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 相對論 提出了一個 修正,名為 “K氏修正”


K氏修正 提出 3 個 假設:

 

1     光速相對原理  。   光速不變原理 是 光速 相對於 觀察者 不變,   光速相對原理 是 光速 相對於 光源 不變  。    

       光速不變 會 造成 因果律 的 喪失 或者 絕對 的 決定論(沒有 自由意志),   二者 必居其一   。

       所以,  這里 提出 光速相對   。

 

2      時空 存在 差異,  但是 時空 的 差異 不是由 相對運動速度 和 引力 決定,   而是 由 更深層次 的 力量 決定  。

        由 相對運動速度 和 引力 決定 時空 的 觀念 是 簡單機械 的   。

        相對運動速度 可能 會造成 有 相對運動 的 2 個 物體 之間 存在一些 相干性, 但不能 簡單機械 的 將 這種 相干性 認為是 時空,  更不能認為 相對速度 決定 時空  。

        引力 會 影響 空間中 物質 的 分布,   甚至會影響到 量子層面 ,    但是 不能 簡單機械 的 將 這種 力學效應 認為是 時空, 更不能 認為 引力 決定 時空 。

 

3      微觀實驗 不能 證明 相對論 時空觀 在 宏觀成立, 也不能 證明 相對論 時空觀 成立 。

 

什么是 時空 的 差異 ?   比如 “洞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  (見 《古人說:“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這個洞是不是時光隧道?》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99677101616071352&wfr=spider&for=pc ),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外國有個小鎮有一個地方, 看東西 是 斜 的,   明明是下坡,看起來像上坡,  這些是 時空 的 差異,     還有,    近代 還是 現代 , 有記載的,   一艘客機 在 雷達上消失 了 一段 時間,  后來 又出現了,    機上 乘客 的 手表 都 慢 了 一段時間  。    這些 是 時空 的 差異  。

 

這些 時空 的 差異  不是  相對速度 和 引力 能夠 達到 的  。

 

好的,  我們 首先 來 解決 一個 最難 的 問題,   就是 如果 光速不變 不成立,  相對論 時空觀 不成立,   那么 為什么 質能公式 得到了 驗證,   動質量 在 高速粒子 上 得到了  驗證   ?

 

 

這個問題 很 簡單,  只要 對比 一下   邁克爾遜-莫雷實驗  和  洛倫茲 變換   就知道   了  。

 

邁克爾遜-莫雷實驗   測 得 的  “光速不變”   是  對 同一個 觀察者 的 “光速不變”,     而 洛倫茲 變換 的 “光速不變” 是 對 兩個 觀察者 的 “光速不變”,

這是 2 個 概念    。

所以,   這  算不算 “偷換概念”  ?    ^^

 

第二個 問題,    對於  邁克爾遜-莫雷實驗 ,  用 光速相對 怎么解釋,      很簡單,

我們 把 被 半反射鏡 反射 向 上方 的 光 稱為 A,   把 穿透 半反射鏡 的 光 成為 B,

A 在 被 半反射鏡 向 上方 反射 時,   A 的 速度 和 半反射鏡 的 垂直方向 的 速度分量 產生了 疊加,   而 半反射鏡 在 垂直方向 的 速度分量 是 0,   所以 A 相對於 地面 的 光速 仍然 是 C  。

而  B 相對於 對面 反射鏡 的 速度 也是 C, 

B 被 對面 的 反射鏡 反射 回來 時 和 反射鏡 的 速度 產生了 疊加,   即 B 相對於 反射鏡 的 速度 是 C,   又因為 反射鏡 和 半反射鏡 是 相對靜止 的,   所以 B 相對於 半反射鏡 的 速度 仍然 是 C,

B  反射回來 后 被 半反射鏡 反射到 下方 觀察者 時,   又和 半反射鏡 的 垂直方向 的 速度分量 產生了 疊加 , 而 半反射鏡 在 垂直方向 的 速度分量 是 0,  所以 B 相對於 地面 的 光速 仍然 是 C  。

 

所以,   A 和 B 在 整個 “路程” 中,  相對於 路程 的 速度 始終 是 C,    所以 當然 同時到達 觀察者  。

 

