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的一次外包經歷


其實外包是很多人在職業生涯中都會遇到的問題,也就是接私活。今天我來說說我遇到過的一次外包經歷,我要說的這次外包經歷既不是我的第一個外包項目,也不是最后一個,之所以要記下來,是因為這是我目前為止遇到過的最坑的一次,導致我整個2015年都在為這一次外包進行補救。不過,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為了抱怨,而是為了記錄這次事件,提醒自己在以后的項目(不論是是公司的項目還是自己的項目)中不要再像這樣行事,還有就是希望能夠給后來者一些借鑒,畢竟這是很多人都會遇到的,尤其是學理工科出身的人。在這篇文章中,所有的人名、公司信息、數據信息等都是真實的,有一部分是我從其他渠道獲取的,並非自己親眼所見,但都做了說明。
2014年8月,我因為學習駕照,在家鄉逗留了一個多月,在這期間,我的一位名叫 向彪的朋友找到我,詢問我是否可以做一些技術開發的工作,從我開始上大學之后,這位朋友找過我幾次,但之前都由於技術水平不足或者是時間問題都沒有答應他,這次因為要在家待一段時間,所以覺得有時間,所以就向他了解了一些需求。剛開始,需求描述為開發一個簡單的微商城,我認為也不復雜,就跟他說3000元,當時的想法就是利用在家學車的這段時間,一兩個人就搞定了,但隨着需求的深入了解之后,發現並不是他個人或所在公司想做這件事情,而是酒泉的另外一家叫做 酒泉匯眾聯合營銷服務有限公司(下文簡稱“酒泉匯眾”)的企業想做一個電商系統,根據該公司自己的說法,他們想做一個 本地化的O2O電商平台,但根據實際情況來看,其實是 B2C(多商家版)的電商系統(需要的可以聯系我),當事情進展到這里的時候,我發現這已經不是我一人所能完成的了,因為根據用戶需求,這個系統有Web端、Android端和iOS端三端組成,包括了用戶端。我開始聯系我項目組里的其他小伙伴,在聯系的時候,我給大家的說法就是看大家是否有時間,如果有時間,我就繼續進行具體的需求溝通,如果沒時間,這個項目就放棄,最后我還是組成了一個項目組,然后開始和酒泉匯眾公司溝通具體的需求,在具體需求溝通的過程中,由於技術限制、第三方平台限制、業務邏輯限制等原因,需求改了幾次,每次我都需要根據需求重新估算開發周期和費用,最后一次需求變更時,為了省事,我並沒有進行具體估算,而是在原先的基礎上,大概給了一個報價和開發周期,最終敲定是在九月初。

 

