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與高手的距離,並非只差了一萬小時練習


決定你層次的不是知識量多少,而是心智模型高低。

“我這輩子遇到的聰明人沒有一個不是每天讀書的——沒有,一個都沒有。沃倫·巴菲特就是一本長了兩條腿的書。”

——查理·芒格

演講者|李善友

混沌大學創辦人

Question 1

有人讀了很多書,變成了高手;更多人終日學習,卻依舊平庸。為什么?

◆ 人人都是掘地蜂,我們以為的理性決策,不過是對既定思維的自發式反應。

◆ 決定你層次的不是知識量多少,而是心智模型高低。

今天是一個學習的時代,終身學習成為了一個響亮的口號。

對很多人來說,每天不在朋友圈曬一曬自己新的學習成果——讀的書或文章也好、摘抄的金句也好、面見高人的心得也罷——就會覺得這一天過得很low,沒逼格。

這當然是一個好事情。巴菲特的合伙人,今年93歲的查理·芒格就說過:“我這輩子遇到的聰明人沒有一個不是每天讀書的——沒有,一個都沒有。沃倫·巴菲特就是一本長了兩條腿的書。”

能參加混沌大學的諸位,當然都已經知道了學習的重要。但我要問的問題是:為什么你終日學習,卻依然無法望巴菲特的項背?

換個更形象的說法:為什么我讀了很多書,人生依舊迷茫;為什么我上過很多課,依然並沒有什么卵用?

回答這個問題,我先來講個掘地蜂的故事。

掘地蜂是種看起來很智能的昆蟲。它會麻醉蟋蟀,把失去行動能力的蟋蟀拖到洞里,然后產卵,讓自己的幼蟲吃着這只蟋蟀長大。

我們今天只看其中一個細節。在掘地蜂把蟋蟀帶回洞穴時,它先把獵物放在洞穴口,自己先進洞勘察一圈,確保一切安全之后,才把蟋蟀拖到洞穴里去。

科學家曾經非常驚嘆於掘地蜂的智能,於是針對這個細節做了一個有趣的實驗。

趁掘地蜂進洞勘察時,科學家把獵物拿遠一英寸。他們發現,掘地蜂從洞里出來后,會把獵物拖回洞口,放下,然后重新進洞偵查。科學家重復同一個動作40多次,掘地蜂就是不把獵物直接拖進洞里去。

這說明什么?說明掘地蜂看似智能的行為背后,其實是基於基因的刻板的、自發的行為。

針對掘地蜂,哲學家丹尼特提出了一個有點恐怖的問題:“你憑什么確信自己不是掘地蜂?”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問題時,內心是一顫的。但科學給出的答案,似乎更讓人絕望:我們人人都是掘地蜂。

研究證明,人類95%的行為是基因決定的自發式反應,而另外5%的所謂理性行為,也往往是既定思維決定的自發式反應。

也就是說,我們看似理性的行為,幾乎都是刻板的自發式行為。

我們以為是“我”在學習和決策,其實是我們的“思維方式”或者叫“心智模型”在主導人生。

決定你能力層次的,並不是你的知識量多少,而是你的心智模型高低。

芒格說:“人類只有發明了發明的方法之后才能快速發展;我們只有學習了學習的方法之后才能成為高手”。

這個世界上只有0.01%的人能夠成為厲害的人,而99.99%都不太厲害。決定性的差別在於你是否掌握了學習背后的道理,你是否擁有更高級的思維模型。

今天我們要學習的就是這個讓人高下立現的“學習背后的道理”。

Question2

為什么很多行業老手,專業技能非常嫻熟,人生卻不過爾爾,並沒有綻放太多光彩?

