拽下去。高太尉大怒道:"你既是禁軍教頭,法度也還不知道。因何手執利刃,故入節堂,欲殺本官?"叫左右把林沖推下。(《水滸傳》第七回)

直到被抓,林沖才知道他上了朋友的當。可是林沖為什么容易被騙呢?有幾點原因:第一,他誤信“朋友”陸虞候;第二,他遇事忍讓,雖然知道高衙內調戲自己的妻子卻沒有采取措施;第三,缺少警惕性,他不考慮為什么賣刀人只跟他一人,為什么一口好刀卻賣得如此便宜;第四,缺乏社會經驗,不會制訂《突發事件應急預案》。他應該預見到高太尉因高衙內一事記恨他,卻一不尋求法律保護,二不自警自救,只知道整日喝酒。當被通知帶刀見太尉時,他也不仔細考慮便跟了去。所以說,林沖這種“好人”,最容易被犯罪侵害。

2.        能將忙事成閑事:事勿忙 忙多錯 勿畏難 勿輕略

3.        遠離壞事情:斗鬧場 絕勿近 邪僻事 絕勿問

4.        借錢物的學問:用人物 須明求 倘不問 即為偷 借人物 及時還 后有急 借不難

【注釋】倘:假使,如果。即:那就是。    【解讀】使用別人的東西,一定要事先征得對方的同意。如果問都不問直接拿去用,那就是偷。    有的辦公室工作人員需要個尺子,計算器一類的東西,去別的辦公室找,見到人家桌子上有,說聲:“拿去用用!”拿着就走,人家吆喝着:“我正用着呢!”還是不放下,扭頭給你來一句:“用完馬上送來!”這會兒你要不讓他拿走,好像還反而對不起他似的!人在還好,知道被誰拿走了,人不在,被誰拿走都不知道,只能到各個辦公室去問:“誰把我尺子(計算器)拿走了?”    有的人則更甚,看到人家辦公桌上沒有,還要拉開抽屜去翻去找,也太隨意了,把辦公室當成自己家了!    主人不在,最好不要動人家的東西,實在急着用,和辦公室其他人說一聲也行啊!實在急着用,又沒有其他人在,留張條子告知一聲也行啊!

“義不摘梨”的故事。    一個人出來做事,不要太隨意了,就像用人東西一樣,事先應該征求主人的同意,實在急用,人又不在,也應該讓主人知道東西的去向。如果東西的主人都不知道東西哪去了,那你不是“偷”還是什么?你以為你只是在“用用”啊?!    元代著名學者許衡曾經在大熱天和許多人一起逃難經過河陽(今河南孟州市),正是口渴得難受時,路旁剛好有一棵梨樹,於是人們爭先恐后地紛紛跑去摘梨吃,唯獨許衡端坐於樹下無動於衷。有人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他說:“不是自己的梨樹摘梨吃,不可以。”那人說:“現在世道這么亂,梨樹早就沒有主人了。”許衡回答說:“即使梨樹沒有主人,難道自己的心里就沒有一點主見嗎?”    (《元史 許衡傳》嘗暑中過河陽,渴甚,道有梨,眾爭取啖之,衡獨危坐樹下自若。或問之,曰:“非其有而取之,不可也。”人曰:“世亂,此無主。”曰:“梨無主,吾心獨無主乎?”)    這個故事被稱為許衡“義不摘梨”,它和“孔融讓梨”一樣,千百年來被人們廣為傳頌。

