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一個程序員,成天寫代碼,后來,他屎了。。。



每天你都有機會和很多人擦身而過,而你或者對他們一無所知,不過也許有一天他會變成你的朋友或是知己……

先來看看老王和他的IT界朋友們吧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這里寫圖片描述

p.s 經常有人問我,老王,你明明可以穿的挺帥,為什么總是穿的很隨意呢?

其實道理很簡單,我是做技術活的,打扮太好人家會以為我技術不行。


從前有一個程序員,成天寫代碼,后來,他屎了

1.一門可以靠手藝混飯的專業
你好,非常榮幸能夠步入改變世界的軟件開發行業,接下來我們聊點正經的。回首近7-8年來的時光,發現自己可能將要走向程序員這條道路的時候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高考完填寫志願,那時候分數所迫,二本學校的好專業都上不了,我就想有什么專業是可以不靠學校名聲而靠自己努力成就一番霸業的?思來想去選擇了–計算機,作為第二志願。。。顯然那時候會計這個專業更火一些。

入學一年以后我有了自己第一台筆記本電腦,然而第一個裝上的應用程序居然就是魔獸爭霸之冰封王座,后來我們的基本修養是從練習打字,office軟件開始,我是有點不屑於這樣很low的東西,然而這些都是基本功,好像少林拳法,你得把少林長拳練個一年半載再練什么韋陀掌羅漢拳修習內功心法十幾年有了根基再練七十二絕技,其實
不要輕視任何一種編程語言或者技術,這些很low的東西確確實實作為基礎存在為后續高端東西鋪路的。

2.出來混,遲早要還
當時學校開設了vb,我又開始犯眼高手低的毛病覺得這玩意是吧,拖拖控件有什么前途?直到我看見雷總設計的十字路口交通信號燈模擬,車子隨機出現帶有陰影並且看到紅燈能夠減速,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明白,技術只是手段其本身並沒有優劣高下,主要看你的應用場景。就好像馬克思說的武器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一切語言技術都是服務於自己的思想的。后面還學習了幾門印象深刻的課程,《網頁設計》,同樣給我潛意識里造成前端工作沒啥技術含量的一門課程,從龍哥那里摸來了一個可以實現字幕的滾動效果的標簽,就給自己網站首頁index.html所有標題樂此不疲的加上,還有通過修改html把百度一下改成百度兩下。這樣的無知少年終於招來了老司機的呵呵,也是從那時候起,看了一本對我職業生涯影響深遠的電子書《IT小小鳥》,從此泡上了論壇,從此不太看電視了,從此去了大學就喜歡在分類號TP391下面來回轉轉。

后面學到c++,java,聽30幾歲的禿頂老師站在台上用20年的開發經驗鄙視java效率太差的時候,我的內心充滿了崇拜。后面大家拼了命的照着馬士兵的視頻敲坦克大戰,我對此嗤之以鼻。結果JAVA沒怎么學,jsp也掛科了,因為兩者是一個老師教的,我對java的鄙視甚至延伸到了老師身上,覺的那個老師也效率低下。不過好像確實如此,從來沒見過他用快捷鍵調試jsp,都是后來去企業實訓,代課大牛用myeclipse調試的飛起,我才恍然大悟——這玩意還能調試?!

那時候班里學c++的人不多,好像這個成了偏門一樣,大家都去外面報了班培訓三大框架,祥龍學安全方面的內容,我在學習MFC,當然其實跟沒學沒啥兩樣,代碼自己就沒有敲過多少行,一心就想着考研了。大學期間學過僅有的有意義的課程當屬《操作系統》《數據庫》,當然還是兩位老師的人格魅力更加出眾,幾種解決同步互斥的算法我至今不是太清楚,數據庫化簡關系模式的算法也得上網搜了才會算。《計算機網絡》《數據結構》這兩門課呢,一個猥瑣的摳腳大叔(沒錯真的是在辦公室摳腳的學院當時唯一一個教授)教的,基本全靠自學,應了本段的標題,在研究生找工作期間,c++方向的面試基本全部圍繞了網絡進行深入探討,滑動窗口,三次握手,擁塞控制,手寫快排等等一個都跑不了,於是我面的c++崗位基本沒過幾個面試。出來混,遲早要還。

