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鏘兩聲金鐵交鳴


藍神老祖也沒料到這群正道人事會忽然出手,他久居南極光亮境中的於丈冰層之下,乃是海外散修高手中最神秘的一個,世人都不知其來歷,也不知他是什么道法手腕,也是活該他今天衰神附體,霉運當頭,獨自一人,乾機這群昆老道無真老尼俱都是什么好鳥,無真老尼也算得上是海外的頂尖高手,四十多少人湊合一人,又是偷襲,那藍神老祖不被轟殺,也算是異數了。

看見本人三十幾人聯手的法術飛劍竟然只轟掉了藍神老祖半邊元體,那鮮血五臟皆是詭異的藍色,饒是一干老道心智動搖,見多識廣,也不禁得楞了一楞。

藍神老祖受此重創,有張長長的馬臉扭曲猙獰,厲聲尖叫起來:“無真老賊尼,老祖今天要你們死阿!吃了你們的魂魄!”

這妖孽,逝世到臨頭還說大話,昆侖道友!趕緊下手把妖孽的元體全部毀去,叫它形神俱滅,再也不能迫害世間!”無真老尼手訣連翻,指揮着那兩極玄磁瓶中的白氣和二十四口藍汪汪的飛刀纏斗。

這道白氣乃是寶瓶中的兩極玄磁,一應金鐵法寶飛劍遇到,都要吸附到寶瓶之內,就算是功力高深之輩,也只能委曲操控自己的飛劍抵抗玄磁的吸力,御使起來要比平時艱苦十倍,藍神老祖正是因而吃了大虧,不然也不會讓昆侖一干老道轟破了護身藍霧,毀掉半邊元體。

無真老尼一開端就看見藍神老祖祭起這二十四口藍色飛刀。便知道不是凡品,動了收取的心理。

聽得無真老尼一叫,一幫昆侖老道與幾個尼姑都回過神來,各自念動咒印。預備出威力最大地法術,這藍神老祖切實是強大了一些,這么多人的聯手攻打都沒有能將他轟殺,尤其是鮮血內臟都是藍汪汪一片,馬面人身,眾人都覺得無比的詭異,一種極其不舒暢的感覺盪漾在心頭,都想一下除掉這個怪物。

藍神老祖尖叫連連,攝魂魔音從口中噴出,元體受了重創。自己辛勞修煉地二十四口天惡藍刀又被兩極玄磁吸住,運行凝滯。眼看那幫老道的法術就要轟擊過來,身邊還有幾口飛劍在朝自己亂刺,藍神老祖慌手慌腳,身形連閃,連帶着內臟大腸都晃動起來,藍色的血液向四周飛灑,幸好那仙府開光。方圓百里的海水全部被一股無形的力道隔開,要不然在水壓之下,就算藍神老祖再大的神通也要飲恨當場。

攝魂魔音一出,幾個指揮飛劍刺殺藍神老祖好叫他騰不出手來的昆侖老道被魔音中聽,登時元神受激,心魔蠢蠢欲動,都是暗叫一聲不好,各自運起神念封住六識,免得魔音再度入體。手上的飛劍也就緩了一緩,終於讓藍神老祖緩過了一口吻。

幸好仍是藍神老祖受了重傷,攝魂魔音又是匆促而。威力下降了一大半,然就非要叫幾個化神后期的老道吃個小虧。

“不好!”無真老尼一聲梵唱,震散了攝魂魔音,見藍神老祖緩過氣來,暗叫一聲,她倒是怕藍神老祖的回擊,只是怕藍神老祖突然逃跑,那以后必定要來報復,自己固然不懼,然而也要增加許多麻煩。

乾機老道和她地主意也是個別無二,他昆侖可沒有無真老尼這等高手支持門面,要是讓藍神老祖脫逃,自己昆侖可就永無寧日了,尤其還有蜀山那等門派在那里虎視耽耽,乾機老道心里立刻驚出了一身冷汗,他自身就是返虛高手,加上有煉化了兩顆舍利,也踏入了高手的行列,藍神老祖地攝魂魔音對他后果不大。

乾機老道口誦真言,從懷里取出一根樹叉狀的法寶,長約三寸八分,比針粗些,形如樹枝,上面有九個分叉,亮晶晶直烏光,偏偏又給人一種骨制的感覺,隱隱有血腥味散而出,一看就是邪門法寶。看了看四周一幫老道,乾機現沒有人留神到他的舉動,便把那法寶對准藍神老祖,口叫一聲:寶貝化為一道極細的烏光朝藍神老祖無聲息的刺了從前。

藍神老祖受了重傷,好不輕易出攝魂魔音爭得了幾分自動權,連連催動真元驅使二十四口天惡藍刀,想掙拖兩極玄磁的約束,而后逃走,等恢復了元體,再上門尋仇,至於仙府開光之事,就顧不了那么多了,先保住生命要緊。