一百個紙包

《朱子家訓》說:“宜未雨而綢繆,勿臨渴而掘井。”做什么都要有預案。年輕的時候在英國念書,英國和法國之間有個海底隧道,從海上坐船六個小時,在海底隧道坐火車一個小時,整個這個隧道都在海底下。一着火沒救,去參觀的時候,警察打開一個鐵櫃子,里邊滿滿的一百個紙包警察跟我說:“這是一百個紙包,怕隧道里邊一着火救不了就把所有的事都寫在里頭。”做什么事都要有預案,都要往遠里想一步,比如買基金吧,不懂,我們就別做得太大,往遠想一步。“別讓別人把你的錢給騙走了”,這是理財第一定律。做什么事情都要留有余地。現實生活中有一次一個六十多歲的女同志,領着兒孫來找我,我說:“怎么了?”“王老師,我讓人給騙了。趕上神醫了!”我說:“神醫你都趕了多少回了?現在電視里天天演,你怎么還會受騙呢?”不行,還得受騙。讓你往外拿錢的,地上掉金元寶的,這些事情都是屢屢發生。這該怎么辦呢?

五個騙子一台戲

  任何事情都要做好預案,有這樣一句話:“不決斷,晚交錢;睡一覺,過一天;再找親人談一談。”有一次我去潘家園,一個老太太拿着一個大簍子,裝着萬歷年的大花瓶。一個胖老頭扽我的衣襟:“別買啊,假的。”老頭挺好,又說了一句話。“說假的也是民國清朝仿的,最少也值一萬塊錢。”走了,這是一托兒。我說:“大媽,您這多少錢呢?”“明朝的花瓶一千五!”第二個“局長”來了拿着手機說:“司機,我這看見一個大花瓶,一千五百塊,你把錢給我送過來。”司機風風火火開着車把一千五百塊送來了,一千五百塊拿出一千三百塊新票,遞給這老太太,老太太拿眼皮都不夾他,說:“您甭給我來這一套,少於一千五不賣!”第二個又演完了。第三個是個小伙子,騎着摩托車來的,一下車過來就說:“我是開店的,多少錢呢?”“一千五。”也是,一千三,老太太還是不理,這五個人給我演戲,最后我肯定買啊,剛要給她一千五百塊錢,我想起來了,我還有個殺手鐧呢。叫“不決斷,晚交錢,睡一覺,過一天,再找親人談一談”。我往前走出三十米,前邊有一個景德鎮大棚,就這明朝萬歷年的花瓶,碼着一百多個。人家小姑娘一看我就笑,說:“您是不是看見那五個人了?”我說是,這五個人空手套白狼。每天上班的時候呢,上她那借一個花瓶,能蒙出去,給這小姑娘一百塊錢。蒙不出去,晚上,再把那花瓶還給小姑娘。我們每個人都可能上當。女孩子是花痴,想嫁個好老公;像我們這個年紀的,在外邊掙錢是錢痴;知識分子那是名痴。一個人是托兒,兩人是雙簧,三個人是給你設局。剛才那五個人,那叫給你設了大局。

過橋須下馬,有路莫登舟

中國古代有這么一句話:

過橋須下馬

有路莫登舟

未晚先投宿,

雞鳴早看天。

多少冤死鬼,

都在道途邊。

大家知道中國古代有這么一句話叫“未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天還沒黑的時候,你就趕快投宿;天一亮了,你就趕快看好天氣。這兩句中國古話還有層意思是在道途上有多少人是冤死鬼。整句話是“未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過橋須下馬,有路莫登舟。多少冤死鬼,都在道途中。”“過橋須下馬”么意思知道嗎?

騎馬過橋的時候,一定不能騎着馬過橋,不然這馬一失前蹄,就摔了。“有路莫登舟”如果我們去一個地方,明明有路可以走,我們千萬不要坐船過去。為什么呢?過去船不安全。“未晚先投宿,雞鳴早看天。多少冤死鬼,都在道途邊。”所以走路是個學問。

四平八穩 事事平安”

我有一個馬鞍子,花100塊錢在潘家園買的,就是一個普通的小馬鞍子,是過去套在小驢車上的一個小馬鞍子。鞍子的諧音是什么呢?平安嘛!你看很有意思,上面鑲有瓶子,還是銅的瓶子,表示四平八穩,還有兩個獅子,意思是事事(獅獅)平安,多講究的小玩意兒!100塊錢買的,很值啊。

