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最美古詩詞》


     不經意間,我拿起了實驗室W君書架上的一本書,書名是 《重溫最美古詩詞》....然后我就喜歡上了,因為它描述了一個除編程外的另一個靜謐的世界...
     W君可是我們寢室里的一個才子,四大名著中的《三國演義》...等等,話說那是一個晴朗的下午,他與我們寢室另一位X君,兩把椅子,相隔不到半米,從“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到最后的三分歸晉,足足講了五個點,從未間斷。X君平時是個很活潑的人,說話我們都插不上嘴的那種,寢室外號“老司機”,但是那次他一言不發,做了一回老實的聽眾,只是偶爾會發問,“呂布是怎么死的?”“鳳雛和落鳳坡是怎么回事?”“Who is 姜維”等等...W君就給他聲情並茂的講述了一遍... 而那時的我,也一口氣看了好幾個電影。后來在一起吃晚飯的路途中,從X君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W君應該是在他心中一戰成名,因為那頓飯是X君請的,呵呵。。。另外,酷愛金庸武俠,“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他都能講出來,而且最可貴的是他不僅是一個觀眾,而且還能品析其中的,人物性格,歷史,甚至還有政治,這是我比價佩服的。雖然專業是計算機,但是卻酷愛文學,每次如果有新的電影,只要他看過了,我們就會詢問他的評價及意見作為參考,然后再決定要不要花那個錢。純真的東北人,但是卻有一顆江南水鄉細膩柔情的內心,這就是W君!說實話,我愛看書多多少少有受他的影響,是他激發了我體內的文學細胞。
     也許是理科生的緣故,大學接觸的文學比較少,美好的文字回憶都留在高中的語文課本上了,讀了這么些年的書,要說真的發自內心喜歡,或者說學習讓我真正的體驗到放松和快樂的我覺得語文應該是排在第一位了,而其中的詩歌和作文兩部分我覺得為它加了不少分。其他科目的學習在當時看來也就是為了能考個高分和好大學罷了,喜悅也只會出現在考試成績優秀的那一刻,甚至連那些些許的激動也會隨着下一次的考試失利將變得灰飛煙滅,盪然無存。細想想,也只有語文,尤其里面的閱讀、寫作和詩歌我覺得才是對我們以后的學習,生活,乃至價值觀起着重要的作用,塑造着一個人的性情和人生觀。像英語單詞如果沒有一個老外和你巴拉巴拉的說,我們又能記住幾天,最后又記住了幾個,可能那時的學習也就是為了能通過考試吧,十年后的我們又有誰還記得高中筆記本里曾經努力背過的常考的單詞,它又給我們帶來了多少歡樂,當然了學習的過程和收益我們是不能否認的,只是覺得它和語文相比,就有些遜色了,相比與語文,甚至有些人在英語上付出的更多。[但是我想說的是英語作為一個工具還是十分重要的,為了生活和工作,都必須要學好。因為會了英語和開車,你就可以去很多想去的地方]。
     記得以前很喜歡高三的語文老師,很遺憾忘記了叫什么了[我會知道的],他最吸引我的兩點:第一是他每周五的下午最后兩節課都會拿來給我們欣賞優美的散文和議論文[題材來自同年級一些文豪和老師的一些推薦],當然了他的本意可能是讓我們學習其他優秀同學的寫作手法,語言、用詞及精妙的切入點,要說是陶冶情操這樣高尚的境界可能顯得有些不切實際。但是在我現在看來我覺得它確實發生了。因為我當時真的很喜歡那兩個小時,真的讓人很放松,那些文章也確實寫的好,一直在學習,每次看完以后我就會很羡慕他們的丹青妙筆,全文如行雲流水,羡慕他們提筆的切入點,細致的觀察,以及表達的微言大義--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然后嘆息自己的笨拙。