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令行 是否應該壽終正寢?


命令行界面(簡稱CLI)的確有自己的存在價值,Mobile Rapter網站博主Roberto Lim坦言,“不過沒有任何一種面向普通用戶市場的技術必須通過CLI才能實現;換言之,大家可以把它當作后備方案,也可以直接把它扔進歷史的垃圾堆。”但話說回來,保留CLI就等於在遭遇故障時為IT人士或技術支持團隊准備了一套實用工具。

AD:


【51CTO外電頭條】命令行界面(簡稱CLI)的確有自己的存在價值,Mobile Rapter網站博主Roberto Lim坦言,“不過沒有任何一種面向普通用戶市場的技術必須通過CLI才能實現;換言之,大家可以把它當作后備方案,也可以直接把它扔進歷史的垃圾堆。”但話說回來,保留CLI就等於在遭遇故障時為IT人士或技術支持團隊准備了一套實用工具。

其實在Linux博客圈里很多話題都是辯了再辯、噴了再噴,已經跟冷卻用的循環水一樣沒營養甚至討人厭了——就連所謂“年度討論”也開始逐漸失去吸引力。

然而一項極具話題性的內容卻常常被大家所忽視,這就是命令行的各種局限——在如今這個GUI橫行的時代,它還能繼續生存並有所作為嗎?

沒錯,大家的熱情再一次被調動起來——新一輪對噴開始啦!

穩定可靠還是暴躁易怒?

“命令行到底算不算是暴躁易怒的老古董?”自打TuxRadar把這個話題拋出來進行無記名投票之后,無數技術人就此展開熱鬧討論,爭執之聲至今仍未停歇。

那么大家怎么看?命令行界面已經失去了實際價值?或者仍然是一款值得依賴的老工具?

作為Linux用戶,同志們的討論熱情紅火到令人意外。

要美觀還是要強力

“命令行絕對屬於暴躁易怒的老古董,”Google+博主Linux Rants認為。“時至今日,它仍然在單薄的外殼下蘊藏着任何一款GUI都無法容納的強大力量與功能特質。”

我承認“GUI水汪汪的大眼睛確實能給用戶帶來美好的使用體驗,”Linux Rants贊揚道。“圖形化使得計算機對缺乏相關技能的用戶而言更易於使用,而且這個群體對於計算機到底發生了什么也不感興趣;然而GUI僅僅能夠提供命令行全部發揮空間中的一小部分。這基本上類似於普通人跟健次郎間的區別。”

GUI的處理速度也明顯更慢一些,他補充道。“就拿從同一個文件夾中區分兩類文件這種簡單任務為例,命令行只需‘mkdir GIF;mkdir JPG;mv *.gif ./GIF;mv *.jpg ./JPG’就能搞定,前后大概五秒鍾。那么在美觀可愛的GUI中,這個過程需要多久?”

CLI萬壽無疆

事實上,“我是遇到過高人,給我演示了如何通過構建一條for-next循環來在GUI中實現這種文件歸類任務的,”Hyperlogos博主Martin Espinoza也表示贊同。“在那之前,我一直都沒找到好的解決辦法。”

“文件管理器中漂亮的重命名選項根本無法幫助我們通過xargs,sed,tr等等實現一款程序作用於另一款程序輸出結果的目標。而在我們僅僅需要輪子就能解決問題時,GUI往往把推土機都搬出來了——這根本就毫無道理,”Espinoza補充稱。

CLI距離消亡還早着呢,而且在復雜任務處理方面沒有什么能取代它的位置,”Slashdot博主Gerhard Mack表示附議。“甚至微軟自己也意識到這一點,並在過去幾年中開始嘗試為服務器系統添加了更完善的命令行方案。”

完成工作的正確工具

另一位Slashdot博主Chris Travers曾經參與過LedgerSMB項目,他也表示深有同感。

“要說GUI會淘汰掉CLI,就好像說文字處理工具會淘汰掉Emacs或者VIM一樣,”Travers指出。“這兩種東西根本就是不同定位下的不同工具。”

Travers認為二者最大的區別在於信息密度並不對等。

“GUI在向用戶傳遞信息方面表現出色,但並不善於從用戶那里接收密集信息,”他解釋道。“CLI的表現相對平均,雖然不能像GUI那樣直觀地將大量信息反饋給用戶,卻擅長接受來自用戶的指令。”

按鍵原則

舉個例子,“想象我們要通過多少次鼠標點擊及鍵盤操作才能向GUI下達‘下載download file.txt文件到我的文件夾中,並將其重命名為myfile2.txt’這樣一條ftp指令,”他指出。“我親自做過測試,最少要點擊八次以上才能完成。”