光速相對,  就是 光速 相對於 光源 的 速度 恆為 C,   當然,   也包括了 在 反射 時,  相對於 反射物 的 速度 恆為 C,

或者說,    光速 會 和 光源 及 反射物 的 速度 疊加  。

 

傳統意義 上,   邁克爾遜-莫雷實驗   證明 的 是 光速 不和 光源速度 疊加,     但是 上面 我們可以 做出一個新的解釋,   邁克爾遜-莫雷實驗 證明 的 是 光速 會 和 光源 和 反射物 的 速度 疊加,      即 光速相對   。

 

第三個問題,   為什么 洛倫茲變換 能 通過 “光速不變” 正確的 推導出  動質量 和 質能公式 ,  這 和 光速相對  怎么統一 ?

我是這樣想的,  在 洛倫茲 變換 里,  有  S1 S2  兩個 參照系,  S2 以 V 沿 x 軸 正方向 相對於 S1 前進,

如果 S1 的 原點 是 一個 電子 o1,  S2 的 原點 也是 一個 電子 o2,   那么  o1 對於 o2 有 斥力 作用,

可以 將 o1 看作 “力源”, o2 看作 “受力物體”,   由此 可 推廣為 一個  力學場景,

我們可以做一個假設,     “光速不變”  是指  力源 向 受力物體 傳遞 力 的 作用 的 速度不變,

那么,   這個 假設 是 可能 成立 的  。

 

因為,   力 的 作用 發生 在 量子 層面,    力作用 從 力源量子 到達 每個 受力量子 的 速度 相同,   這是 可能 存在 的  。

在 量子 的 世界 里 ,    這是 可能 存在 的  。

因為 在 量子 的 世界 里,   力作用   可以 是一種    “跨越障礙物(其它量子)”  的  、 “感應式 的” (力源量子 和 受力量子 之間 感應),   所以 可以 做到這種  “到達每個受力量子 的 速度 相同”  的 效果 ,   這個效果 就是 洛倫茲變換  里 光 到達 每個 觀察者 的 速度 相同 的 效果  。

並且 因為 是 量子間 的 “跨越障礙物” “感應式”  的 量子效應,  所以 不需要 用 時空變形(尺縮鍾慢) 來 解釋, 這樣 就 避免 了 產生 相對論 的 時空觀 。 

 

我這里順帶說明一個 觀點,  就是 應該 以 “設定” 的 觀念 來 看待 基本粒子(量子),   而不是 試圖 用 宏觀模型 去給 基本粒子(量子) 建模,

用 宏觀模型 給 基本粒子(量子) 建模,   永遠無法 理解 量子,   比如 波粒二相性 。   不改變用 宏觀模型 給 量子 建模 的 觀念 的 話,    波粒二相性 和 其它 量子特性 永遠 都是 一個 心理障礙  。

反之,   以  “設定”  的 觀念 來看的話,  就算 是 波粒十相性   也 可以 輕松 理解 ,    沒有 任何 障礙  。

 

所以,   在 量子 的 世界 里,    “光速不變”(力作用 從 力源 到達 每個 受力量子 的 速度 恆為 光速)  成立,  所以,  順理成章 的,  可以 推導出 洛倫茲變換, 動質量, 質能公式   。

 

但是 在 宏觀 下,       光速  相對於 觀察者 不變 就會 產生 各種問題,    宏觀下,  光 在 傳播過程中,  會經歷 各種 反射 折射 散射 被遮擋 透過半透明物體 等等,   對 觀察者 產生 不同 的 效果,  如果 光速 相對於 觀察者 不變,    就 無法解釋 光 在 傳播過程 中 發生 的 種種 事件,   如 本文 開頭 提出 的 假設 1 所說:  “光速不變 會 造成 因果律 的 喪失 或者 絕對 的 決定論(沒有 自由意志),   二者 必居其一   。” 

 

所以,   相對論 的 動質量 質能公式 成立,  但是 時空觀 不成立 。

質能公式 是 相對論 的 最大貢獻   。

 

相對論 以 “相對” 為 名,   但是 卻 很絕對  。

比如 經常會說,   物體 A  以 速度 V 運動,   則 A 的 時間 是 多少,  長度 是 多少,  動質量 是 多少,  德布羅意波 是 多少   ,

但 這個 速度 是 相對於 誰 的,     不知道,    反正 默認 是 相對於 大地 吧,  哈哈哈 。

那 物體 A 如果 相對於 其它  n 個 物體 有 n 個 速度,    那是不是 相對於 n 個 物體,   A  有  n 個時間, n 個 長度, n 個 動質量, n 個 德布羅意波 ?

