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滅西夏


成吉思汗滅西夏

 

被毛主席稱為“一代天驕”的成吉思汗,史稱元太祖,善騎射,志武功,“深沉有大略,用兵如有神。”“成吉思汗”,蒙語意為“強有力的至高無上的君主”。他當國后,彎弓舞劍,騎掠征伐,掃盪中亞,蹂躪歐洲,建立起橫跨歐亞、震撼世界的游牧大帝國。這時,與蒙古汗國接壤的西夏自然就成為成吉思汗攻伐侵掠的目標。

公元1205年,鐵木真登上蒙古汗國的統治寶座,尊號成吉思汗。當年就以西夏接納他的仇人亦剌合未向蒙古通報為借口,親自率兵征討。這是一次試探性進攻。他們攻破吉里寨(今中衛縣),並縱兵對瓜州、沙州大肆虜掠一番就退兵了。西夏桓宗陷入了盲目之中,以為這是西夏力量強大的表現,便在這一年大赦天下,把首都興慶府改為“中興府”,意取大夏國從此中興。可是,剛過了一年,桓宗純佑就被鎮夷王安全發動的宮廷政變推翻了。安全自立為帝,是為襄宗。

公元1207年,成吉思汗借口西夏安全廢黜純佑沒有向他通報,又第二次發兵對西夏征討。安全急忙調集右廂各路兵馬,進行抵抗。蒙古軍由於戰線過長,糧草供應不能及時,只在兀刺海(亦作斡羅孩城,在今內蒙潮格旗南)逗留數月,不敢貿進,於第二年春天引兵而還。

公元1209年,經過一年的積極准備,成吉思汗親率大軍第三次征討西夏。這次軍出黑水城(今內蒙古額濟納旗東南),破兀剌海、克夷門(今賀蘭山三關口),直向中興府撲來。克夷門是西夏的軍事要地、中興府的門戶,“兩山對峙,中通一徑,懸絕不可登。”西夏在此有7萬駐軍。蒙古軍來,安全又急派大將嵬名令公率5萬大軍馳援。蒙古兵硬攻不下,設計誘擒守將嵬名令公,才攻破了克夷門。西夏失去了賀蘭山天塹,蒙古兵臨城下。安全親督將士登城守御。九月,中興府一帶天降大雨,黃河水瀑漲。成吉思汗派兵引黃河水灌城。西夏兵民淹死無數。安全派使者到金國求救,金國的不少大臣都說:“西夏要是亡了,蒙古必定要來加害於我。我們不如與西夏聯合起來,首尾夾攻……”但金國國主卻說:“讓敵人相攻,是我們的福氣。有什么可怕的!”便不出兵。到了十二月,黃河堤決口子,黃水倒灌進蒙古兵營,難以駐腳。成吉思汗眼看不能繼續呆下去了,便改硬攻為誘降,派兀刺海戰俘西夏將領西壁訛答,進入中興府招諭。安全登上城頭,與成吉思汗隔水相見,同意與蒙古和好,並把西夏公主察合嫁給成吉思汗。成吉思汗這才罷兵而還,並釋放了嵬名令公。這次圍城,使西夏元氣大喪。

公元1212年,西夏又一次發生了宮廷政變,齊國忠武王彥宗的兒子遵頊廢黜了安全,自立為帝,是為神宗。遵頊采取了更加依附蒙古汗國的政策,不斷對金國用兵,弄得兩敗俱傷,從而為成吉思汗滅金滅夏創造了條件。成吉思汗充分利用金、夏兩國矛盾,每次對金國伐戰,都要夏國應征出兵,結果弄得夏國“田野荒蕪,民生塗炭”、“耕織無時,財用並乏”。西夏實在承受不了,便有意拒絕蒙古汗國的征調。這下可惹惱了成吉思汗。公元1217年,成吉思汗第四次發兵征討西夏。這次是派木華黎帶隊。木華梨的騎兵渡過黃河,長驅直入,再次圍攻中興府。西夏神宗遵頊無力抵抗,便留太子德任在首都據守,而自己卻逃亡西涼。西涼就是靈州,即今吳忠。西夏時設興慶府、西平府(靈州)為東西二京,西京即西平府,又稱西涼。西夏再次向蒙古請降,蒙古這才罷兵。

面對蒙古汗國的大肆侵掠,太子德任以及大臣高良惠、蘇寅孫、梁德懿等分析認為:蒙古汗國是最主要、最危險的敵人,應該聯金抗蒙。但遵頊堅決反對,仍然命令德任帶兵進攻金國。德任不願看到夏國走上自我滅亡的道路,便乞求辭去太子位,出家為僧。遵頊一怒之下便廢了太子,並下令將他囚禁在靈州(今吳忠)。