最終敲定的方案是,系統在2014年雙十二之前上線運營,開發費用總共分四次支付,在開發工作開始時支付20%,開發主體功能完成后支付一部分,系統上線后支付到80%,系統上線運營三個月后支付20%。系統總共分四個子系統,分別是后台管理端子系統、Web端子系統、Android端子系統和iOS端子系統。由於這個項目是出於幫朋友忙的角度,所以報價是極低的,這里就不寫了,因為這個報價已經遠遠低於市場價格,大概只有正常公司報價的六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左右,而且這中間還包括了朋友的抽成。當然,也正是出於這一出發點,所以在整個項目過程中,我並未與任何人就該項目簽訂任何書面協議或合同,這也就為后來的一些問題埋下了伏筆,不過現在想來,就算是簽訂了合同,也沒有意義,因為價格實在太低了,就算能夠起訴,也沒有意義,最后很有可能得不償失。
之后就是開發工作,不過在開發過程中出現了一些之前我沒有預見到的問題。首先,9月3號我回到成都,然后整個9月份我的時間都投入到了另一個項目中,整個9月,我一直在准備出差或出差,導致這個月基本上沒有什么進度;其次,在11月末12月初,團隊成員的時間安排出現了問題;第三,需要對接的一個第三方會員系統接口遲遲不能提供。由於這三個原因,導致了系統未能在雙十二正式上線,當然,在項目實施過程中,需求的變更也產生了一部分影響。最終,系統正式上線的時間向后延遲了一個月左右,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系統正式上線運營時間為2015年1月10日左右,酒泉匯眾公司的第一家線下體驗店,也是唯一的一家線下體驗店(后面會介紹為什么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是在2015年1月21日正式開業的。
在系統正式上線之后,系統沒有出現什么大的BUG,唯一一個會影響使用的問題是Android端程序在三星NOTE3手機上會出現閃退的問題(后來證實是因為三星NOTE3手機底層進行了內存優化,導致程序出現了內存溢出的問題),但這個問題在最初的反饋中,並不明確。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在這時,這次合作就已經出現了問題,只是因為我當時經驗尚淺,未能及時發現問題。在解決這個BUG的過程中,我多次要求酒泉匯眾公司提供出現問題的手機讓我帶回成都,主要原因是在系統開發過程中,我們使用了各種品牌和型號的手機進行了測試,雖不能保證100%的Android機進行適配,但80%以上的Android機都是可以使用的,但因為酒泉匯眾公司無法提供可讓我拿回成都的測試手機,所以這個BUG一直拖到了2015年3月份才得到了徹底的修復。
在2015年春節期間,我與酒泉匯眾公司進行了多次溝通,我希望他們能夠按照約定,在系統上線后,支付一部分費用,但對方最開始說會計回家了,說年后處理。年后上班后,該公司居然無人理睬我,所以我將系統后台關閉(用戶仍然可以正常購買、支付),后來該公司股東兼總經理薛貴德居然把我叫去公司臭罵了一頓,這個情節完全在我意料之外,我沒想到,在現在的軟件開發過程中,居然還有甲方劈頭蓋臉罵乙方的情況,並且該老總叫囂要起訴我,要讓我把老子(北方方言中老子表示父親)賠進去,但根據我的了解,我所從事的工作是軟件開發工作,需要定立“技術開發合同”,雖然《合同法》規定口頭合同具有法律效力,但是技術開發合同,必須采用紙質形式。后來又說要先解決Android端BUG才能支付費用,而我提出需要將出現BUG的手機帶回成都進行調試,酒泉匯眾公司又說無法提供測試用機讓我帶回成都。這里還需要插着說一下,在年前的一次飯局中,該公司老總提出說這個BUG一定要解決,因為他們的客戶就是拿3000元以上手機的人(我保證這是我在整個系統建設過程中第一次聽到這樣一個需求),然后我說,那我們的iOS端做得很好,現在願意拿3000元以上手機的人,一般都是iPhone手機,然后該老總又說現在誰用iPhone,說他身邊的人,用蘋果手機的人很少。我也是醉了,我不知道這位老總說的是真的,還是只是為了讓我解決這個BUG才這樣說。
過完年,我依舊沒有拿到第二筆項目款,這時我開始意識到有問題了,但是因為有朋友在中間擔保,我覺得應該可以拿到剩下的費用,我還是在三月份時解決了那個BUG,之后,我將測試安裝包發給了該公司,然后該公司依舊未支付費用,四月份,該公司老總來成都參加“糖酒會”,順便來我們公司考察,然后,就在四月中旬,該公司老總出差結束,回到酒泉后,據稱是醉駕肇事逃逸並致人死亡。直到這時,該項目徹底結束了,我的開發費用也要不回來了。

之后我嘗試聯系該公司另一名股東、中間擔保的朋友,但是都沒有追回我的開發費用。但是項目已經完成了95%以上,為了不讓跟着我的小伙伴吃虧,我開始利用自己的錢支付他們的開發費用,直至前兩天(除夕夜當前),我將所有的費用都支付完了。至此,事情告一段落。

在這次外包過程中,我發現了一些問題,有我的問題,也有酒泉匯眾公司的問題,下面我一一列舉說明,希望對后來者能夠有一些作用。

先說我的問題:
1、開發周期預估不足。由於之前接的外包項目相對這個項目來說,都是些小項目,所以在時間的估計和把握上,並沒有流出太大的余地,這也是導致最后未能按時上線的一個原因;
2、未能堅持關於費用支付的原則問題。因為朋友作為中間人,沒有堅持一些外包的基本原則,在個人或團隊的外包過程中,一般需要首次支付項目經費的40%~50%;
3、對朋友過於信任。未能及時發現風險,其實在商業活動中,還是應該堅持商業原則,不要考慮感情因素,要做先小人后君子;
4、對團隊內部的管理有些松散,應該在團隊內部明確任務和時間節點,加強時間管理。

然后說說我看到的匯眾公司的問題:
1、公司內部信息不流通。匯眾公司負責和我對接的有兩個人,首先這兩個人之間的信息是不完全流通的,當然,也許是因為其中一個並非專職負責這件事情,其次就是下級和上級之間信息不流通,2015年1月系統就上線運營了,直到2月底了,匯眾公司的老總居然還不知道系統已經在產生實際訂單和交易了,然后我把系統后台停掉之后,老總直到大約一周之后才知道這件事情,而且居然以為我把整個系統都給停了;
2、負責與我對接的人權限過小。在以往的項目中,負責與我對接的人都是一個部門的經理或者具有相關權限的人,在與匯眾公司的合作中,與我對接的人對很多事情都不具有決定權,而且在付款方面也沒有任何權限,我實在不明白,這樣的體系架構,這個公司的效率到底體現在哪里,說實話,我實在不能理解一家私營企業為什么會形成這樣低效的氛圍,如果是國企、央企、政府機構、公益組織等,我都能理解,但是一個私企,確實是我第一次見,感覺好像不是在為自己掙錢一樣。