我玩古董,玩不起好的,就玩點兒便宜的,老婆不給錢。每到星期六我都要去潘家園。今天是星期五知道嗎?晚上我就睡不着覺了,在床上就翻大烙餅了。怎么這么高興啊?哎呀!明天是星期六了。它周期性的。

當時我拿了這個馬鞍子從潘家園舊貨市場出來,去潘家園對面的一個小飯館吃飯。我進去了,進去里頭有個人就站起來說:“你不就是王大偉嗎?”我應道:“是啊。”他說:“王老師,你買個馬鞍子干啥?”我說:“你看啊,馬鞍子諧音平安,兩個獅子叫事事平安,一邊四個鉚釘,而且還是瓶子,這叫四平八穩,合起來是一句話,‘出門在外,事事平安,四平八穩’。過去男同志在外邊掙錢做買賣,女孩子買這么個馬鞍子臨走時候給他套上,祝福他事事平安、四平八穩。多好!” 我跟他說完這個話就吃飯,吃完飯了那個人就來說:“ 哎,王老師,你能給我留個電話號碼?”我問:“干嗎給你留電話號碼?”他說:“我是商人,我看到了商機。現在大家好多都是有車一族,都喜歡在車前面的后視鏡上掛個平安符,我拿小木頭做個小馬鞍子,底下掛個穗兒,車一開一起來一晃悠,出門在外事事平安、四平八穩,多好啊!王老師,你給我留個電話,等我發了大財分您20%。”后來兩年了,沒給我打這電話,但是這個告訴我們出門在外安全是多么的重要。

給小偷一個不偷你的理由

你要真是拿個大行李站在火車站。你站那兒,突然來一個小伙子又帥又高,特認真給你鞠一躬說:“姑娘,能幫你拿行李嗎?”你該怎么說呀?

答案A,好啊,咱倆一塊走。是不是去上北大?是不是老鄉啊?錯! A是錯的。

答案B 不用了,謝謝!這是對的。

最好的是C,不用了,我老公上廁所了,馬上就回來了。”這叫不怕賊偷就怕他惦記着。

兩只老鼠的故事

人的恐懼感不是天生造成的,是我們祖先遺傳下來的。人類沒有大象老虎那樣的牙齒,奔跑速度非常慢,所以人類在幾百年的進化過程當中永遠是弱者。正因為這樣,人產生了特別大的恐懼心理;也正是由於這種恐懼心理,人就成為萬物的主宰,這叫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比如一只小老鼠,爬到旗桿上面之后,突然感到巨大的恐懼,就爬下來了,從此過着幸福的生活。第二只老鼠也爬到旗桿上了,但因為它是做了外科手術的,沒有恐懼心,於是在旗桿上面特別高興地跳舞,最后摔死了。   我應該是比較悲觀的,我從來都承認這個。我一生都想改變這種悲觀的心態,經常給自己寫三句話:高興、自信、堅定,但是我永遠做不到。   比如說你買了一輛新車,你覺得這個車這么漂亮,干嘛要剎車呢?司機就會告訴你,你一定要有剎車,沒有剎車的車一定都是死亡的車。樂觀者未必是幸運的,悲觀者未必是不幸的。上輩人給了你憂郁的氣質,就享受憂郁吧,因為,憂郁是一種高貴。

 

人生感悟:金風未動蟬先覺,暗算無常死不知。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通練即文章。

教子課表

1.        每臨大事有靜氣。先放下稀飯,再拉孩子。

2.        落到水中不掙扎,到底自然向上爬。

3.        養成敲門進屋的習慣。

4.        敲門時報名子。

5.        不輕易借東西,借了馬上還。

6.        手機里的通信錄用代號。

人生感悟:金風未動蟬先覺,暗算無常死不知。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通練即文章。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14-2022 ITda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