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第十二回:廊前無心曲動人 場邊有意文偏心【林大帥作品】


(二) 第十二回:廊前無心曲動人 場邊有意文偏心

回到教室,見那氣氛殺,陳女先生立於案前,面帶怒容。劉鵬亦是站着,兩眼望那天花板上去了,林二只得硬着頭皮進去。忽聽見背后先生聲音:“本堂課自習”便往門外去了,林二便偷偷問同桌阿諸,原來劉鵬不過小事,與那先生頂嘴。林二便與阿四論那歐羅巴蹴球,便提那日美雲之事。阿四倒不在意,就嘟了一句:“還管我”就與林二商量與那哲理書院競賽之事。

其時文會院隊因隊長國仁故,與那忠門隊常有交接,且互有勝負。反那哲學,育青二旅,卻視為死敵,每每有群毆之憂。阿四道:“阿仁通知,周末便去。”林二口中不道,心下思量道:“這說好陪莉莉練琴,如今說這,教我怎地應他?”且上次缺席,眾人已露不滿之意,林二也是進退失據,頗感為難。有詞為證:    

平生性情,隨分好些少艾,沉醉戀宮商。雖是夢碎心猶在,兩眉川字紋路深。眼愈深,心漸硬,自嗟惻!幾番相憶徒增嘆,幾個相知更反目。淚書有何益!當初舊日豪情客,如今已沉煙酒潭。何曾忘,巨櫞筆,不辜負。    

卻說林二天性不喜熱鬧,在那書院內,不過每日蹴球看書,且奔忙於三四樓間。掐指一算那開學未足一月,每日與阿四建民一干人等,橫行院內,便常有人背后指點,覺那眼神並非善類。一日樓梯轉角,見二人死盯一陣,林二也是頗為疑惑。論理阿四已是書院名人,自己未曾露臉,反遭人厭惡?阿四喝那汽水笑道:“忘了阿清發飆那晚?”方想起莉莉已入學高中,那幾人名頭已在阿四,郭姑娘之上。自此林二每日不過更為收斂,時時警覺。

一日與謝宋二人場邊閑聊,是時松江文人余姓秋雨者文章頗熱。如阿四案頭便擺《文化苦旅》,那宋姑娘平日里更喜文章,且文化課不讓他人。平日不過請教林二些文章,林二見莉莉面前,須得用力賣弄。今日也不例外,卻說宋姑娘見那余氏文化散文,不免心醉。偏偏林二讀那余傑文章《余耄,何不懺悔》,知那老余,太祖年間舊事。便向宋道:“何不看着黃仁宇?”卻見宋姑娘罕見噘嘴,轉頭不語。莉莉向那林二努了努鼻子道:“人家看很用功的,這樣說”,林二自知話有閃失,便吐舌一笑,不敢言語。

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篇:第十二回:廊前無心曲動人 場邊有意文偏心

下一篇: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