3.培養自己獨立解決復雜問題的能力
回想后來大學時候在沉靜下來的日子里自己還是干了點實事,系統的學習了photoshop,這激發了后來我走上計算機視覺的道路,雖然我在自然圖像處理上主要用opencv庫,python等封裝好的算法接口,基本對圖形圖像處理這個行業有了整體的感覺,有什么需求大概能知道需要什么樣的技術手段去解決,15年底我成為了CSDN圖形圖像處理版的版主,2016年6月終於憑借一些圖像圖像處理領域的博文評上了博客專家。我很欣慰在即將到來的生日迎來這個蠻光榮的稱號。

上研究生后,選擇導師時候希望繼續學習圖形圖像處理,計算機視覺的相關內容,我導師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搞三維重建聽起來也是非常高大上,其實現在的VR就是三維重建的高端應用的吧。后來老師一直比較忙,而且到了我們這里項目沒有銜接上,科研的方向選擇就出現了青黃不接的尷尬情形。我從最開始老師推薦的圖割算法研究的初始方向入手,從圖像分割研究到立體匹配,用一句話概況就是如何改進提高圖割算法在圖像分割和立體匹配兩個應用問題上面的性能。要么降低網絡圖的規模,要么改進圖割算法。前人挖了個大坑,我看明白算法才深深體會到了自己做了三年的填坑工作。

三年的研究生涯,我在學術上面看到的論文僅僅是明白了其他人做研究的方法,對於如何創新的提出自己原創的idea去解決問題這樣的能力培養基本為零,也沒有能很好的鍛煉出復現別人論文中代碼的能力,要是別人的好方法沒有給出代碼,那么這個領域的問題研究就無法開展。這樣的后果是嚴重的。直到快要畢業,才找到了立體匹配領域里面應該看的網站,文章,比如ipol,比如Middlebury,比如KITTI。

從開學初始,當老師問我想讀博還是工作時候,年輕的我就希望早點工作賺錢,現在看來這個決定還是太草率。快要畢業了,這才心有不甘。希望自己在工作崗位上,面對各種誘惑,對於前面學過的知識做到常讀常新,把基礎鞏固好,這樣才能具有獨立解決復雜問題的能力。

4.唯手熟爾
上大學時候,可能很多人想去做做兼職,掙點小錢喝點小酒,這樣的想法也就延伸到研究生期間來,我們看到其實幾年來潛心在實驗室呆着的同志科研成果都非常好,這樣在一個領域混熟了,把理論都研究透了,就是這個領域的專家。

再拿數學舉個例子,高等代數,矩陣論里面成天算特征值特征向量,到底有啥用?現在機器學習這么火,稀疏矩陣降維就是用這兩個東西表征的嘛,大學時候這些東西我們都學了,卻為什么見了阿爾法狗那么遙不可及?基礎啊,基礎東西很重要。我認為只有將基礎的東西融會貫通,爛熟於心,才能完成第三點,獨立完成復雜的任務。這才是企業,科研單位需要的高級人才,也是三年到五年工作經驗中我們應該着力培養的點。

我其實實習過不少單位,深圳中軟,西安天文點,IBM,研究所,一路走來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小單位,在我每天完成工作日志的時候,我確實發現會和熟是兩碼事,也許你會說他們中間的區別就是忘記了百度一下,但成年累月下來,就是軟件行業加班惡習的罪魁禍首,以及自我提升的最大攔路虎(比如有的研究所就是沒有外網碰到配置JAVA環境變量,或者部署機器怎么辦?)。在工作中,我們強調設計模式和經驗,這些都是套路,唯手熟爾!


有天坐公交車上來個傻子,不停的說笑,后來全車人都被他逗笑了,他卻冷下臉來看着其他人說:傻子,你笑什么?