 

不過 我覺得 有 n 個 動質量 和 德布羅意波 是 有可能 的,

n 個 動質量 表示 這 n 個 物體 對 A 施加 力 加速 的 狀況 。   比如 A 相對於 B 的 速度 是 V1,  相對於 C 的 速度 是 V2,     V2 > V1 ,

假設 由 B 和 C 分別 對 A 施加 力 讓 A 產生 加速度,

則 要 讓 A  產生 相同 的 加速度 的 話, C 需要 比 B 付出 更大 的 力  。     因為  V2 > V1,  所以  A 相對於 C 的 動質量 大於 A 相對於 B 的 動質量  。

 

這很好笑 ,   因為 這樣 就可以 超過 光速 了   。

 

對於 一個  亞光速飛行 的 電子,  假設 電子 相對於 大地 的 速度 是  C - 1 千米/秒 ,   只要 在 電子 的 前面 有一個 以 10 千米/秒 飛行 的 飛行器,   上面 有一個 電板,  電板 有 正電壓,可以對 電子 加速,       這樣,  電子 相對於 電板 的 速度 是  C - 1 - 10 = C - 11 千米/秒,    於是,   電板 可以 把 電子 加速到 相對於 電板 的 速度 為  C - 9 千米/秒,  此時 相對於 電板,   電子 的 速度 沒有 超過光速,   所以 這是 可以的,     是 符合 電子 相對於 電板 的 動質量 的,

但 此時,   電子 相對於 大地 的 速度 是 C + 1 千米/秒 ,     已經 超光速 了   。

 

如果 推動力 來自於 物體 自身,   那 只需要  持續 加速,   就可以 超過光速,  且 速度 可以 持續增長, 沒有 上限   。

哎?     這個 物體 的 速度 超過 光速 ?   這個  速度 是 相對於 誰 的 ?        不知道,     就算是 大地 吧  。       哈哈哈   。

 

相對於 n 個 物體 有 n 個 速度,   由此 相對於 n 個 物體 有 n 個 波長(頻率) 的 德布羅意波 也是 可能 的   。

我認為 德布羅意波 表達 的 可能 是 物體(物質) 之間 的 一種 “相干性”,    所以,  兩個 物體 間 相對速度 不同, 則 相干性 不同, 這是 可能 的 。

因為 德布羅意波 是 量子層面 的 東西,  不是 機械波,     所以 物體 A 分別 對 其它 n 個 物體 有 波長(頻率) 不同 的 “波”  這是 可以 的  。

事實上 這個 波 是一種 相干性 。

 

如果 德布羅意波 的 相對性 成立,   那么,    對於 電子束 通過 單縫 時 的 衍射現象,    假設 電子 相對於 縫 的 速度 為 V,

那么 反過來,     縫 以  速度 V  沖向 未加速 的 電子,   則 衍射現象 應該 也 成立   。

 

 

光速相對原理 最難解釋 的 是    “幽靈雙星現象” ,     這個現象 是 這樣 的:

 

一顆 行星 圍繞 一顆 恆星 逆時針 公轉, 如果 光源 的 速度 能和 光速 疊加,

則 轉到 右邊 的 時候 發出 的 光速 會 減去 公轉 的 轉速, 這個 光速 會 慢 一點, 轉到 左邊 的 時候 發出 的 光速 會 加上 公轉 的 轉速, 這個 光速 會 快一點,

這樣 在 經過 漫長 的 距離, 這兩束光 到達 地球 時, 快一點 的 光 可能 超過 慢 一點 的 光 先 到達 地球, 對於 地球的 觀察者 而言,可能 會在 兩個 位置 看到 這個 行星, 這就是 幽靈星, 實際上 可能不止 兩個 位置, 理論上可能 多個 位置 看到 這個 行星,

因為 這個 問題 的 本質 是 因為 光速 的 差異, 導致 事物 發出 的 光 到達 觀察者 的 順序 和 事物 本身運動 位置 的 順序 發生 錯亂了  。

所以, 這個 問題 就 反映了 光速 能不能 和 光源速度 疊加, 這 決定 着 光速不變原理 是否成立   。

 

