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創業者的幸存者偏差


     無論是在創業還是做一個單純的產品設計時,我們都會采取借鑒他人的方式來解決當下遇到的問題。大多數人會根據存在即合理的原則,將市場上各種所謂之成功案例拼裝在一起,當他們把這看似完美的傑作推向市場時,卻發現這種東拼西湊不一定可以復制前人的成功。失敗多次后,有人竟總結出復制成功是一門玄學的結論。那么我們就此來剖析人性,來探討一下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

    首先,我舉一個很簡單,但是富有爭議的例子:就是中葯是否是一門玄學?認為中葯可以治病這一派人的觀點往往是“基於實踐觀察”的,他們身邊甚至包括他們自己確實有過被中葯治愈的經歷。對於反對派而已,他們毫不否認這點事實,但他們秉持的觀點是未治愈者與致死者是不會發聲的,所以他們堅持認為只有采取了隨機分組對照試驗的方法論才能稱之為科學。從統計學上講,我們講前者的認識偏差稱之為幸存者偏差。

    幸存者偏差最初源於二戰時期的一個故事。盟軍為了減少轟炸機在敵軍放空炮火下的損失,采取統計戰機不同部位的彈孔來決定加固戰機的哪些部位。經過統計轟炸后幸存返回飛機的數據,大家發現一個問題:飛機最致命的發動機和駕駛艙重點率竟然是最低的,而飛機其他部位彈孔又非常稀疏。也就是說只有墜毀了得飛機才具有真正的統計價值,但是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墜毀的飛機很難再被找回。

    往往幸存者偏差會在我們的主觀心理上作祟,由於人的行為與對事物的判斷本質也是一種主觀的對外界的統計而做出的結果,這種偏差也深深的影響了我們的行為判斷。這就好像在我們的印象中飛機經常發生空難,而事實上飛機是中非常安全的交通工具,只不過不出事情,電視上不會報道;我們總覺得地鐵人滿為患,但地鐵其實一直虧本運營,因為我們總是在人滿為患的時候才去擠地鐵;我們總覺得外國人都非常的有錢,因為乞丐沒有錢來中國讓你看見......你會發現很多我們眼中的事實在我們的主觀認識中出現了嚴重的偏差,這也就致使我們在借鑒所謂成功案例時,並沒有取得相應成功的原因。它真的“存在”么?它的確存在。它真的“合理”么?它未必合理。

    讓我們來回到那些真實的,所謂成功的案例上來。在移動互聯網的大潮中,“火”了app屢見不鮮,刨去微博、微信、淘寶這些處於第一梯隊的app之外,美團、滴滴出行、宜人貸這種從o2o、p2p等各種領域切入的app也都逐漸成為裝機必備。他們在移動互聯網的成功已然成為創業者眼中的典范。在年初資本過熱的時代,無論是初出茅廬的90后,還是久戰沙場的互聯網老兵都殺向了o2o、p2p等移動互聯網領域,以其融到的資本數目來標榜自己的成功,而一些成熟型的公司也跟風全盤移動互聯網化,就某房屋租賃公司而言,連簽訂租房合同也要在手機上完成。其中一個月抄一款app的公司不在少數,市場上大量同質化的app泛濫,就在這樣的一股浪潮中,我們會發現一種現象,初創公司能流行起來的app寥寥無幾,比較草根的幾個就如:格子課表、臉萌、禮物說來講,很多都是快速的興起,快速的沒落,更多的公司則停滯於A輪甚至是天使輪,與此同時,那些互聯網巨頭們卻像是真正的贏家,不斷的在各個領域里擴張,滲透更多的用戶,盤根錯節的划分勢力。

    以上的情況讓我想起一個宋鴻兵前幾天在《鴻觀》中講的例子,就是墨西哥這個國家在加入北美自由貿易協定20年之后的一個現狀,人們借鑒以往的自由貿易區的案例,想當然的認為,自由貿易勢必會帶來經濟上的高度繁榮,然而20年后的墨西哥在誕生了諸多富翁寡頭的背后是貧富差距的不斷加大和貧困人口的飛速增長,偷渡到美國的墨西哥人沒有減少,反而此類情況愈演愈烈。在這里,無論是宏觀的政策制定者,還是微觀的民眾都出現了幸存者偏差,他們都想當然的認為自由與繁榮之間有着正向的聯系。但其實我們真正應該加以考慮的核心問題是自由究竟為什么會帶來繁榮,哪些案例中自由帶來的是貧困、殺戮或者是戰爭呢?如今,互聯網創業問題也就在於此,抄襲並不是一種罪,就拿歷來“微創新”的鵝廠來說,一直是互聯網界的常青藤。中國有句俗話:“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會抄不會抄”,那么究竟什么是“會抄”?