快畢業了,讀了幾本書,賈平凹廢都寫九十年代的陝西出了一幫子浪子閑漢,他們總是不滿意這個不滿意那個,浮躁的像一群綠頭蒼蠅,然后我看了陳忠實的康家小院,蕭紅的呼蘭河傳,又是不同的風格,到頭來發現前輩們在書中文字里都有一種平和純粹的專注美。《白鹿原》不愧為獲得了茅盾文學獎的宏大作品,當一個老陝用地道的關中話在心里朗讀這些文字的時候,你才能體會到這部作品帶給你真實的,自己現實經歷過地風土人情。

回顧自己三年的研究生學習確實浮躁,做了很多淺嘗輒止的事情,比如做學生干部,卻也沒去高校讀博當老師,也沒去考考公務員,比如做計算機雙目立體視覺,卻連雙目攝像頭都沒買一個,聽了機器學習的課程卻沒有堅持下來。這個時代需要為自己做做減法,一個人在信息爆炸的時代,需要沉浸下來,專心致志的把一件事情做好。我一直有這種想法,希望為時不晚。

最近一段時間同學們的離校,讓我心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不甘與疲憊,我們這個年齡的人大都有着同樣的困惑,愛情事業,choise a f**king life。人生中黃金的三年恍如看電影按了快進。我選擇的路,值么?


如果不獻身給一個偉大的理想,生命就是毫無意義的。—-何塞,黎薩爾


1947年,在給長子毛岸英的信中,毛澤東寫道:“一個人無論學什么或者做什么,只要有熱情,有恆心,不要那種無着落的與人民利益不相符合的個人主義虛榮心,總會有進步的。”還特意在這段話下划了橫線。那一年毛岸英25歲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哈姆雷特的這句話,給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年輕的我,在當年陝北貧瘠的黃土地上,不斷思考着“生存還是毀滅”的問題,最后我立下為祖國、為人民奉獻自己的信念。那一年習總書記16歲剛剛當選為生產隊支部書記。

在 2012-13 賽季,鄧肯減輕了 15 磅的體重。波波維奇透露,鄧肯通過沙灘跑,扔鐵餅、拳擊等方式減重。此外,聖安東尼奧當地記者麥克卡尼開玩笑說,鄧肯的飲食就像是一只老鷹的菜單(只吃雞肉)。 當然了,鄧肯只能延緩衰老,卻不能逃避。於是,當身體機能不可能避免地下降時,他便靠改變打法,以及經驗、意識和基本功去彌補。為什么有了 4 個冠軍,他依舊要這樣過這樣苦行僧一樣的生活呢?鄧肯說,他喜歡跟隊友一起坐飛機,一起去客場比賽的感覺。

他純粹就是熱愛籃球。所以,蒂姆·鄧肯,他到底是年輕,還是老呢?他大一時就已經可以進入 NBA,但為了完成心理學學位,他一直等到大學畢業才參加選秀。這在今天,他等於放棄了一千萬美元。還沒 20 歲,他就像中年人般自律成熟。但在 38 歲的時候,他的赤子之心依舊沒有變。在奠定了歷史第一大前的地位,賺到了上億美元以后,他依舊像新秀一樣努力。他不為金錢和榮耀,只是為熱愛而打球。諾維斯基在采訪中說:“他(鄧肯)永遠只想着贏球,從來不會想着為自己打造品牌,這就是我最欽佩他的地方。”並不是熱淚盈眶才叫青春,也不是莽撞熱血才叫年輕。不忘初心,便始終都是年輕。悲哀的是,多少人把放縱當熱血,並把早熟和自律當做陳腐來嬉笑。歲月還未過多流逝之前,他們的身體和精神就已經被掏空,提早告別了青春。

不忘初心,嚴格自律,正是這些傑出人物的共同特點。在此,老王和大家共勉。

關注我的訂閱號:老王和他的IT界朋友們,我們在這里緬懷IT人的情懷,在這里think different,在這里stay hungry,站在老王他們家隔壁的風口上灰翔!!!

這里寫圖片描述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