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趙長平之戰啟示


秦趙長平之戰啟示

戰爭之風雲詭異原非一時一勢所能闡明和透析,勝敗主因便不能作事后蓋棺論定,然余盡解戰國長平之戰,並無意於成敗之數,乃掘其現實之意義及所映射之本質內涵。

一 戰爭背景

戰國中期,趙國經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和第一次變法,國力飆生,軍事取得了北抗林胡、匈奴的勝利,一舉奠定了與秦國並肩的強國。然而,此時的秦國正處在國力鼎盛之時,對東方六國用兵無有不勝,當此時,下楚國設南郡,攻魏國設河內郡,無論國土還是人口都達到了累世之高,更有武安君白起之名將。秦國朝野均處在極度膨脹和盲目自大的氛圍中,對趙國之崛起不引起重視,長期的勝利導致了秦國對危機和戰國局勢失去了應有的意識。

於是,一場天下人都始料不及的闕於之戰改變了戰國前期因商鞅變法和張儀連橫國策而使秦一強獨大的局面,成為秦趙兩強並爭的局勢。闕於之戰趙國趙奢提出“狹路相逢勇者勝”的豪言,對秦國鐵騎的能力提出了挑戰,這也是終商鞅變法以來,秦國鐵騎第一次敢有人挑戰。結果在闕於趙國以八萬之軍力滅掉同樣人數的秦軍鐵騎,舉世嘩然。

其時,秦國因戰力強,幾乎都是以數倍少的人數攻占敵國,通國不過二十多萬,鐵騎不過十多萬,趙國幾乎毀掉了秦國一半軍事實力。此戰,白起不認同,故此沒有領兵。此戰后果之深遠,大出天下人之料,更震驚了還沉浸於大秦鐵騎天下無敵的美夢中的秦國,至秦昭王、宣太后到丞相均在等待秦軍威逼邯鄲的勝利消息,豈料竟是殘敗結局,而且是硬對硬的正面拼殺。宣太后引咎自責,以殉國來撫慰民心。

秦國此戰因大意與輕敵而敗,可貴的是秦國立即籌划了新的戰略,並對趙國進行了認真的評估。在朝野反省之時,范稚來秦定下“遠交近攻”的邦交策略,先瓦解各國對趙國的支持。再進逼趙國進行一次舉國大決戰,從而一舉摧毀擋在秦國統一天下的趙國。

此時的趙國犯了與秦國一樣的毛病,沒有危機意識,也沒有開展大范圍的邦交而是靜等各國來邯鄲結盟。趙國要進行第二次變法,也就是象秦國一樣廢除貴族在封地的行政權而只保留少量封地並只享有少有的賦稅權。趙國陶醉在人口一千多萬、軍隊五十多萬、國土面積、名臣名將等國家實力均於秦國相當,如果趙國在進行第二次變法,那么天下可定!然而,變法需要時間和穩定的外部環境,秦國可不允許。於是秦國在外交和秘密的軍事上都沿着一個方向走,盡最大可能的充分准備下,與趙國決一戰。這一戰就是中國遠古以來參與人數最多,死傷最多的戰爭。

二 長平之戰

可以總結一點:長平之戰是秦國為壓制趙國的進一步發展而引誘趙國進行的決戰,戰略性是很強,可惜此時趙國有識之士雖多,卻無一意識到秦國的戰略,而且對白起所發起小規模戰爭也沒有引起注意。就在秦國籌划和准備決戰之時,一件意料之事,催生並提前了秦趙決戰的時間。決戰本是在秦國主動策划下讓趙國一步步朝決戰走去,然而秦國未准備好,決戰也就成了雙方都沒有把握的戰爭。但秦國畢竟是主動而且有所准備,戰爭地點也在原來的策略中,惟一的是時間不符,於是便成了趙國時間地利人和都不滿足,而秦國也只滿足地利和人和,時間卻不對,雙方都沒把握,雙方的實力又是旗鼓相當。

這個意外是什么呢?秦國計划在太行山上黨地區與趙國決戰,但上黨是韓國所有,於是白起在戰爭之前按照策略,范稚開展邦交,白起不斷占有上黨地區的關鍵點,形成對趙國的包圍局面,最后便成了韓國的上黨地區突出到了秦國,而上黨即太行山范圍,秦國不能一舉拿下,正找機會控制太行山軍事制高點。豈料,韓國上黨的馮婷意識到秦國攻占上黨是早晚之事,而韓國並無任何抵抗能力,況且上黨對趙國意義非常,一旦秦軍占有上當,便可直接威逼邯鄲,於是馮婷提出把上黨讓給趙國,只有趙國有能力與秦軍對抗,而趙國割讓與韓國相鄰地區給韓國作為交換。

