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客人”之開篇


“一會我們要帶幾位客人來,你們要小心接待。閉店,不要接待別的顧客了。”一位老客戶的司機打來電話說。

一如慣例,按照約好的時間,店員們關閉店門,准備迎接高級客戶。這段時間內,如果有老客戶電話預約,他們會請對方稍稍提前或者推后一會兒;如果是普通客人溜達過來,他們會直接告訴對方:“對不起,我們暫不營業。”

這是位於北京建外大街國際俱樂部的高端男裝品牌STEFANO RICCI店面。這個意大利品牌被稱為“男裝中的勞斯萊斯”,從西服、大衣到一條領帶,都可以量身定制。

雖然從不做廣告,但它的客戶包括克林頓、布什、湯姆·克魯斯等眾多全球要人。雖然在北京僅有一家低調的門店,有時一整天沒有一個顧客上門,但僅一天的流水進賬就可以達到近百萬。

“知道LV的人不一定知道我們,但知道我們的人一定知道所有的大牌。”Pink說。她曾是這家店的店員。

約定時間到,在幾位私人保鏢的陪同下,三、四個衣着朴素的亞洲人走進店里。像往常一樣,店員們為老顧客的客人量身定制了幾套服裝。

店員們並不知道這幾位客人的身份。但不久后,他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了其中一位:新當選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

男人

“小張,你到我房間來一趟,我的衣服得整整,太多了。”掛了老客戶的電話,Sean立刻從店里趕到客戶長期下榻的酒店。他三十出頭,是意大利男裝Canali在北京一家門店的店長,在奢侈品男裝行業已經從業十年。

打電話給他的老顧客是一位私企老板。熟客把店員叫去自己家里,有時是為了給他“請來的幾位領導量一下,配一身”;也有的時候是幫他“看看衣服怎么搭,明天出差帶哪件”。

這一次,這位老板嘩啦一下拉開櫃門,請他把不合適、過時的、舊了的褲子拿去改改,給他的司機穿。另外,“再送一批新款過來給我補上。”

Sean瘦、高、平頭,穿上西服非常有型,這是高級男裝品牌從業者的標准形象。穩重,有范兒,才能跟目標顧客拉近距離。

買大牌男裝的男人,要么從商,要么從政,前者講究,后者低調。在商人客戶中,盡管真正有品位的客人越來越多,但愛給自己買正裝的通常還是外地老板,他們在意服裝檔次,遠遠多於卻不在意服裝本身。

有一位客人喜歡穿特大號的褲子,每次到店里都會把所有特大號的褲子全部買走。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褲子,也不知道哪款有哪款沒有。以至於店員不得不提醒他:“這條褲子您上次已經買過了。”

另一位客人,一定要買大一號的褲子,然后要求店員在褲腰上兩邊揪起來一點兒,用縫紉機軋兩道線。店員說他們可以改得更專業些,但客人拒絕了,“軋一下,這不是挺好么?”

還有一位客人,看中一條一萬多塊的鱷魚皮皮帶,但它的扣眼是鎖死的,不符合客人的腰圍。

“你給我把剪子,把前面剪一截。”客人說。  “這么貴的東西,我們可不能隨便剪。您另挑一款吧。”Sean說。

客人二話不說拿過剪子,咔咔咔把皮帶剪掉一截,里面的白瓤兒露了出來。客人像做手工一樣,仔仔細細用剪子修理斷口,把齜出來的碎沫兒修平。

但總不能讓客人就這么扎着自家品牌出門。店員沒辦法,只好開車帶客人找到一個修鞋攤,請鞋匠在剪口處上了一層黑釉。

“許多中國顧客並不真正了解奢侈品。LV有款鞋,全球只有兩個人會做,都在意大利,純手工制作,一年只出幾十雙,只有旗艦店才會拿到一兩雙。有個中國客戶花一萬多塊買了,穿去工地,幾天就壞掉了。這位顧客很憤怒,一萬多的鞋,怎么那么不結實?”孫洋說。他畢業於北京大學外語學院,曾是北京LV的店員。

“還有一個中年客人,在打烊時間入店,我跟他說已經關門了,他拿着一個LV錢包砸店門玻璃,猛地將門往里推,把我推倒在地。”孫洋說,“他就是想在我們開業第一天買到東西。當然,他買到了。”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