而在命令行ftp工具的幫助下,情況則完全不同。“大家只需要輸入:get file.txt myfolder/myfile2.txt,”他認為“這明顯簡單得多,而且輸入內容也更符合人類的邏輯思維。”

因此,“雖然GUI能夠為包括系統管理員任務在內的許多日常操作提供良好的工具,”Travers總結道,“但很多時候敲擊鍵盤仍然是向計算機表達需要的最佳方式。”

“正如利用elinks(一款只支持純文本的終端處理器)上網令人抓狂那樣,利用GUI管理計算機在很多時候同樣叫人難以忍受,”他說。

只為極客打造

Roberto Lim,Mobile Raptor上的一位律師兼博主卻持反對意見。

“使用命令行會令人產生一種優越感,所以我明白自己的言論一定會引發大家的爭議,”Lim在與Linux Girl交談時稱。“但我還是得說,我每次使用命令行都得翻查一本指導手冊,而且根本不明白自己所輸入的內容是什么意思。”

Lim承認命令行界面有它擅長的用途,“不過沒有任何一種面向普通用戶市場的技術必須通過CLI才能實現;換言之,大家可以把它當作后備方案,也可以直接把它扔進歷史的垃圾堆。”

“但話說回來,保留CLI就等於在遭遇故障時為IT人士或技術支持團隊准備了一套實用工具,”他表示。

換句話說,“這就像通過gedit來創建網站,”Lim總結道。“沒錯,這很酷。但時代已經不同了,誰真的願意輸入‘<p>’而不是直接按‘回車’鍵?”

所以,“先不說命令行到底算不算是暴躁易怒的老古董,事實上普通用戶中有很多人壓根不知道它的存在,”他補充道。

OS當不了桌面OS

Slashdot博主Hairyfeet則拋出一個更為強勢的觀點。

“對對對!”野生的Hairyfeet君加入了討論。“使用CLI只出於兩個理由——重復與腳本——但我們在使用台式機或筆記本進行工作時其實很少需要編寫腳本或者大量重復單一操作?幾乎沒有,這也正是我的核心觀點——CLI能夠在Linux上大展拳腳,那是因為Linux主要以服務器操作系統的形式存在,而非一般的桌面系統。

總結:“如果大家認為Linux系統已經准備好登陸個人設備,那么請接受我的挑戰,”Hairyfeet表示。“咱們來做個實驗,選擇任意一款Linux發行版、卸載掉其中的CLI並堅持使用一年,看看能不能讓它們像其它主流現代系統那樣順利工作。”

“遺憾的是,我懷疑大家根本找不到一款能夠在缺乏Bash或其它shell的情況下正常啟動的Linux發行版,”他估計稱。“命令行已經成為Linux系統的拐杖,沒有了它這個看似繁榮的系統家族將毫無立足的能力。”

某些用戶眼中的無價之寶

然而爭論到這里還遠沒有結束。

“BASH命令與腳本是系統管理員們的好幫手,”博主Robert Pogson指出。“只是很少有普通用戶需要跟它打交道。”

也就是說,“它們雖然有些暴躁且難以駕馭,但在實際工作中的表現仍然可圈可點,”Pogson認為。“我能夠通過輸入一行命令來檢查每台設備連入網絡的時間、更新軟件甚至是向特定PC列表中添加特定應用等等。”

“這簡直是無價之寶,”他補充稱。“黃金和鑽石也都是老物了,但它們的價值誰也不能否認。”

Linux的通用語

事實上,“我發現腳本與命令的最大價值在於其橫跨數百種GNU/Linux發行版的通用性,沒有它們的幫助系統管理員根本不可能順利上手這么多種系統版本,”Pogson指出。“對於新手系統管理員或遠程PC管理工作這種通用性也同樣重要。”

因此,“我喜歡把命令行稱為GNU/Linux的通用語,它能夠涵蓋安裝在所有PC機上的任何發行版,”他告訴我們。“有了命令行,用 Debian的家伙也能給用紅帽的用戶以幫助,同理,GNOME與Xfce之間也再無不可逾越的障礙。”

“那用XP的家伙能幫上用Win 7的用戶嗎?”Pogson補充道。“也許行,也許不行。那Debian Sarge用戶能搞定Debian Squeeze的問題嗎?絕對沒問題。命令行是恆定不變的,在GNU/Linux領域,它是一種團結力量的象征,把各種發行版緊密聯系在一起。”

原文地址:It Time for the Command Line to Ride Into the Sunset?

 
【責任編輯: 張浩 TEL:(010)68476606】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