藍神老祖緩得一緩法訣一指,二十四口天惡藍刀威力頓時大增,藍光如疾電,幾分幾合,便把兩極玄磁地白光斬斷,還未等白光再度環繞上來,藍神老祖一聲厲吼,大蓬藍霧又憑空涌起,把自己半邊元體包裹在內,暴風刮起,就要架風飛遁。

也該是藍神老祖今天凶神罩頂,乾機老道惡毒無比,藍霧剛涌起,那法寶所化的烏光就射了進去,隨后藍霧邊包裹了起來,眾修士之聽得一聲慘叫,然后就轟隆炸雷之聲連連,宛如憑空打了幾個霹靂,震得空氣都嗡嗡作響。

乾機老道見自己的法寶湊到效果,心中大喜,他這烏鴆刺歹毒異常,里面蘊淋有玄都陰雷,只有打入人體,就會爆炸開來,任你道法如何精深,肉身如何凝練,都禁受住,只有元神飛逃。

乾機老道架起遁光,飛里扣了一件網兜狀的法寶,只有巴掌大小,污穢不堪,上面好象有少凝聚了的血跡污塊,又是一件邪門法寶。心中有一番狠毒的動機,藍神老祖這般壯大的人,元神定然非同小可,自己這七煞修羅網是一件邪門法寶,專門污穢收取元神,只要等那藍神老祖的元神一出來,就收入網中。

飛遁之時,乾機老道揚手就是一片密麻的紫色雷火,掩飾住眾人地視線,好便利收取元神,任你再強盛的修士妖怪,被轟掉了元體,剛飛遁出來的元神那是十分地弱小,沒有一點抵御才能,乾機老道自信收取當前用秘法煉化,便可得到藍神老祖的全體修為,到時候……乾機老道想到此處,心里面樂不可支。

眾人見乾機老道沖了出去,揚手就是一連串的紫府仙雷,都認為是乾機老道的法術厲害,只有無真老尼眉頭一皺,心里隱隱感到有點詭異,但又說不出是什么,那乾機老道的烏鴆刺隱秘異樣,無真老尼又在御使兩極玄磁氣收取天惡藍刀,哪里現得了。

白色的兩極玄磁氣一翻一纏,就把要跟着藍神老祖飛遁的天惡藍刀吸住,天惡藍刀失去了真元的御使,哪里還能招架得住,一口口6續被收入瓶中。

“奇異!明明是二十四口飛刀!怎么收到瓶中就只有二十三口,還有一口哪里去了?”無真老尼收了天惡藍刀,心中嘀咕,突然一驚,連忙叫喊起來:“乾機道友警惕,那妖孽還有反撲!”

藍霧霎時被玄都陰雷炸散,乾機老道稱雷火擋住了眾人的視線,便把〈修羅七煞網祭起,在空中順風一晃,腥風刮起,化為半丈方圓大小的一張漁網,劈頭蓋腦的朝還未完整散開的藍霧罩下。

突聽得無真老尼的叫嚷,心中一緊,乾機也是南征北戰的人物,只是一時被貪念蒙蔽了心智,感到不到危險,無真老尼那叫喊聲中特有的佛力梵唱動聽,乾機老道從貪念中蘇醒過來,也顧不得收取元神,就地一閃,噴出一口晶瑩的飛劍,往背地一撩。

鏘鏘兩聲金鐵交鳴,一道藍光疾如閃電,對那飛劍一繞,飛劍便斷成兩截,掉落地面,藍光余勢不衰,朝乾機老道腰間斬來。

見那藍光來得如斯凶悍,乾機老道不敢怠慢,又放出三口飛劍迎頭敵住那藍光,兩方交纏,藍光現出原型,恰是還未收取的一把天惡藍刀。

乾機老道微微松了一口氣,心里卻絲絕不敢放松,只是轉過身來,念動咒語,想乘雷火紫光沒有消散,趕快收取藍神老祖的元神,以免眾師兄弟看出端倪。

砰!一聲巨響,乾機老道那修羅七煞網一懲,寸寸斷裂,化為一絲絲黑氣消失無蹤,乾機老道也連退三步,見寶貝被人破去,曉得不好,立刻籌備逃回陣中,再做盤算。

還未等乾機老道架起遁光,一根長五尺,粗如兒臂,上面綁滿了白色布條的哭喪棒從藍霧中沖出,藍霧也凝固起來,聚成一個高大的人形,有三丈來高,馬面人身,跟方才的藍神老祖有幾分類似,只是體形大了很多。

哭喪棒一出,一片厲鬼嚎哭的聲音響起,奪人心神,就連乾機老道都操縱不住,元神跳動,腦筋一個暈,又是三聲金鐵交鳴,天惡藍刀斬斷了那三口飛劍,疾飛過來,朝乾機后背捅下。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