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成為人才,先學習做伯樂


你要成為人才,先學習做伯樂     firstzhai@163.com   對於有才能的人,要建功立業,成為人才有兩種機會:一是時勢所逼,歷史就選擇了你,也許環境險惡,來不及考慮是否是人才,或者是矬子里面拔將軍,反正你有機會走到適當的崗位,再通過你不懈的努力,功成名就。另一種是有人發現你的能力,認為你能是人才,推薦能給當權者重用你,或直接就提拔你到合適的崗位上,給你功成名就的機會,也許還會輔佐或幫助你,最終成就業績。一個英雄的歷史往往能成為一段社會的歷史。 前一種一般為特殊情況下,沒有人組織,亂中取勝,能走到領導大家的位置上,需要你自己的能力較為全面,不僅有某些方面的專長,還需要一定的組織能力,需要有親合力,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領袖才能。當然有大才 能成為 君主,有小才能成為一方諸侯。 后一種就是通常意義的人才,有某些方面的專長,也有一些方面的缺陷,或許看到的毛病還多些,所以需要社會給予你機會,給予你發揮優勢的環境,容忍你的不良嗜好。總之,人才要有走向成功需要生根發芽的土壤。 伯樂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人才發現者,並且伯樂的評價可以成為當權者的參考,為當權者所接受,人才不是伯樂培養的,而是伯樂包裝的,經過伯樂的包裝,人才有了與當權者溝通的“通行證”,能夠有機會接近“自己”的崗位,剩下的就看自己的努力與老天的幫忙了。所以古人說:世上先有伯樂,后有千里馬。 “是金子就會閃光的”是人才用來勉勵自己的,因為人才在沒有得到“伯樂”賞識的時候,還要不斷地進行學習,提高自己,避免在“無期”的等待中,被日新月異的社會發展逐漸超越,並淪落為“普通人”。做人才是很苦的,尤其是得到承認之前的人才。姜子牙到八十歲還在河邊垂釣,不是他一直垂釣了八十年,是在修煉了八十年后,等到了周文王“河邊求才”的機會;凡高在有生之年,也沒有等到“伯樂”來評價他的畫,所以到死也沒有等到自己得到肯定的機會。所以金子是都會發光的,但發光的時候並一定被世人所看到。要想為人盡早認可,伯樂的推薦是很重要的,即使伯樂推薦錯了,別人會說伯樂不夠專業,而你得到了展示的機會,重要的你可以安心“平庸”了。當然歷史選擇了你,歷史上有你書寫的一筆,即使是失敗了,也不再平庸了。 既然伯樂比千里馬還重要,人才渴望伯樂“垂青”的心情就可以理解了。千里馬多,伯樂少,人才就要先學會挖掘“伯樂”,若能找到伯樂問問,即使自己沒有成為“千里馬”的潛質,也可以有方向地培養嘛。遍訪名師一方面是深入學習,一方面也是多給自己營造幾個“大學文憑”,說不上當權者會認哪一個。主動送上門,或主動吸引當權者也是常見的方法。商鞅是人才,絕對是法學方面的專家,他主動接近秦王,並且不惜通過權臣推薦,三見秦王而得到賞識,成就秦國強盛的基礎;孔子周游列國,宣揚自己的主張,廣泛講學,也是在吸引世人的關注;戰國時的蘇秦、張儀更是直接拿一個“強國”策略吸引當權者,誰欣賞就給誰用;三國時的諸葛亮雖然“隱居”隆中,但絕非不想出山,通過徐庶、 水鏡 先生的宣傳,讓劉備登門來請,也算是“充分准備”。這些和李斯相比就好多了;李斯是人才,發現要被秦國“驅逐”,失去自己發揮的崗位,不惜冒險得罪秦王的可能,寫下千古名篇《諫逐客令》,當然他成功了,不僅成就了秦國的霸業,也鞏固了自己在秦王心目中的地位。 伯樂少,是因為大家都想做千里馬,不想當伯樂。也就是想做運動員,不想做教練員。運動員可以有成為冠軍,走向領獎台,教練員只能在幕后。沒有人願意做伯樂,並且做伯樂需要很高的聲望與地位,有這樣的聲望與地位,往往總希望把自己打造成最好“千里馬”。所以歷史上好象沒有“職業的”伯樂,三國當中的 水鏡 先生算是少有的一個吧。能做兼職的伯樂已經很不容易了,蕭何推薦韓信、周瑜推薦魯肅都是在要加固自己地位,或希望建立自己同盟的時候,推薦自己志同道合的人才。 人才尋找伯樂,是想通過伯樂的包裝,進入人才大軍的快行道;當權者尋找伯樂,是希望讓伯樂為自己選拔、推薦有用的人才,充實自己的力量。而伯樂呢,伯樂本身沒有權力的欲望,心靜才能看透人性,水清才能見底,所以當伯樂者,離“聖人”都不遠了。然而世俗的人們把伯樂當成一種判斷人才的標准,一個人才的發現工具,所以沒有人願意、甘心成為一名“伯樂”。因為工具用完了就可以扔了。古人還有一個比喻:替人做嫁衣。 有人把教師比作伯樂,由於教師是培養別人,付出自己的社會典型代表,在培養學生的同時,也發現並培養了很多優秀的人才。所以很多聰明的當權者十分重視與教育系統的關系,大力支持教育的投入,很多教育大師的地位遠遠超過開疆破土的王公大臣。如果說學校是人才的搖籃,那教師職業就是最容易產生伯樂的土壤。然而隨着社會分工的細化,教育的職業化,理論與實際的相對脫離,學校與教師的使命成為單純的教育,教師的伯樂事業就不再興旺了。尤其是中國近代歷史中對教育的不重視,面臨生活壓力的教師,很難保持清心寡欲,做伯樂就更難了。 世間本沒有伯樂,你能有機會推薦的人多了,你推薦的人成功了,你就是伯樂。與其尋找伯樂,還不如自己學習做伯樂,雖然不“專業”,但別人一樣會感謝你。無論你成為人才,還是成為伯樂,都可以展現你不同尋常的才能。作為一個人才,是千里馬就要不停地奔跑,不需要很多“跑”的理由,你展現得多了,別人就知道你是“千里馬”了。人人都知道了,人人都說你是千里馬,人人都是伯樂......

本文出自 “Jack zhai” 博客,請務必保留此出處http://zhaisj.blog.51cto.com/219066/41894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