◆ “一萬小時定律”有着巨大的缺陷——長時間的反復練習並不必然導向成功,甚至能把你練廢。

◆ 專業選手和業余選手之間的本質區別,並不在於掌握技能的熟練程度,而在於是否掌握了套路。

◆ 刻意練習者的成功公式:成功=核心算法(套路)*大量重復動作。

◆ 習慣嚴格按照每天、每月To-Do List(計划表)生活的人沒啥前途。

◆ 不要做“chicken head”,不要作舒適區里炫技的小猴子。

這些年,我一直有一個困惑。

我這輩子最大的業余愛好是打拖拉機,但我發現我打得再多,水平也不上漲了,甚至還有倒退。

后來,我發現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好多人的問題和我類似。

比如,我有個朋友酷愛打高爾夫,財務自由退休后,甚至天天都在打高爾夫,但他同樣困惑遇到了水平天花板。

而我們混沌的同學里,也有人問我,為什么他創業大半輩子了,但感覺自己只能算是個創業者,就是不能把那個“者”字變成“家”。

按照以前的學習理論,這些問題除非歸因於天賦太差,好像就無解了。

有個著名的理論叫做“一萬小時定律”,它認為一萬小時的練習能讓平凡人變成大師。我也曾經深信這個道理,但我打牌早超過了一萬小時,為什么還不是大師呢?

直到我讀到了一本書,這個困惑終於解開了,這本書就是《刻意練習》。

這本書告訴我們,“一萬小時定律”有着巨大的缺陷——長時間的反復練習並不必然導向成功,甚至能把你練廢。

為什么?

低水平的重復練習確實能帶來熟練的技能,但同時會讓人沉湎於技能帶來的自滿中,不再進步,不再思考,甚至變得麻木。

我們常說“熟能生巧”,但一旦技能“熟”到不用想就“巧”的份上,也許你在這個領域的水平也就戛然而止了。研究表明,一旦動作達到“自動化”的程度,即使再多練幾年,也不會有什么進步。

經驗會讓你掉進不思進取的舒適區,卻並不能讓你成為更優秀的人。

有一個外國足球教練來到中國,他發現中國的足球運動員在訓練的時候就只練一種“下底傳中”戰術。這樣的球員不管場上實際情況如何,就只做一個技術動作,變成了沒有任何創造力的機器人。

這就是被“一萬個小時”練廢了。

那么你就要問了,我到底該練什么呢?

《刻意學習》這本書告訴我們,專業選手和業余選手之間的本質區別,並不在於掌握技能的熟練程度,而在於是否掌握了套路。

什么是套路?人們所掌握的知識和技能,絕非是零散的信息和隨意的動作,它們大都具有某種“結構”,這些結構就是套路。

舉幾個例子。

比如婚姻專家。頂級的婚姻專家只需要15分鍾,就能看出一對夫妻未來是否幸福。他們靠的不是經驗,而是套路:他們會集中判斷夫妻間是否存在一方鄙視對方的現象。

婚姻中最大的殺手是成長不同步,一旦夫妻間存在了鄙視關系,就很難有長久的幸福了。這里插一句,所以我們混沌大學的同學一定要兩口子一起聽課,共同學習,以免影響婚姻和睦。

再比如團隊咨詢專家,他們如何快速判斷一個團隊的合作質量呢?他們的套路是組織團隊討論,觀察團隊成員的發言是否平均。如果不平均,那么這個團隊一定存在溝通障礙。

再比如棋手,研究發現專業棋手只把很少的時間花在比賽上,而把絕大多數時間用在背棋譜和定式上。

棋譜是專業棋手的套路,算法是碼農的套路,案例是律師的套路,公式是數學家的套路,而定律是科學家的套路。

我很喜愛的作家萬維鋼在他的著作《萬萬沒想到》里就有這樣一句話:對腦力工作者來說,水平高低在於掌握的套路的多少。

我和羅輯思維的CEO脫不花交流時,她說過一句話深深觸動了我,她說羅輯思維是一家有理論癖好的團隊,不管做了什么成功的探索,都要試圖去總結它背后的道理。

我覺得,掌握套路,這是羅輯思維能夠從大量依靠天賦成功的自媒體中脫穎而出的根本原因。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一個關於成功的公式:成功=核心算法(套路)*大量重復動作。

於是,我們就能夠定義失敗了,同時也回答了這個問題:為什么很多行業老手,專業技能非常嫻熟,人生卻不過爾爾,並沒有綻放太多光彩?