但是在欣賞的過程中我覺得那確實是可以減輕高中時的壓力和一些煩惱。其實2個小時什么也不干,在那里看作文,我相信當時大部分人的感覺是有點兒浪費時間的,要知道高三那作業、那復習資料、那模擬試卷、那歷史真題....真的都很忙,總感覺只有時刻拿着筆寫寫畫畫才會感覺到自己在學習,所以大多數人都忙碌在筆尖上,做着做不完的試題,改着改不完的錯,記着記不完的單詞,互相咬着勁。如果說有人在教室坐一天什么也不干,我估計沒到晚上老師就得找,第二天他可能也就真不用吃飯睡覺了。所以2個小時,每當看了不到一個小時,總有人開始低着頭開始寫作業了,當然也有人會跟我一樣,堅持把這兩個小時“浪費”完。甚至以后每當周五,我會犧牲睡午休的時間來提前完成我作業和任務,把這個時間流出來認真的欣賞老師發下來的作文,我相信如果那個周五老師如果沒發給我們看,我一定會很失望的。因為對我來說,看完之后效果還是有的,因為畢竟是為了學習,提高考試的寫作能力,所以我們在看的時候還得學習里面的方法和技巧,那時候的我們也沒有單純的欣賞,總是會想方設法在里面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慢慢的我的作文以后也在50分左右徘徊,高中作文滿分60分。我知道這分不算高,要知道不善言辭,考試從沒寫過散文[平時嘗試過,但說實話我自己都讀不下去]的我每次能拿到這個分,其實我已經知足了。我現在很慶幸,我沒有用那兩個小時寫作業,而是在看那些優秀的作文,真的,讓當時的自己在忙碌的生活中找到了一份靜謐,一個世外桃源。雖然可能當時的自己不自知,也許只是為了簡單的分數。但的確,因為那種感覺我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美好。第二點就是老師的詩歌鑒賞。因為高考有一種題型是詩歌鑒賞。我覺得我們的那位語文老師一定是熱愛生活的,是熱愛詩歌的,是鍾愛文學的。每次詩歌的鑒賞,他從不會夾雜其他任何不相關的部分,一整節課,他會伴隨着古典的音樂,用來賞析詩歌,講述詩歌的寫作背景,詩人運用的寫作手法,要表達的情感等等。“一切景語皆情語”、“多情常為無情惱”、“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一葉落而知天下秋”等等悲天憫人或憂國憂民的情感,他總是能把它表達的那么真摯細膩!
      很多年過去了,但是在我讀了於丹的這本書之后,突然那種久違的感覺一下子在我的內存中被調了出來。
      “我一直深深地相信,每一個中國人生命的深處都蟄伏着詩意,也許人的年歲越長越需要這樣一種溫暖,需要我們生命年華中的浪漫, 讓我們從現實的糾葛中擁有一種掙脫地心引力的力量。 
       很多人會疑惑時光走到了今天,詩對我們究竟是一種必需品還是一種奢侈品?可能相比於現在的諸多壓力,詩歌變成了一件奢侈品。但是我想,如果我們真的願意相信詩意是中國人生命中的必需品,我們也許真的就可以過得詩意盎然。”
                                                                                                        ——於丹 《重溫最美古詩詞》

      可能我真的信了,每一個中國人生命的深處都蟄伏着詩意,也許認得年歲越長越需要這樣一種溫暖,需要我們生命年華中的浪漫,讓我們從現實的糾葛中擁有一種掙脫地心引力的力量。我覺得我會一直默默的不斷學習和保留着這樣一份詩意,雖然我懂得不多.....我覺得現在的生活中能找到這樣一份靜謐祥和的感覺真好,所以我決定要把它記下來。
      說這么多可能顯得有些矯情了,但是不管了,豁出去了,至少在閱讀的過程中確實有點兒觸動.....
      高中,我每年放寒假都會回去看看,也借此機會感謝一下高中的所有的老師們,他們真的辛苦了!
