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開發者社區發起人劉敬韜:不偏離自己想做的就好


劉敬韜,青少年開發者社區http://adc-cn.org/發起人,舉辦過第一屆青少年開發者大會和第二屆青少年開發者大會。喜歡Web標准和計算機視覺應用,樂於參加各種 Web 標准項目。高中時他跟字幕組做國外公開課的翻譯,在《環球科學》兼職,在 W3C 的 HTML5 興趣小組貢獻文檔翻譯。高中畢業后,他在Opera北京度過了自己第一個Gap Year,參與了Sphinx HTML5 Game Engine等項目,現在他計划了第二個間隔年,在深圳做自己喜歡的事。

圖片描述

你從什么時候開始編程?

15 歲那年暑假碰巧沒什么事情,父親讓我嘗試幫他做些 LAMP 方面的工作,接觸到了 CentOS,然后就開始借助 Google 自學,逛英文社區,當時還建過一套 wiki 嘗試做 knowledge base 來整合所有翻過的計算機詞條和有用的文章。自己在編程方面一直最感興趣的還是計算機視覺,譬如人像識別和圖像搜索,最初是因為中學在社團折騰的時候,看到 Thrun 教授在 05 年 DARPA Grand Challenge 后給 Stanley 無人駕駛車寫的那篇論文,當時就覺得這是個很神奇的領域。

編程對你來說意味着什么?

我覺得編程是一個能幫助人更快完成目標任務的工具,實現以前僅僅停留在概念上的項目。比如藝術學生會借助 Processing 演示項目,學統計的學生會用 R 畫出豐富的可視化數據圖,有時也會因為生活中的某個小問題來寫個應用來解決。去年我翻譯過一部名為 "What Most School Don't Teach" 的視頻,很多大公司的創始人都出鏡和大家表達自己對於編程看法,其中 Will.I.Am 說他也在學習編程,還提到“Great coders are today's rockstars”(優秀的程序員是今天的搖滾巨星),Valve 的創始人還說“擁有編程能力就像是現在的人擁有魔法”,況且隨着現在越來越方便入門者上手的工具,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去學的理由。對自己來說,在編程的基礎上去應用不同領域的項目是最有趣的事情,能夠產生很多新穎的東西,甚至是新的領域,生物計算,或是 Generative Art。

為什么要發起青少年開發者社區?

起初的想法很簡單,因為當時看到有很多針對從業人士的開發者社區,但並沒有一個針對對這方面感興趣的學生的線下平台,加上多數的校內社團並沒有很好的線下資源提供給學生讓他們接觸這方面的知識,於是就有了建一個針對學生開發者(大概范圍是上大學以前的在校學生,或是 homeschool)社區的想法。當時的想法是線上把資源整合在一個平台上(類似 hackernews 或 layervault 但非新聞內容),線下組織 meetup 和 workshop 活動讓來自不同地方的學生開發者相互認識,找到合適的人一起做可能以興趣為基礎的項目,邀請技術專家共同交流,聽他們針對學生開發者的主題分享。我覺得這是件很有意義的事。

高考對你來說是不是一種壓力?周圍的人(父母和老師)有沒有認為課余活動會影響學習?

算是吧,不過我從高二下學期就沒怎么上課,所以也就不在這個群體里啦。高一的時候在網上找到字幕組和別人共同翻譯國外公開課的視頻,通過電郵交流認識了 MIT 線性代數課程的講師 Prof. Strang,經過幾個星期的頻繁交流后他願意為我提供一份推薦,那時根據自己情況,和家里人商量了一段時間后就開始准備出國讀書的事,隨即就跟學校申請離班學習,剩下的時間要么是在學校找沒人或人少的地方自習,要么在家里,作息也很正常。當時就有很多同學和老師支持我做的這件事,也是這個時候才有時間做社區。

青少年開發者社區參與人數有多少?這些年輕的開發者是否面臨升學壓力?如何平衡?

到現在參與的學生線上基本都在 QQ 群,包括大概 100 多個學生和邀請的顧問。其余的交流就是線下活動,每次活動大概在 20 人左右的樣子,分享的內容也在慢慢地改進。之后會做一個線上的討論區,慢慢增加些以學生開發者為主題的功能或版塊。

國內對這方面感興趣的學生多多少少都會有來自學校和家長的壓力,當然還有升學壓力,所以對於高考,大部分的學生會暫時放下自己的事,等結束后再做;另一部分學生會選擇參加信息學競賽,成績優秀的能夠獲得保送名額;還有就是國際班和 homeschool 的學生,因為這兩個群體都有相對充足的時間,所以或多或少都能在學生時代做出些有意思的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不同的道路怎么走只要自己盡力了就好。

社區活動中有哪些會員或非會員讓你印象深刻?

Twitter 上有一群對計算機充滿熱情的學生,活躍的中學生頗多。剛開始籌辦活動的時候就找身邊的資源逐個認識,當然深圳的居多。比如有一位國際班的學生從初中就在開發 iOS 應用,高三那年拿了 Apple WWDC 的 scholarship;有來自廣州的中學生在 GitHub 上寫了個有很多行業人士關注的 Node.js 開發框架;有高中就已經是 Wikipedia 中文社群的管理員;還有因為學校飯堂飯菜實在不行就開玩笑地時不時拿 NFC hack 自己的飯卡。各種不同方面都有特長的學生開發者,Hacker 也好,Developer 也好,都是基於濃厚興趣的體現。

創辦維護社區的過程中有過什么樣的困難?