然后,再來說說我經歷了這件事情之后的一些思考吧:
1、團隊建設非常重要。其實不管是不是公司,是不是互聯網公司,團隊的建設都非常重要。團隊建設涉及很多方面,作為管理者,你要想辦法讓你的團隊高效運轉,信息快速、無障礙流通,而且,現在很多85后、90后成為了主要勞動力,我自己也是90后,我自己的感覺就是,你如果只想着上班時間咱們在一起工作,只想着通過工資、獎金、福利來搞團隊建設,那你就OUT了(當然這些事基礎條件),除此之外,人工作也是需要愉快的氛圍,如果一個團隊只是機械式的工作,互相之間沒有默契、沒有感情,那這個團隊必定不會發揮最大效能的。一個團隊,並不只是一個工作集合體,它還應該是一個集吃喝玩樂於一體的“團伙”;
2、公司內部信息流通很重要。一個有效信息不管從這個公司的哪一個人進入這家公司,都應該以最快的速度,傳遞到所有相關人員的手中,很多時候,信息的不對稱會造成決策者無法做出正確的決策,團隊之間互相無法配合。在公司內部,不光要能做到信息從上向下流動,還要做到信息從下向上流動,作為管理者,如果你只是發布命令,而不聽一線工作人員的反饋的話,那得到的結果很有可能是事倍功半;
3、代碼質量管理很重要,雖然有的時候項目周期會很緊張,但是基本的代碼管控要有,即使當時沒有辦法進行嚴格的代碼質量審查,那也應該盡可能的為以后重構代碼提供一些便利,比如強令編碼人員填寫SVN日志信息、強令編碼人員在每個類和函數上加上功能描述語句等,當然,如果有時間的話,最好還是進行嚴格的代碼審查,盡可能的保證代碼的健壯性和可復用性,其實這並不難,只需要項目經理或組長每天打開代碼看一下,時不時的看看SVN日志,定期讓編碼人員給你展示一下功能並大概解釋一下代碼即可;
4、在商業活動中,一定要堅持一些基本的商業原則,可以因為關系的原因提供優惠的價格,但是不能因為關系的原因答應類似於增加需求、縮短開發周期、延遲付款等要求,無論是否簽訂了合同,如果出現付款不及時的情況,應及時停止開發工作,或者停止新版本的交付及舊版本的維護。商業就是商業,不應該摻雜過多的其他因素,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是最基本的原則。