雖然遵頊一味討好蒙古汗國,可成吉思汗對西夏國主遵頊越來越不滿意。公元1223年,他又指責遵頊不安於位,並令其引退。遵頊被逼無奈,只得禪位於次子德旺。德旺繼位,是為獻宗。他決心改變安全、遵頊所執行的附蒙侵金的國策,一方面采納丞相高良惠的建議,和金國重新修好;另一方面秘密派人聯絡漠北蒙古各部,共同抗擊成吉思汗。可惜事情敗泄,從而引發了又一次蒙夏戰爭。

公元1224年,成吉思汗派人第五次征討西夏。首先攻打銀州(今陝西米脂縣西北),夏兵戰死數萬。這時成吉思汗從西域勝利班師,途經沙州,對西夏形成包圍之勢。西夏在瀕臨危亡中再一次向金國求援,但金國已是自顧不暇,更無力派出援兵。德旺只好再次向成吉思汗請降。答應派太子作人質,並願出兵幫蒙古兵向西征討。成吉思汗這才揮師返回和林(今蒙古人民共和國烏蘭巴托西南)。

公元1226——1227年,成吉思汗以西夏不履行協議為由,第六次發兵征討西夏。這一次,成吉思汗不顧年老,也不顧長途遠征的疲勞,從后妃中挑選也遂妃伴駕親征。他的兩個兒子窩闊台、拖雷也隨行。只把另一個兒子察合台留下作為后援。成吉思汗分東西兩路對西夏形成鉗形攻勢。西路從西域向東進,東路則由成吉思汗親自率領,從漠北南下,攻黑水、兀刺海,直達賀蘭山。這時西夏國內大旱,民不聊生。成吉思汗軍隊長驅直入,沒遇到什么有力的抵抗。而西夏太上皇遵頊和獻宗德旺又驚又憂,先后而亡。德旺的侄兒睍繼位。可是,連年號還未來得及更改,成吉思汗就對他展開了猛烈的攻勢。睍只好派老將嵬名令公領兵出擊。嵬名令公率50萬大軍與成吉思汗軍隊在哈刺木----黃河平原上展開決戰。當時,黃河河面己經結冰,西夏軍隊從冰上向過沖。成吉思汗站在冰上,命令蒙古士兵用箭射西夏人的腳,不讓他們從冰上過來。西夏兵眾應弦而倒。作戰時雙方互相殺死了許多人。西夏兵死亡的人數是蒙古兵的10倍。這次決戰,西夏主力全軍覆沒。接着成吉思汗又開始圍攻靈州(今吳忠)。當時,被遵頊囚禁在靈州的德任以國家為重,親自率領靈州軍民奮力守城,但終因眾寡懸殊,又無后援,兵敗被殺。蒙古兵攻破靈州后,對全城軍民進行了血腥屠殺。靈州居民為了躲避蒙古軍的屠殺,就挖土掘石藏身,但能免禍的一百個里面沒有一二。當時的靈州城內和郊野,屍骨遍地,血流成河!接着,蒙古軍再次包圍了中興府。中興府被圍日久,眼看不能支撐,夏國主李睍(xian)便再次乞降。他攜帶着黃金佛像、金銀器皿,童男童女、弓、駱駝及其他禮品各為九數(“九”是蒙古人所尊崇的數字),親自求見。但成吉思汗閉門不出,只從門縫里朝外暗中一瞥。

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只留下一部分兵力圍困中興府,他自己帶領大隊人馬進攻積石州(今青海貴德縣)。六月,因天氣炎熱,成吉思汗移駐隆德,在六盤山避暑。但已身患重病。臨終前,他留下遺言:秘不發喪;要“滅絕西夏人之父母,以至子子孫孫”。蒙古軍遵循成吉思汗的遺囑,把西夏前來歸降的君臣全部殺掉。蒙古軍攻入中興府后,放火燒殺。《蒙古秘史》說:除了極少數工匠外,他們把西夏的百姓“像塵土似的消滅了”,中興府城“全部居民遭屠殺”,“將西夏的百姓斬草除根地都殺戮了”。加上當年中興府一帶發生大地震,整個寧夏平原變成了—片廢墟。西夏國不但從歷史上消失了,而且連他的人民、他的文化,也在一夜之間突然全部消失了。這就在中國歷史上造成了一個千古之謎:西夏的遺民、西夏的文化典籍都到哪里去了?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