      《重溫最美古詩詞》全文主要給我們帶來了一種詩歌的美,值得一讀。雖然很早就聽說了於丹,但是遺憾最近才看她的第一本書。前面的“喚醒心中的詩意(代序)”覺得寫的非常好,還有中間林語堂老先生《吾國與吾民》中的一段話,也出現在本書之中,很好的描述了詩歌與中國人的關系。外國有教堂,中國有詩歌,我覺得寫的確實很好:

原文附上:

喚醒心中的詩意(代序)
    每個中國人,都是在詩歌里不知不覺中完成了自己生命的成長。
    小的時候,誰沒有跟着李白看過“床前明月光”?雖然不懂得什么叫思鄉,但孩子的眼睛卻像月光一樣清清亮亮。誰沒有跟着孟浩然背過“春眠不覺曉”?背詩的聲音起起落落,一如初春的紛紛啼鳥。
    長大以后,戀愛中或失戀時,誰沒有想起過李商隱的比喻——“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春蠶和蠟燭,兩個簡單的、日常生活中的物件,通過詩歌,變成了我們可以寄托情感的意象。
    再長大一些,開始工作,忙碌、煩惱紛至沓來。我們想安靜,想放松,誰沒有想起過陶淵明呢?“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千古夕陽下,陶淵明的詩意溫暖了后世的每一叢帶霜的菊花。
    然后,我們日漸成熟,就有了更多的心事,更復雜的焦慮,更深沉的憂傷,我們會不由自主地想起李后主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與我們的一己之悲比起來,那樣浩盪的悲傷、深刻的哀痛,是不是會使我們的心稍稍放下一點,使我們的胸稍稍開闊一些呢?
    終於當年華老去的時候,我們輕輕嘆一口氣,想起蔣捷說“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面對逝水流光,這里面沒有撕心裂肺的悲號。那種淡淡的喟嘆,既傷感青春,又欣慰收獲,不也是一種深沉的人生嗎?
    今天,很多人會疑惑,在現代的忙碌生活中,詩對我們究竟是一種必需品,還是一種奢侈品?可能相比於我們的房貸、醫葯費、孩子的學費,還有每個人的工作現實、生活夢想,詩歌變成了一件奢侈品。但是我想,如果我們真的願意相信詩意是生命中的必需品,我們也許就真的可以過得詩意盎然。
    我很喜歡的一位中國人林語堂先生,他曾經在《吾國與吾民》中說過一段關於詩歌的話——
    平心而論,詩歌對我們生活結構的滲透要比西方深得多,而不是像西方人那樣,似乎普遍認為對它感興趣,卻又無所謂的東西。……如果說宗教對人類的心靈起着一種凈化作用,使人對宇宙、對人生產生出一種神秘感和美感,對自己的同類或其他的生物表示體貼的憐憫,那么依我所見,詩歌在中國已經代替了宗教的作用。宗教無非是一種靈感,一種活躍着的情緒,中國人在他們的宗教里沒有發現這種靈感和活躍情緒,那些宗教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黑暗生活之上點綴的漂亮補丁,是與疾病和死亡聯系在一起的。但他們在詩歌中發現了這種靈感和活躍的情緒。詩歌教會了中國人一種生活觀念,通過諺語和詩卷深切地滲入社會,給予他們一種悲天憫人的意識,使他們對大自然寄予無限的深情,並用一種藝術的眼光來看待人生。
    詩歌通過對大自然的感情,醫治人們心靈的創痛,詩歌通過享受儉朴生活的教育為中國文明保持了聖潔的理想。它時而訴諸浪漫主義,使人們超然在這個辛苦勞作和單調無聊的世界之上,獲得一種感情的升華;時而又訴諸人們的悲傷、屈從、克制等情感,通過悲愁的藝術反照來凈化人的心靈。它教會人們靜聽雨打芭蕉的聲音,欣賞村舍炊煙裊裊升起,並與流連於山腰的晚霞融為一體的景色;它教人們對鄉間小路上朵朵雪白的百合要親切,要溫柔;它使人們在杜鵑的啼唱中體會到思念游子之情;它教人們用一種憐愛之心對待采茶女和采桑女、被幽禁被遺棄的戀人、那些兒子遠在天涯海角服役的母親,以及那些飽受戰火創傷的黎民百姓。