我曾經和京東商城的首席戰略官廖建文聊過一個問題:有什么樣工作習慣的人沒啥前途。

他給我的答案讓我很吃驚。他說,習慣嚴格按照每天、每月To-Do List(計划表)生活的人沒啥前途。

為什么呢?

他說這樣的人是“chicken head”,就是這種人活得像小雞啄食一樣,不斷地點頭點頭點頭,腦子里只有“去做去做去做”,但只是機械重復日常工作。一生一世重復,絕無建立新知識的可能,再無進步。

所以,我們的人生一定要不斷沖出技能的舒適區,跳入更有挑戰的伸展區。要建立自己認知世界的結構,要不斷追問事物背后的道理,而不要做舒適區里炫技的小猴子。

Question3

刻意練習怎么練?

◆ 刻意練習的第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是發現或創建事物背后的思維模型。

◆ 找到套路不是終點,你還要反復練習把這個套路“內置”到你的腦子中去。

◆ 找到好教練,做及時反饋非常重要。

現在我們已經學習到了“刻意練習”這個概念,也知道了專業高手和業余選手之間的本質區別在於是否掌握套路。

那么套路怎么練呢?

這里我要介紹一個人,他叫李叫獸。這個李叫獸不是我這個李教授啊,我是白天的教授。

李叫獸叫李靖,90后,20多歲的年輕人,公司被百度花一個億收購了,他成了百度最年輕的副總裁。

他是一個理論控,也是一個刻意練習控。他說他從小就堅信一個事兒:任何事物背后必有道理。

他還上中學的時候,學校里男生間經常打架。李叫獸為了不挨打,就研究了打架這個事兒背后的道理,他最后總結出打架的套路是:用堅硬打擊柔軟。

大家看,這個道理簡直太有道理了,是吧?你們別笑,你看他怎么做。他運用這個道理,開始研究人身體哪里柔軟,如何打擊,並加以刻意練習。3個月后,他成了學校里誰也不敢惹的第一高手。

所以,刻意練習的第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是發現或創建事物背后的方法論。

我最尊敬的大師查理·芒格稱它為思維模型。

芒格的《窮查理寶典》我認真精讀過不下5遍,最開始我覺得它是投資故事,讀到最后,我認為這是一本關於刻意練習的課本,而芒格則是一個真正的教育家。

芒格說,他一生讀書,總結了100多個思維模型,而其中最常用的有20多個。這些思維模型是指引他投資走向成功的瑰寶。

我們這次兩天的大課上,我將給大家詳細講述其中的幾個模型。

那么怎么建立你自己的思維模型呢?這個我們后面會討論。

刻意練習的第二步是反復練習。

李叫獸說,他在掌握了一個“道理”之后,就會反復努力思考兩個問題:

第一,這個理論還可以解釋其它什么現象?

第二,我的哪些行為可以用這個理論改造?

學以致用才是有效學習。找到套路不是終點,你還要把這個套路“內置”到你的腦子中去。

正如我們前面在“人人都是掘地蜂”時講過的,我們人類做出理性決策大量是對既有思維方式的自發式反應,翻譯一下,就是我們經常做的事情是“自圓其說”、“自我證明”。

打一個比方。你在面試的時候,發現應試者是一個大眼睛的美女,你幾乎第一秒就喜歡她、想聘請她了。那么,面試剩下的一個小時,你在做什么?證明她適合這份工作嘛。

所以,高手所做的,就是把正確的套路,通過反復、刻意、長期的練習,內置到大腦中去。

腦科學研究證明,如果經常通過刻意的思維訓練激發某幾個神經元,最終這幾個神經元會連在一起,成為一種腦結構。

這就是刻意練習的生理基礎。這個時候我們是真的能說,一項能力“長”在了我們的大腦中了。

刻意練習的第三步,是及時反饋。

即使你已經在有意識地反復刻意練習,你仍需要一個教練對你的練習進行及時反饋。

任何一個人都看不清自己,如同你永遠不可能拔着自己的頭發從地上站起來。

為什么世界排名第一的網球運動員、高爾夫運動員、象棋運動員,都需要教練?他們自身的水平不是足夠高了嗎?