    所謂“不會抄”,從哲學上講就是形而上學的看待事物,“存在即合理”中,我們往往把存在當做是一種表象來看待,就好像就很多產品經理在設計功能時,很表象的、形式化的就把功能借鑒過來,這就叫不會抄。像鵝廠提倡的“微創新”,本質依然在於創新,我曾多次強調,創新不是憑空發明一種世界上沒有的東西,而是基於現實考慮,基於前人的成果,最重要的是根據自身的條件與需求提供一種前所未有的解決方案。只有這樣的“微創新”才會被市場所接受。對於具有幸存者偏差的人來說,他們看到的往往是結果,所以他們主觀的統計結果,加以判斷,從而運用到自身的實踐中來。但真正所謂成功案例之所以能夠成功,是由於其發展的過程所決定的。也就是說,微信作為一款社交應用現在非常火,我也想做一個社交產品,我不能看到功能拿來就抄,我要研究是什么原因致使它存在這樣一個功能或者這樣一種設定,這是經過怎樣的利弊論證才最后應用到上面的,其背后的原因是否與我現在遇到的問題相同,是否適合我當前app所處的應用場景和市場環境,開發的成本又有多高。經過這樣一番論證之后,我才能決定是否放心大膽的對其進行微創新。任何微創新都要將自身的現狀與參照產品的現狀做合理化的比對,並基於一定自身的設計原則再下定結論

    我們在借鑒一款成功的范例時,同樣要做好風險的評估。他人的成功不意味着你不會面臨很高的風險,這不是優勝劣汰的天演論法則,而是只有適合才是真正合理的嚴肅探索。我們會經常聽到周圍很多人這樣講,創業頭幾次失敗很正常,失敗是成功之母嘛。創業界的新手不要以為前人的失敗都是因為過度的天馬行空的想象,他們其實也都是多次借鑒別人成功的經驗,但是依舊沒有取得相同的成就。有人甚至迷信於一定是模仿的不夠到位,其實不然,他們只是在模仿中丟失了自我,忘掉了初心,不知道什么成功的經驗是真正適合於自己的,總覺得別人的幸存就是真理,但其實成功很大程度上還在於概率上的僥幸。在雞湯泛濫的年代里,必須有人來潑潑冷水,很多人就是沒有做好足夠的風險評估,把自己的產品做成成功案例的大雜燴最后幽然而終的。俗話說,多大號的腳穿多大號的鞋,借鑒別人的時候,多去創業老兵那里問問他們走過的坑,多看看失敗的案例遠比每天在朋友圈里轉雞湯有意義的多,總會發現適合自己的鞋,才是最合適的鞋,這個風起雲涌的市場上,不是穿了大鞋把自己絆倒的,就是穿了小鞋之后痛只有自己知道的人。

    另外需要提到的就是,有些公司是屬於悶聲發大財的,就是它可能很成功,但是由於產品也許算是灰色鏈條,不足與外人道,大眾對他並不了解,並不在大家競相模仿之列。但並不意味着這些看似非幸存的案例上沒有你值得學習的東西,往往藍海和捷徑就在這些案例上體現。當然,我們沒有必要去刻意挖掘這些悶聲發大財的公司的存在。我個人總認為看待一切事物總要懷着敬畏之心,既不要對他們表示不屑,嗤之以鼻,也不要就對其刻意的過度解讀。總之,我們要讓我們的采樣更加接近市場的本質,才能做到分析的合理。

    總結,市場經濟終究是由資本驅動的,無論市場怎樣,最后都要歸結於市場博弈。最終小人物想要登上舞台,只能亂中取勝,霧里看花,冷靜的分析本質,合理的利用資源,不要搭空架子,解決實際問題,有機會多與你的投資人交流,他們看過失敗的案例比你吃過的鹽都多,統計分析的時候別忘了把這一大片死人也算上。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