    更重要的是它教會了人們用泛神論的精神和自然融為一體,春則覺醒而歡悅,夏則在小憩中聆聽蟬的歡鳴,感懷時光的有形流逝,秋則悲悼落葉,冬則雪中尋詩。在這個意義上應該把詩歌稱做中國人的宗教。我幾乎認為如果沒有詩歌——生活習慣的詩和可見於文字的詩——中國人就無法幸存至今。不過,要是沒有某些特定的原因,中國詩歌也不會在中國人生命中獲得這么重要的地位。首先中國人的文學和藝術天才使他們用充滿激情的具體形象思維去進行想象,尤其工於渲染氣氛,非常適合於作詩。他們頗具特色的濃縮、暗示、聯想、升華和專注的天才,不適合於創作具有古典束縛的散文,反而可以輕而易舉創作詩歌。這種詩歌的意義在於詩人將自己的感情投射在自然景物之上,用詩人自己感情的力量,迫使自然與自己生死相依,共享人間的歡樂與悲傷。

    之所以把林語堂先生這段文字抄寫在這里,是因為我覺得很少有人可以用如此精練簡約、直指要害的語言,概括出中國人和詩歌之間的關聯。
    林語堂離我們不遠,他所展現的是一個游走於世界的中國人的心靈,是一個現代中國人對自己民族的詩歌傳統的認識和品味。他不認為詩是生活的點綴,他把詩歌稱為中國人的宗教。今天,相比起古人,我們的科學技術更發達了,我們的生活物質更繁盛了,我們的個人眼界更開闊了,我們每個人生命中的可能性更多了,但是,我們的心靈、我們的詩意有所托付嗎?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我們還能不能夠喚醒心中的詩意呢?
    其實,詩意一直都在,只不過我們的忙碌把它遮蔽了;詩意隨時會醒來,但在它醒來的時候,我們要准備好一顆中國人的“詩心”來迎接它。
    漢代的人曾經說過:“詩者,天地之心。”漢代人眼中的“詩”主要是指《詩經》。天地如此壯闊,長天大地之間,生長着萬物和人,天地山川的巨變,萬物草木的生長,人的命運變遷和人生的細微動靜,共同合力,凝聚成詩。在天地和時間之中,唯獨人是“有靈”的,陸機在《文賦》中說“觀古今於須臾,撫四海於一瞬”,壯觀的天地和遼遠的時間,一起涌進人的心靈,此刻,我們的那種感動就是詩意,把它表達出來就是詩歌:“籠天地於形內,挫萬物於筆端。”
    然而,在詩思澎湃,心靈像春水一樣豐盈、潤澤的時候,我們怎樣做,才能把所思所感說出來、寫出來?我們還是缺少一種表達方式。這時,中國的詩人們像林語堂前面所說的,向自然去“借”:“和自然融為一體,春則覺醒而歡悅,夏則在小憩中聆聽蟬的歡鳴,感懷時光的有形流逝,秋則悲悼落葉,冬則雪中尋詩。”
    春花,夏蟬,秋葉,冬雪,分別只是一種風景嗎?不,在詩人筆下,它們轉變成為一個個意象,成為詩人感情的寄托。王國維曾經說過:“一切景語,皆情語也。”一花一葉,一丘一壑,原本是安靜的風景,在詩人眼中、心里、筆下,活躍起來,流動起來,寄托着人心詩情。
    有了風景,有了詩情,有了意象,這種美好就足夠了嗎?在中國詩歌里,還有意境。什么是意境呢?就是林語堂說的,“精神和自然融為一體”。景物與人心,一靜一動,互相映襯、互相呼應乃至融合,主觀情意和客觀物境構成一個流動的空間,這種藝術境界就是意境,讓人品味,讓人沉湎。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說:“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王國維先生特別推崇這個“真”字。這里的“真”,是一種性情,用林語堂先生的話說就是“一種悲天憫人的意識,使他們對大自然寄予無限的深情,並用一種藝術的眼光來看待人生”。我們的眼睛看見風景,我們的心靈產生波動,我們將心靈的感動和天地萬物的活動融為一體,從而更深刻地認識自己,喚醒自己,抵達最真實的自己——勇敢、坦率、真誠、天真,詩歌使我們觸摸到內心不敢作假的人性。
