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都瞧不起培訓班出來的程序員?


 

 

來源:CSDN程序人生

培訓機構出來的程序員怎么了?

不怎么,就是容易招偏見!

某培訓機構畢業的程序員大雄,和同班同學,一起偽造學歷和經驗,被HR發現后,全部被開除了。

而我在北京某大型培訓機構(以下簡稱“五洲”,當然這個只是一個代稱,事實上沒有這個機構名稱)工作的15個月,親眼見證了,一個個高中生甚至初中生,如何經過12個月的培訓,“速成”為月薪N萬的西二旗碼農。

 

              

培訓機構生源哪里來?

 

五洲的招生老師,分布在山西河北江蘇東北等十幾個省份。他們的重點招生對象,是初中高中里不愛學習、不想考大學的差生(原諒我此處比較粗暴),而這時一個學習一年、就可以月薪一萬的培訓機構,對於差生和差生的父母們,絕對是莫大的福音。

我的親妹妹,就是這樣在初三上了半學期時,被招來的。

另一種生源,是高考落榜生,對於五洲來說,這也是質量較好的一種生源,因為他們起碼本身還有一些學習動力。

2011年春節回家,我在火車看書,對坐姑娘(后來知道叫小雅)跟我打招呼,后來聊到我在五洲工作。

姑娘表示很感興趣,但她是2010年的高考落榜生,落榜后隨母親在大興某玻璃廠打工。

但她內心里,一直有個白領夢。當時五洲學費是一萬多,小雅沒錢,繼續在玻璃廠打工一年后,交錢到五洲學起了Java。

在這里,她很刻苦,周末還去刷計算機類講座,畢業后月薪過萬。6年前的月薪過萬,可以說是很高了。

還有一種生源,是統招本、專科畢業后,找不到好工作,就去培訓機構學習市面上最熱門的技能。這種是五洲最優秀的生源,也是最容易出年薪二十萬的那種。

 

       ​      

“速成秘訣”是什么?

 

一天學七門課,和一天學一門課,哪一種學得更精?肯定是后者。在五洲頭幾年,只要進了軟件工程這一學院,每天學的就是計算機、計算機、計算機。

學制不是按年前進,而是按月前進。

上午四節課正課,下午兩節正課、兩節自習,晚上三節自習。

每天都有考試,及格分數和駕照及格分數一樣,都是90分。每月都有月考,沒有考過,這一個月就要重學,俗稱“末班”。

如果天天都能及格,畢業后就可以成為一個合格的初級程序員。但是因為考試成績和講師工資掛鈎,極個別講師,會提前透露答案,而這是整個教育過程中,最讓學生受害的一個環節。

大多數學生,都是從不末班、順利畢業;一些特別不愛學的、根本就是混日子,要么中途就知難而退辦休學退學,要么畢業做了和本專業不相關的、容易上手的工作,當然工資也會低很多。

此外,五洲的課程變化很靈活,3G剛出來,學校就成立了3G學院。去年,還開了AI課。

而我在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做AI的朋友,說他們系招的都是碩士。

我初三沒上完的妹妹,就在學五洲的AI課。講師邊學邊教,我妹妹學起來也很吃力,我作為姐姐,能做的就是給她買更多的AI書籍。

對了,五洲的口號就是:三年成為一流大學,十年超越清華北大。

超越的標准只有一個,工資數。

 

       ​      

畢業時如何包裝?

 

我最意外的是,五洲的包裝,竟可以到如此境界。除了辦假學歷,還會給學生的簡歷上,偽造成為有經驗的程序員。

簡歷上的項目經驗,是直接Copy老師或者網上的。

而既然是以有經驗的程序員面試,就得留上家單位的證明人。五洲學生一般留的是自己老師的姓名和電話,HR給老師打電話求證時,老師就會把這位“程序員”在上家單位的表現,誇得天花亂墜。

五洲畢業生的簡歷上,一般都寫2年以上工作經驗,關於“2年以上工作經驗”,該校的一位校長,曾在員工會上,對老師們解釋稱“雖然簡歷上的經驗,並沒有經過2年的時間長度。但我們的學生,在學習期間掌握的經驗,是可以和一個工作了2年的程序員的經驗相媲美的。“

哦,原來工作經驗還可以這樣解釋。

 

       ​      

培訓畢業后的不同去向

 

在五洲工作時,有一段時間,我被調到就業部,負責就業學生的薪資回訪。

回訪時,發現好幾位在名企工作的學生,魯迪就是其中一位。

魯迪初中沒畢業,來五洲后學習游戲開發,聽他女友說,魯迪技術很一般,但是特別會來事兒,畢業后在公司認了師傅,后來師傅跳槽去BAT中的某一家,直接把魯迪帶了過去,2014年冬天時,這位20來歲的小伙,就已經月薪2.2萬了。

發現這事兒后,院長特意讓我做了一個易拉寶,放在學院一進門的位置,一是給招生老師看,讓招生老師多給自己學院招生;二是激勵一下學弟學妹們。

當然,也的確有技術很牛的五洲畢業生。比如高考落榜生小剛,到五洲后,喜歡歷史的他,卻選了Java。

入校后,能鍛煉的他都鍛煉了,競選文學社社長、去食堂勤工儉學、參加校園演講團,同時專業也沒落下。

就業時,小剛也包裝了簡歷,但是始終不忘提高技術,現在是一家AI公司的架構師,年薪八十萬。

五洲有一個優點,或在於它的包容(交錢就可以來)。有個學生叫孟洋,先天小兒麻痹症患者,走路要雙手扶地蹲着走,只要出班級門就得坐輪椅。

一般學校不願意收殘疾人,但是這里收,並且孟洋的弟弟也來這里,倆人一起學PHP。吃飯的時候,弟弟推着孟洋的輪椅去食堂。

畢業后,孟洋入職中關村某IT公司做程序員。

一個夏夜半夜,北京瓢潑大雨傾天而下,孟洋的三輪摩托也沒汽油了,他蹲在地上,望着中關村的霓虹彩燈忍不住淚珠掉下來。

可當他看到自己公司樓里的燈光,又忍不住感謝,自己能在五洲學到技術、能在首都北京,做着一份有含金量且體面的工作......

 

       ​      

培訓機構怎么了?

 

作假、技術不精,被很多用人單位詬病。但是,培訓機構課程緊跟市場而變,的確是高校值得學習的。

培訓機構的確有一些專業不精的學員,我曾經就有學生,學的是游戲開發,但因為學的不好,學校為了就業率,給其推薦了地鐵安檢的工作。

但是,培訓機構里,的確有很多優秀的程序員。但是這個牛掰的、從培訓機構出來的程序員,卻並不會告訴你,他來自培訓機構。

有五洲畢業生說,在職場中,“五洲”這個詞,是禁用詞,永不提起。

無論如何,培訓機構終究是賺了很多錢,從五洲后來不斷收購別的培訓學校,就可以看出IT培訓蛋糕之大。

此外,程序員高漲的用人需求,也是此類機構遍布的原因之一。

畢竟,存在就有合理性。

那么,你對於培訓機構出來的程序員,有什么看法?評論區見吧!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