這個意外便改變了秦趙的形勢,秦有時間准備和人和之利,而趙變成了由當初的不利條件,贏得了地利和人和條件,戰爭逼近,趙國舉國還是有信心的。這場戰爭變成了秦國騎虎難下,趙國為了保衛首都不得不與秦國對峙上黨,局面上趙國是更有利,只要有效地守住關鍵點,便處於不敗之地,可惜趙國仍然犯了致命錯誤:就是舉國還沒有意識到這是秦國故意挑起的舉國決戰,趙國是被動的。而且趙國在長期的守勢中,慢慢演變成散漫和不經心,也就是說長期的不變化局面促使趙國全國處在沒有危機的狀態。

於是這種地利的優勢變成了失敗的主要根源,而秦國卻沒有在時間有利條件下滿足,秦昭王親自在河內河東兩個地區為白起籌划糧草,而范稚則開展多方位邦交,促使各國保持中立。如秦勝,則趙有滅國之危,如趙勝,則秦被鎖回函古關,失去河內河東兩地區,秦累三世之成績化為烏有。這點上,趙更應該重視這次戰爭,然而趙沒有。這就反映出:有利的不充分發揮也可能成為不利的,被動地去接受而沒有意識到危機是失敗的根源。

戰爭初期,白起與廉頗進行了長達三年的對峙,這是消耗國力的戰爭,但秦國卻利用這個機會在大力發展河內河東兩個地區,以支持這場戰爭,而趙國卻仍然迷茫於廉頗的守勢之戰略無動於衷。三年來,廉頗的守策略保住了上黨,然而也正是這種長期守的策略使趙兵慢慢耗盡了初時的進取和攻占之勇氣,而變成了每天巡邏看看風景,消失的銳氣使趙兵趙國滿足於有廉頗的現狀。廉頗的策略是對的,可惜是矯枉過正,物極必反。白起不一樣,一開始也是守的策略,但卻不斷地挑起小范圍的戰爭,今天打打這個山頭,明天攻打哪個路口,雖然沒有成功,卻保持了秦軍一直進取的銳氣,就好象三年不停的操練,而趙兵則沒有,對於軍隊來說這樣的狀況是很可怕的。

三年過了,天下人對這兩個強國的戰爭也少了關注,不都在對峙嗎?雙方都奈何不了對方。秦國卻沒這么想,時間拖延成功了,決戰的條件成熟了,該開始行動了。這一系列行動包括對趙實施間諜戰,白起也故意病倒,以弱示強。這行動也就折騰出了長平之戰的關鍵人物趙括。

白起倒了,戰神倒了,列國又開始把賭注壓在了趙國,於是趙國信心十足,而此時顯然廉頗的守勢已經不符合整個趙國的需求了,趙國要采取攻勢,一舉拿下秦國,為列國出氣。形式的陡然轉變,使主戰派的趙括成了統帥。

其實,也不能說守就是對的,攻就是錯的,至少趙括重新換回了趙兵三年來失去的本色,而且趙括本人也是難得的將才,如果不是讓他第一次失敗於這樣嚴重的決戰,而是其他的小戰爭,趙括必將成為一代名將。長平之戰錯不在趙括,趙括讓白起感到了可怕,趙軍就是在最后都遵從於趙括,可見趙括的軍事能力,正是看到了趙括存在對秦國未來的危險,白起甚至不惜以長平之戰失敗的可能來追殺趙括。

長平之站錯在誰呢?首先:趙國是被動,其二沒有抓住轉變的有利形勢,第三在趙括進攻和被包圍中沒有進行外部的配合,否則以同等戰力和同等數量的軍隊,即便趙括進入了白起設的長平伏圈也奈何不了趙軍,趙括也正是認識到了這點才主動采取進攻以便早日結束耗國之戰,為趙國贏得變法的時間和環境。趙國一失主動,二失有利形式,三失邦交政治配合。趙兵是因糧草不繼而投降的。趙兵被圍困了,趙國才知道嚴重性,才想到邦交政治配合,可惜晚了。軍事的成功一定需要全方面的配合,可不僅僅是軍事將領的問題。

一開始白起便采取故意引誘的策略,先是增兵十萬上黨,趙國一看不行,也就增兵了,最后兩國的主要軍隊五十多萬共一百多萬軍隊全部集結在上黨。趙括被引誘到上黨的一個小平原,而白起已經布置好了軍隊,這個小平原就是長平。趙括幾次突圍均因為有部分軍隊糧草不繼而退卻,最后擺了“車城圓陣”可惜外援不至,糧草不繼,最后趙括在突圍中被白起圍殺,二十多萬軍隊投降。

三 現實意義

主動地去解決問題,創造條件解決問題,要懂得因勢利導配合解決問題。沒有危機意識,長久的不進取便失去了應有的敏銳,不懂得在環境中學會解決問題而是依賴於自我中心的發展,沒有壓力沒有緊迫感。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