一個還是資金吧,特別幸運的是一開始跟學校提出資金申請后,上層覺得對學生們很有意義就給了我們一筆錢進行初期的籌辦。不過慢慢地到了第二年舉辦的活動,一些報銷和場地租用就成了問題。

另外就是社區管理,因為自己時間安排很差就沒有提供很多幫助,團隊成員在策划時難免出現偏差,前面兩次活動(大會)都沒有把控好內容和安排問題,出現了不太靠譜的內容,讓大家也很尷尬。到了后來(包括現在)就開始向一些活動策划團隊請教,找到合適的方法來體現這個社區的特點。比如讓學生開發者分享自己的項目,開一個小 workshop 和邀請的顧問們討論,都很有意思,慢慢地發展不同地點的 meetup,找靠譜的人分享內容,我們現在也正在逐漸完善的過程中。

最后想說,我一開始最擔心的是顧問邀請方面,但並沒有遇上很多的困難,那時用微博私信和電郵邀請,大多數人都回復了並且很願意參與作為演講嘉賓。當時邀請過來自 Opera 的呂康豪先生,一開始是希望找他作為嘉賓在活動上分享關於如何參與到 W3C 興趣小組中並貢獻,最后他不但願意為我們最開始的網站建設提供幫助,還在籌辦的時候給予社區資金捐助。后來雖然因為社區活動的時間和另外一場技術會議有沖突,但是他還專門錄制了一段分享(演講)視頻。很感謝他對我的信任和對我做這件事的支持。

社區對你來說最大的意義是什么?對於其他青少年開發者來說,你認為他們從社區得到的最大收獲是什么?

人際圈真的很重要,無論是哪個社區,都可以認識到很多有意思的人。對這個社區的學生來說,這就是一個能和各種各樣厲害的人交流的機會,技術專家也好,同齡人也好,都會產生很有意義的經歷。同時社區還會提供針對學生開發者的分享,和現在正在策划的圓桌討論和 workshop(形式類似 Google 之前舉辦過的一個 Code-in 活動,大概就是讓邀請的專家帶學生開發者認識開源項目,學生找一個議題,中間和負責該議題的老師郵件或者 IRC 交流,提交合格的代碼或文檔以完成議題,最后看誰完成得最多來排名)。社區對我最大的意義就是幫助很多學生開發者聚在一起,讓我在這期間認識了很多不同行業的有意思的人,他們擁有的不同資源和技能都能帶動社區和學生開發者的發展。

你認為教育的意義是什么?

我覺得至少現在自己不能(完整地)表述出來,愛因斯坦在Ideas and Opinions里說:

The most important method of education accordingly always has consisted of that in which the pupil was urged to actual performance.

所以可能,我覺得興趣和學習驅動力的持久度是開始,接下來的發展/實踐才是需要“教育”行使的地方,不過多數的中學老師卻很少發揮這個作用,以至於可能會扼制到學生的興趣發展。最后提一句
@byvoid 之前在 twitter 上說的:

現代教育起源於普魯士德國工業革命時代生產普通技能工人的批量化方法,目的是讓稀缺的教育資源能夠儘可能覆蓋到多的人,因此發明了在學校教室由老師授課的方法。而現在教育已經不是什麼稀缺資源了,幾乎所有人都能廉價地從書本、網絡獲取大量的知識,普魯士的教育模式已經過時了。

你參與過哪些有趣的項目?

我參與過最有趣的就是各種 Web 標准項目,這是我這兩年來最感興趣的技術主題,也是我最初了解社群發展的一個渠道。比如了解 Mozilla 的人會發現他們的開發者網絡很開放,在這個工程師主導的社群里,任何開發者都可以提 bug,並且有機會提交自己的 patch。這樣你打完 patch,全世界用這個軟件的人都會運行你的代碼,這真是會讓「虛榮心暴增」啊!

我最開始是在 W3C 的 HTML5 興趣小組貢獻文檔翻譯,訂閱 www-style 和 es-discuss 的郵件組,以及在 IRC 上的聊天。后來我通過去年的 TTWF 開始寫 CSS 測試案例,了解到很多有趣的 hacks。我覺得特別幸運的是,那時候參加了深圳站活動正巧碰上 W3C 的 TPAC 年會,基本上參與到 W3C 標准的所有 Web 技術專家都到場了,我還在沙發上和 Tim Berners-Lee 先生有過幾分鍾的小聊。Web 作為一個開放平台,大家都有平等的機會為當前的體系作貢獻,甚至還有機會在郵件組里和語言的發明人交流。

目前在做什么?對未來有什么樣的打算?

去年是我的第一個 gap year,在 Opera 公司度過了很有意義的 8 個月的實習期,碰到了很多特別優秀和有趣的同事。回深圳后自己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思考,打算另起一次間隔年,現在在 Knewone 深圳工作,期間做些適合自己的 remote work,攝影項目和 pro bono。接下來會向 EECS 方向申請,希望快點在 MIT 聽到給予我推薦的 Strang 教授的線代課(哈哈)。對於將來的選擇,未來四年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變化,不偏離自己想做的就好了。


更多精彩,加入圖靈訪談微信!

圖片描述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