據說 到 目前為止 還  沒有 觀察 到  “幽靈雙星” 現象,   這說明 光速 可能是 不能 和 光源速度 疊加 的,

但是 能否 觀察到 幽靈雙星 現象,   這個 有 很多 不確定性,   另外,  幽靈雙星 現象 是否 存在,  也許 還 受到 其它 自然規律 的 影響 和 制約 。

所以,  這一點 可以 留待研究   。

 

廣義相對論 的 巧妙之處 是 找到了 一個 比 牛頓 引力 的 “平方反比” 更 精密 的 非線性 模型 來 描述 引力,

這是 通過 “空間彎曲” 實現的 。

計算 彎曲空間 的 曲率 和 路程 需要 微積分, 這是 比 “平方反比” 更加 高級精密 的 方法,所以 得到 的 模型 可以 更好 的 描述 引力 的 非線性, 和 引力非線性 的 吻合度 更高 。

但是, 廣義相對論 的 空間彎曲模型 公式 和 常數 G 是在 地球 這個 弱引力 環境下 推導 測量 出來的, 所以 我認為 在 強引力 場 下, 仍然 會與 引力 實際 的 非線性 發生偏差 。

我 認為 在 白矮星 的 表面 這個 偏差 應該 可以 顯著 的 顯現 出來 。

同時,可以看到, 廣義相對論 的 4 維 空間 的 理論 只是一個 工具, 一個 模型, 在 我 看來 , 是一個 用於 更精確 的 描述 引力 非線性 的 工具, 和 現實世界 的 時空 沒有 必然 聯系 。

也就是說, 廣義相對論 的 4 維 空間 不代表 現實世界 (的 時空), 僅僅 是 描述 引力 的 工具 。

 

所以,    廣義相對論   就是 一個  引力公式,  比 牛頓 引力公式 更精確,     僅此而已   。

4 維 空間    也只是 用於 推導 這個 引力公式 的 工具,     和  現實世界 的 時空 沒有 關系   。

所以 廣義相對論 沒什么 玄奇 ,  就是個 引力 公式   。

 

廣義相對論 最大的貢獻 是 把 光子(光) 納入了 引力 范疇   。

 

說到這里,  我要提出一點,     光子 的 質量 不應該 被稱為 “動質量”,  而是應該 直接 稱為 “質量” ,

因為 動質量 表示 慣性,    不參與 引力 效應  。

 

再說說    μ 子 亞光速 飛行 時  壽命變長 的 實驗  。

 

我原來以為這個 實驗 挺簡單 的,   但 在 網上 查了一下,    這個 實驗場景 還 挺復雜,

不過 我在 《μ子在相對自身靜止的慣性參考系中的平均壽命是怎么測出來的》   http://tieba.baidu.com/p/5446543106      這個 帖子 中 看到 網友 這樣說:

沒有人能夠測量出粒子的靜止壽命,測量粒子的壽命常常使用粒子計數器,通過對存在粒子的計數,根據粒子的衰變規律計算出粒子的運動時間。這個測量過程是在粒子運動狀態進行的,也就是測量的是運動系的時間不是粒子的固有時間。教科書中是硬把這個時間說成是粒子的固有時間的,這就為忽悠人找到了借口

 

我再提一個問題,   μ 子 亞光速 飛行 時  壽命變長 的 時間, 是否 和 相對論 公式 計算 的 結果 吻合 ?

 

μ 子 相對於 n 個 物體 有 n 個 速度,    所以 相對於 n 個 物體 有 n 個 壽命,     這很荒謬   。

 

 

再說說 廣義相對論 銫原子鍾 的 飛行 實驗,   這個 實驗 要 考慮 比較多 的 因素,   加速 、 減速 、 引力的力學效應 、 地球磁場 、 銫原子在飛行中切割地球磁場磁力線,        這些 都 可能 影響 銫原子 的 振動   。

 

相對論 的 機械時空觀 已經 嚴重 阻礙了 科學技術 的 發展   。   見 《科學發展的趨勢 和 當代科技向未來發展要做的幾件大事》  https://www.cnblogs.com/KSongKing/p/11195218.html       。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