    讓我們再回味一下漢代的那句“詩者,天地之心”。培育我們的“詩心”,需要從意象開始,意象是傳遞詩情、詩意、詩境的載體。所以這一次,我想說一說中國詩詞的意象。
    前面講過的那些美麗、伴隨我們成長的詩句,從“舉頭望明月”到“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里面都有着一個核心元素,就是意象。不管是明月、啼鳥、菊花、春蠶,還是江水、櫻桃、芭蕉,千百年來,它們在自然中美麗着,也在中國的詩歌中綻放着。一代代的詩人傳承着這些美麗的意象,傳承着中國人的心事。他們是含蓄的、深沉的,或有所得,或有所失,從來不會大聲地直接說——我喜、我悲、我愁,而是一定會把自己的情感托付給一個意象。這種意象的載體,通過心靈的息息相通,一直流傳到今天。
    說起千秋不厭的鄉愁,很多朋友都會記得現代詩人余光中先生的《鄉愁》,他在台灣對大陸的那一段思緒牽絆: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長大后,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
    后來呵,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里頭;
    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如果說“明月”曾經是李白的鄉愁,那么千年之后,什么是余光中的鄉愁呢?是郵票、船票、墳墓、海峽……這幾個意象載體就貫穿了人的一生。
    林語堂先生說,中國的“詩歌通過對大自然的感情,醫治人們心靈的創痛”。我們誰沒有經過春來秋往的滌盪?我們誰沒有經歷日月交疊的輪轉?我們誰不曾登高看水闊山長?我們誰不曾渴望逃離喧囂,尋訪靜謐的田園?少年飛揚時,我們誰不曾向往長劍狂歌的豪俠倜儻?歲月跌宕時,我們誰不曾在詩酒中流連……中國人是敏感的、多情的,雖然我們不都是詩人,可總會在人生的某種時刻,忽然間詩情上涌;總會有那樣一個關節點,我們品味人生,給心靈充電;總會有那么一個契機,我們想尋找真實的自己。讓我們從尋找中國詩歌的意象開始,從一草一木,從春花秋月開始起程,沿着詩歌的通幽曲徑,抵達我們的心靈深處。
    在有限的時間、有限的篇幅中,縱橫千古,游歷歷代詩人豐滿多彩的“詩心”,決定了我們這次踏上的尋訪意象之旅,一日看不遍長安繁花,我們只能選擇最好的景、最美的花、最迷人的意象、最深沉的意境,與大家分享。有選擇也就有了隨之而來的遺憾:
    首先,好詩是渾然天成的,難以句摘,但為了不讓我們的行囊過於臃腫,我們只能摘取幾句詩、半闋詞,往往不能夠照顧到全篇的境界。
    其次,我們以每一組意象群作為每一章的核心,所以不能夠按照時序排列,特別是不可能把每位詩人的生平經歷講透徹。
    再次,詩歌之美,按聞一多先生的說法,叫做“戴着鐐銬跳舞”。因為中國的詩詞講平仄,講格律,可是在這里,這些規矩就只能省略了。
    最后,詩是用來吟誦的,那種抑揚頓挫、跌宕起伏,是詩歌的音律之美,可是我們也無暇顧及。
    尋訪“詩心”,這只是一次開始。帶着這么多缺憾,我們還是要上路,因為那些曾令古人沉醉的意象,實際上從未遠離我們,它們生生不息,在歲月中深情等待。
    如果,我們願意把自己交付給詩歌,也許可以循着美麗詩思,一路尋訪到自己的心靈。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