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我們應從家樂福事件中跳出來


南方周末:你寫關於反對抵制家樂福的文章時,是否做好被罵的准備?

白岩松:最初這是寫給網站體育版關於火炬傳遞的小文,在被媒體冠以“白岩松反對抵制家樂福”標題放大之后,引起網友們的爭議。一方面有違我初衷,可另一方面卻也深感欣慰。因為有爭議並能公開表達,本就是一種民主;只有當爭議突破界限,成了一種爭斗時,才開始讓人難過。

南方周末:10年前反美,4年前反日,現在抵制家樂福,你的感受一樣嗎?你自己當時怎么思考和行動的?

白岩松:一樣都是因憤怒而起,但恐怕也會如風一般散去。這都是一種表達,但卻不能在原地踏步。十七大已經更明確地把民主擺在中國面前,或許我們應該更快地從家樂福事件中跳出來,去思考我們該如何提升我們的民主素養、民主方式和民主心理,這樣民主進程才會更快更平穩。

看着愛國激情中的年輕人,我很容易在他們的身上看到二十年前的自己,經歷了八十年代的民主啟蒙,我非常能理解一旦青春被愛國熱情點燃時,該是怎樣的熱血沸騰和不顧一切。但今天的青年人也該了解一個中年人的愛國,更多已經演變成理性、憂慮、堅持和建設的責任。吶喊是一種愛國,理性也是。只不過理性比吶喊更耗心神。

南聯盟大使館被炸是我做的節目,我說了一句話至今都記得——真正的對應是一定想辦法讓這個國家變得強大。

南方周末:怎么像你說的那樣理性愛國?有人會說,感性愛國不行嗎?

白岩松:“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堅決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是民主的重要基石。不去家樂福是你的選擇,可別人去家樂福購物是人家的自由,如果你強行剝奪或干涉別人的權利與自由,這不僅不是民主,反而是另一種暴力與獨裁。

表達自己的聲音必須在理性的約束之下,更要守住法律與道德的底線。激情聚焦在一起,底線極易被突破,而突破之后造成惡果,又因法不責眾使得人們很少反思、自律並且自責,下一次又會卷土重來。民主真正的魅力恰恰在於理性。沒有理性支撐的民主運行時更易帶來破壞而不是建設。

南方周末:但在有些人看來,我們現在面臨巨大的威脅和挑戰。

白岩松:要告別非黑即白、非對即錯的簡單二分法。有人說,你不贊成“抵制家樂福”就是“支持法國”,這個邏輯靠不住。如果你簡單地把人群分成非敵即友,你只會塑造更多的敵人,你的表達也將遇到障礙。其實在你認定的敵人中,有太多的人原來就是你的朋友。

南方周末:如果你是在現場,見到抵制的人群,會去阻止嗎?

白岩松:作為個體,你很難去說什么,很容易激化。這時候需要更公眾平台的聲音。

南方周末:遺憾的是,我們很欠缺民主教育和歷練。

白岩松:現在我們開始有發出聲音的機會。

民主是個好東西,而與表達我們內心聲音有關的中國化民主之路正悄悄地開始伸展。廈門市民散步來抵制PX項目,上海市民用集體購物來反對磁懸浮,都讓人看到中國人在民主面前的創造力和不斷增長的理性與克制。

最容易被激發的愛國熱情,仿佛所向無敵,其實也是一把雙刃劍。

對於已經發生的一切,即使有讓人憂慮的東西,我們也不必過於擔心。如果能在熱沖動的同時,也能有一些冷思考,它就會演變成了一場不錯的民主課。這其中,政府、媒體、專家學者必須盡到自己的職責,壓制或放縱、利用或簡單地迎合都會貽害無窮。正在激情中的年輕朋友正是未來民主建設過程中的基石和棟梁,而網絡與手機短信等等新媒體,也將是未來民主過程中的重要平台,如何使兩者更理性地整合與提升,是中國民主進程的必然需求。當然作為國家本身,如何學會在世界面前運用民主社會的通用法則,更有效更有說服力地表達自己的聲音,已經是必須盡快補上的一課。

南方周末:作為中國媒體而言,是不是有某些固有思維在影響他們理性地發出聲音?

白岩松:理性是媒體的任務。過去我們更習慣聽到別人說你好的聲音,時間長了,好像都說我們好話。南聯盟事件時我就說過,這世界從來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和善良,這里有錯綜復雜的關系。在平常的傳播中,國外好與不好的聲音,應該經常讓我們的受眾聽到,慢慢就會增強免疫力。當出現具體事件的時候,我們如何用國際通用的規則來更好傳遞自己的聲音,要有效,而不是一段時間集中地連篇累牘地發社論般地發出聲音。我們應該多用人的聲音,人的故事,用通用的方式入情,入耳,入心。

南方周末:奧運會等於把中國置於世界輿論中心,很多情況比我們想象的復雜多了。在你看來,應該展現一個怎樣的奧運,一個怎樣的中國,一個怎樣的中華民族?

白岩松:中國的發展已進入到新的階段。伴隨着中國的強大,我們聽到的雜音和遇到的麻煩也會越來越多,中國或許也進入到一個挨罵的時代。這幾乎是每一個大國在崛起時都會經歷的階段,在這個時候,理性、從容、有理有利有節更為重要。在這其中,大國國民心態的塑造尤為迫切,而理性、科學、民主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關鍵詞。

奧運不是中國的,而是屬於全世界的。不能因為它在北京舉辦,就去賦予它許多僅僅屬於我們自己的目標。

面對很多雜音時,不僅你要面對,世界也要去面對。沖擊聖火不僅是沖擊中國,也在沖擊人類舉辦奧運所追求的價值觀。而且可以肯定,還會有許多沖擊奧運的事情發生,我們要有心態上的准備。羅格說,他們曾擔心漢城奧運辦不了,最后不都辦成一屆很成功的奧運會嗎?要從歷史的眼光看,現在很難,但一切都會過去。

回顧現代奧運史,一帆風順無任何波折的奧運會少之又少,我們應當更平和更從容更開放去面對它,輕松一點,快樂一點,執著地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北京奧運差不了。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