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清理CBA場內和場外的垃圾


  對CBA的失望,那里已經不是一場游戲,而是潑婦罵街的地方。有一些東西無法容忍。

  一、打出辱罵性的標語,向在遼寧主場時,打出“劉萎”的字句,這是帶有侮辱性的標語。這類標語有辱罵球員、球隊、甚至是地域性的侮辱。這是難以容忍的。居然還作為場花拍下來,如果這種標語出現超過10秒,應該重罰主場。

  二、辱罵的語言,在八一的主場,罵宏遠的“流 忙”和在上海的主場,罵宏遠外援的帶有種族性語言的“black monkey”,應該重罰主場;

  三、扔東西,無論任何原因,應該重罰主場;

  四、圍攻客隊大巴,重罰主場。

  重罰主場絕不是罰錢的問題,不及時清理侮辱性標語,一個橫幅或者一個水瓶,罰10%的入場門票。辱罵的話音比較難取證,但是如果錄下來,下一個主場罰50%的門票。如果水瓶已經超過20個,兩場主場門票全罰。歐洲足球就是以清場來罰主場。如果水瓶數不清,罰兩個主場外,一年內,均罰20%的入場門票。如果出現第四鍾嚴重的情況,至少下一個主場清場。如果出現沖擊客隊,可以罰3-5個主場。

  無論比賽如何,這種做法無法容忍。罰錢,沒有什么作用,要處罰出場觀眾,應該罰上座率。球迷的素質要靠章程的維護。

  回過頭,看看那個所謂的爭議球。確實到了關鍵時刻,裁判應該減少自己的角色,但是不等於犯規就不吹,只是吹得謹慎。犯規嗎?居然沒有慢動作,這就是轉播的問題,為什么沒有慢動作,從后來廣東電台從正面的角度看,就很明顯,就是個犯規。上海是怎么轉播的,沒有慢動作重放會引起很多的誤會。下面看看幾個截圖:

 

 

 

 

 

 

  從第2張和第4張都是個明星的犯規動作。犯規與否都是個次要的,上海球迷在事后的表現,簡直就是……鄙視!

  宏遠用來最好的回應方式,今天技術性擊倒對手。

  我覺得裁判機制不好,應當向NBA那樣,對關鍵球有慢鏡。另外這次的外籍裁判,沒有以前的好,對無球隊員基本不吹罰,尺度太松,和國際比賽不一樣。這種對上海隊如此有利的吹罰,還落下了黑哨的罵名,可悲。

4月23日

   后來發現這只是小兒科,讓我們看看下面的鏡頭:

這是典型的球場暴力,不管如何狡辯和解釋,不管是否有作秀的成分。絕對不能容忍。讓我們看看籃協匪夷所思的處罰。我覺得應當記錄下來,因為這就是制度松弛,任意解析的悲哀情況。

  CBA聯賽辦公室主任張雄公布了上周日廣東和新疆男籃賽后沖突事件的處罰結果,事件主角廣東球員杜鋒和新疆外援查爾斯誰都沒有遭到禁賽處罰。處罰為:給予杜鋒通報批評,核減廣東俱樂部聯賽經費5萬元的處罰;給予新疆外援查爾斯警告,核減新疆俱樂部聯賽經費5萬元的處罰;以及給予廣東東莞賽區核減聯賽經費5萬元的處罰。

  張雄指出兩人的行為都不到停賽的程度:“杜鋒用頭頂查爾斯的行為,根據聯賽處罰規定第二章第七條的規定,屬於一種攻擊性行為。查爾斯的行為,我們認定為是一種報復行為,不過這種報復行為並不是蓄意的,而是在遭到杜鋒頭撞之后本能的一種反應。這種行為也不能夠被原諒。根據第二章第九條的規定,鑒於查爾斯屬於初犯,因此做出了警告的處罰。”在昨日上午,杜鋒率先通過博客向球迷道歉,並承認因被查爾斯肘擊,自己“用頭頂了他的前額一下”。張雄也透露,昨日中午新疆男籃還帶查爾斯到廣東男籃的駐地進行了道歉,“事后雙方在冷靜下來后都表現得很好。”一位圈內人士表示,兩支球隊的恩怨化解給籃協從輕發落創造了條件,鑒於事情發生在總決賽上,如果任何一方停賽都將影響比賽的公平性和觀賞程度。

  什么叫做沒有規則,什么叫做沒有制度。這就是沒有規則,這就是沒有制度。制度是人定的,判罰是靈活的。丑陋啊。悲哀啊。

 

體育,或者國家體育局,什么最重要,就是毛主席教導我們那句話: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們體育。人民體育是最重要的,只有人民體育發展了,運動會的獎牌是開花結果,水到渠成,才是真正的體育強國。但是運動會的成績如同GDP一樣考察官員的政績,他們眼里只有仕途,所以很多運動都是脫離群眾基礎的。就算我們奧運會得了第一,我們仍不是體育強國,我們的足球隊依然很水。群眾基礎,關鍵是青少年培養,而吸引青少年的是各類的競技項目,需要一個干凈的向上的賽場,球場暴力是不可以容忍的。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寬恕。不停賽不罰款(注意只是罰了俱樂部不是球員)是一種縱容和鼓勵。籃球在信大人手中正在沒落……和向足球看齊……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