最后,再來說說這件事情的一些細節和插曲,以供大家參考。
1、前文說到酒泉匯眾公司的總經理薛貴德於2015年4月份在酒泉醉酒駕駛發生車禍致人死亡並逃逸,這是我從朋友處打聽來的,之所以要從朋友處打聽,是因為4月初在成都和這位薛總見面后,對方也表達了清晰的繼續合作的意願,希望能夠將這個項目進行下去,但是等我想確認那個BUG的修復結果是否滿意時,卻發現聯系不上他,然后我開始聯系酒泉匯眾公司,最開始他們對我聲稱公司老板出差了,讓我之后再聯系,但是遲遲沒有下文,所以我開始聯系我酒泉的同學和朋友,先是聽到酒泉在4月中下旬發生過一次嚴重車禍,因為我們這個城市並不大,一年也出不了幾個惡性案件,所以一出現就會導致相關人員(當事人的家屬、朋友等,公檢法系統、政府相關部門等)都知道,我聽到這個消息時,也聯想過,畢竟想讓一個消失的如此徹底,在當今社會,恐怕只有政府了(其他的都是非法的!!!我相信社會是和諧的,哈哈哈),但是沒想到后來證實,真的很不巧,就是他。然后我就像匯眾公司的另一位股東追款,但是另一位股東堅稱要等到薛總回來后處理,因為最開始我聽到的消息稱,被撞人家的最大訴求是讓肇事者負完全的刑事責任,所以我就沒報多大希望。后來到2015年10月份,我又聽說這個老總出來了,我也不知道是賠錢賠夠了,家屬原諒了?還是花錢走了關系了?亦或者只是取保候審?總之是出來了,但是這位老總出來之后依舊保持失蹤狀態,依然聯系不到,我打電話去公司,公司說他們也聯系不到(我就呵呵了),至此,事情基本上可以說是徹底結束了,而我也沒有再去刁難那位中間人向彪。
2、前文提到過這位薛總曾把我叫到匯眾公司臭罵了一頓,這件事情我覺得很有意思,所以在這說一下,那天把我叫去,剛開始他在工作,然后和我在辦公室里面聊,前兩句話還正常,突然就開始發飆了,然后就是各種質問、摔手機(他自己的)、要求我就未能如約上線系統道歉等等,而我被突如其來的這一下給整懵圈了,等反應過來之后,就一直在笑(當然道歉還是道了,畢竟這個事情我也覺得是我的問題),我就和他面對面坐着,然后就靜靜的看着他在那摔摔打打的,真的挺搞笑的,后來問他們公司的員工,原來他平時就那樣訓員工,而我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老總,我真的是理解不了,甲方為何能罵乙方?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他提了一個問題,他問我為什么要結算項目款不跟他說,還質問我到底誰是這家公司的企業法人?我也是醉了,不過我還是給他解釋了,我說你一個公司的老總,我不可能這點事情都要和你說吧,這也不是說一個幾十上百萬的項目。而且他指責我說在開發過程中我沒有主動給他打過電話,匯報過進度,聽到這句話我心中真的是千萬只羊駝奔過!!!我是乙方啊!你是甲方啊!你甲方是有人和我對接的,你難道指望乙方時時為你匯報工作?Are you kidding me?你甲方那個負責和我對接的人是擺設嗎?我只是和你進行了一次合作,我又不是你公司的員工,我有什么義務給你甲方老總匯報工作?也正是這一次接觸,我才完全明白了,這位薛總在這件事情中完全處在一個“瞎子”和“聾子”的地位,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當然不可能要求一個公司老總能夠清除的知道自己公司的每個項目的每個細節,但節點性的信息你總應該是了解的吧,但是沒有!最后,他接了個電話,電話鈴一響,突然又恢復了正常,這個情緒控制的如此之到位,我佩服;
3、在接近交付之前,酒泉匯眾公司從老總到對接人員,一直在跟我提你看攜程、順豐優選、京東、淘寶做的如何如何好,我只能一遍一遍不厭其煩的給他們解釋(因為他們公司員工知道這件事情並不代表老板也會知道),他們所參考的這些系統,僅手機端的開發成本就是我給他們開發這個系統報價的幾百甚至幾千倍,這些系統整體的開發及運營成本是他們這個系統的幾萬倍甚至都不止,而且這些系統從1.0版本發展到現在至少都經歷了一兩年的時間,這不是說我這么幾個人,用幾個月就能搞定的。通過這件事情,更堅定了我以后對客戶不能抱有幻想的想法,客戶真的什么都不懂,有的時候,你越是為客戶考慮,他越覺得容易,所以應該將問題擺在客戶面前,比如客戶提出,是否能參考攜程開發一個系統,你就應該馬上說,如果只要功能是多少多少錢,如果要求和攜程完全一樣,能夠頂住大用戶量,那就要將開發成本乘以多少倍,然后再告訴他們可以循序漸進的做,省得客戶總覺得做軟件不需要錢,很便宜;
4、再來說說項目款要不回來了之后我是怎么處理的,因為報價低,當時我給團隊承諾的開發費用也不高,雖然我對項目款是不報希望了,但是我還是秉持着“不能坑跟着我的小伙伴”的原則,我用自己的收入(工資和私活的錢)向項目組的核心成員兌現了當初的承諾,當然,這也導致我整個2015年一直走在“還債路上”,知道今年過年的前一天,我才徹底把這些欠債還清。其實按照我最初的利益划分中,我也並不是這個項目組中掙得最多的,我每次在進行這種活動時,原則就是干的多,拿的多,當然,如果你掌握的是一些核心技術,你干的少,也可以拿的多,總體來說就是基本上遵守分配原則,不干那種撐死自己餓死別人的活,因為感覺那樣太對不起和我一起干活的小伙伴了;
5、事情發展到現在,我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而且前兩天我實地考察了一下,匯眾公司唯一的一家體驗店,已經在轉讓了,匯眾公司的辦公地點,也換成了另外一家公司,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搬走了還是倒閉了,我通過工商系統查詢,發現這家公司還未注銷,這家公司在冊持股人共有8人,注冊資本150萬,注冊時間為2014年7月10日。如果哪天出現了奇跡,他們需要重新開啟系統,我這也保留了最終的數據和程序,不過他們必須先支付完所有的費用,否則他們還是重新去找人開發吧,畢竟薛總曾威脅我信不信它可以重新找人做這么一套系統,我現在表示我信!You can do it!

最后的最后,打個廣告吧,如果有誰需要B2C(多商家版)的電商系統,可以聯系我,我現在部署了一套演示系統,但是因為時間的關系,還沒來得及撤換LOGO,不過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私信給你網址,這套系統實現了基本的電商業務流程,對接了支付寶和中國銀聯,有完整的Android端和iOS端,服務器端是用PHP開發的,你可以選擇完整源碼購買,也可已選擇購買軟件。至於價格,要求不同,價格不同,我可以提供一些修改,但是需要根據修改的幅度報價。如果有需要的,具體來聯系我吧。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14-2022 ITda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