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灘》命運的真實


《上海灘》命運的真實

 

        小時候,家里沒電視,像80年周潤華版《上海灘》這樣的經典,通常也會很難一集不漏地看全。當然,那個時候也看不懂那個馮程程的漂亮、許文強的帥氣,更看不懂馮敬堯的強橫、聶仁王的陰毒,印象最深的是打得多鬧熱,或者今晚這一集誰誰誰把誰誰誰殺死……


        近段時間,重溫這部讓小馬哥家喻戶曉的經典,感觸頗深。


        二三十年代的上海灘,是一個內憂外患、動盪不安、龍蛇混雜、弱肉強食的世界;受過高等教育、追求理想受挫的許文強只身來到        上海謀求發展,最終闖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在那個風雲變幻的大時代,能夠為后人傳誦的人除了漢奸走狗、就是愛國志士。許文強不會做漢奸,他不願幫日本人提供軍火、在不得已時殺死山口香子;也不想做愛國志士,真如他自己說的:“我第一次講民族大義,我坐了牢3年牢;我第二次講民族大義,我被迫離開上海”。因此,他別無選擇,唯有在那個特定的年代傳奇般地死掉!


        富家千金的馮程程,在北平念完中學,回到上海過着富豪小姐常見的傳奇生活:遇襲、戀愛、參加劇社、離家出走、對許死心、下嫁丁力、婚變單身、家道衰落、父親被害,演繹完自己傳奇的人生故事,她的舞台該如何落幕?首先她不會死在上海,馮敬堯、許文強、丁力肯定沒人會殺她,相反還能得到較好的人身保護;然而,曾經最愛的人對她來說已經不再有恩怨,給她家庭的丁力最終各走各路;上海這個充滿愛恨情仇的地方,如今已不再有值得留戀的人與事,也許孤身離開上海,遠赴法國求學是最合理而凄美的結局。


        住閘北草棚、挑水果擔的丁力,憑借仗義的個性和硬朗的作風,實現了上百樂門、住霞飛路的夢想。馮敬堯和聶仁王先后被害之后,許文強不會害他,一個“寧願死也不會離開上海”的人又確實死不了,只能暫時在上海好好地活下去了!哈哈,這種土豪的邏輯或許正是二三十年代上海灘最適用的邏輯。


        馮敬堯,上海法租界頭號人物,在那個年代混上那樣的位置,黑白兩道的恩恩怨怨自不必說,正如他自己說的“不是我殺人、就是人殺我”;因此,他的結局只在於直接死在誰的手里(間接肯定都是死在自己手里)。在南方革命軍尚未全面進駐上海之前,死於法國人之手的可能性不大,法國人需要像他那樣的中國人來解決中國人的問題,聶仁王還缺乏足夠的能力和時間獲取法國人的信任。死於聶仁王之手,整個上海灘江湖恩怨將會完全顛覆,且許文強、馮程程、丁力、陳翰林的愛恨情仇也沒法處理;倘若馮程程出面請許文強為父報仇最終來個許馮大團圓,恐怕《上海灘》能否成為傳世經典都是未知之數。在許文強和丁力之間,從整個故事的脈絡來看,馮敬堯對許文強有殺妻大仇、且一直處心積慮要殺之而后快,死於許文強之手更合情合理、更貼近那個時代江湖恩怨的決斷方式,也把許馮之戀徹底定格於無言的結局。


        《上海灘》,描繪了二三十年代,在酒吧、銀行、夜總會、歌舞廳、電話、留聲機的妝點下十里洋場、紙醉金迷的上海社會,講述了西裝革履的許文強與旗袍脂粉的馮程程凄美的愛情故事,再現了江湖黑幫為爭奪地盤打打殺殺的現實景況。沒有為符合某種旋律而改變自己的節奏、為適應大眾的審美意識而編撰圓滿的結局,而是朴質而真實地呈現那個交織着愛恨情仇、忠肝義膽、俠骨柔情的時代……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14-2022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