這就是教練的好處了,可以從旁觀者的角度來幫你認清自己。在刻意練習中,在有及時反饋的情況下,一個人的進步速度可以非常快,而且是實實在在的。

作為一家專注於創新教育的互聯網大學,上面這三點就是混沌大學的初衷。未來,我們將提供的是每年50堂課,50個思維模型,50場刻意練習,50位頂級的創新教練。

幫助你從一個業余的創新者,變成一個職業的創新家。

Question4

你是不是一個“識字的文盲”,已經沉淀在時代的底部?

◆ 第一性原理,是探究創新最堅實的基礎思維模型。

◆ 建立第一性原理的捷徑,是學習芒格,建立基於硬科學的“多元思維模型”。

◆ 硬科學將成為未來的“元認知”,沒有“元認知”的人,將成為“識字的文盲”。

◆ 擁有“元認知”的人,會具備更強的破局能力,成為一個真正的很厲害的人。

創新總是快速流變的,那么它背后不變的東西到底有哪些?要探索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就需要一個特別可靠而堅實的基礎思維模型作為抓手,去和大家一起刻意練習。

這個思維模型是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這個概念,最早是由亞里士多德提出來的,他認為:每個系統,在剝離了具體的表象之后,都存在着一個不能被刪除或違反的邏輯基點,這是整個系統存在的前提,它就是“第一性原理”。

而芒格有一句話是第一性原理在商業界的化身:“在商界有一條非常有用的古老准則,它分成兩步:第一步,找到一個簡單的基本的道理。第二步,非常嚴格地按照這個道理行事。

我在明天的課程中,將詳細講述芒格和巴菲特如何堅定使用第一性原理從事投資。

今天的課我們是理論建模,所以我想談談我們如何建立自己的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就是建立在重要學科的重要理論之上的。但這個可以作為“第一性原理”的公理,是很難找的。

我給各位一個捷徑,就是學習芒格,建立“多元思維模型”——將跨學科的重要理論作為你的前提,沒有跨學科的學習是不可能找到第一性原理的。

現在的現實是,大多數人畢業后就不再學習跨學科理論,停止了基礎學科的學習。但等你進入到行業中,就會將所有看到的東西往自己既有的認知模型上去套。

如果你的大腦中只有一個思維模型,你的視野是狹隘的,所以你會扭曲現實,直到它符合你的模型為止。就像一個手里拿着錘子的人,看到的全世界都是釘子。這在心理學上被稱為“錘子綜合症”。

獲得更多的跨學科“公理”,需要大量的閱讀。

你需要大量學習硬科學:數學、物理學、哲學、心理學、經濟學等等,把不同學科的思維模型融會貫通。

我認為在今天這個創新爆發的時代,硬科學的基礎思維模型已經成為了“元認知”,不了解這些“元認知”的人,就是我們這個時代“識字的文盲”。

你可能會覺得這很難,其實並沒有想象的那么難。每個學科最底層的思維模型也就那么幾個。

講真,后面我是否能開一門課叫“關於創新的跨學科思維模型大全”呢?

當有一天你真的把幾個不同學科的思維模型聯合起來了,你就能得到一個叫lollapalooza效應的東西,就像物理學里面的臨界點效應,你會變成一個不一樣的人。

怎么不一樣?

你將擁有破局能力。你能夠擊透工作的本質,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

人類中的絕大多數是注定一生無法養成破局能力的。為什么?因為它需要你跳出舒適區,不斷學習。它很難。

越聰明的人,往往越無法養成這樣的能力。他們寧願去花精力自圓其說,去罵同事、罵老板,而不願意自我精進。

這樣的人注定要一生在低水平重復中度過。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14-2022 ITda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