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互聯網將走向哪里?


d34dae13b025ab4467b8209b23148c4fac9152jpg.jpg

作者:曲凱

硅谷頂尖的風險投資家 Fred Wilson 每年底都會寫兩篇文章,一篇是前一年的總結,另一篇是對后一年的展望。在今天這篇文章里,我也來照貓畫虎學一下。

這篇文章的標題其實是我最近和很多人在聊的問題,當然,也是我自己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和 2016 年比起來,2017 年應該算是一個創業投資的大年。這個大年里的大賽道機會主要就是新零售。其他的分賽道機會有教育、文娛、微信生態等等。

回頭看,我在 2016 年 10 月寫的《為什么我不做 VC 了?》中主要是說純互聯網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所以早期投資會越來越不好做。雖然 2017 年還是有很多優秀的早期項目出現,但到目前為止,我也仍然認為大的走向預判是對的。

移動互聯網從純工具到游戲、電商、O2O、B2B、新零售等,這就是一個互聯網元素不斷減少的過程。所以哪怕很多人對 2018 年看好,但我仍然是偏悲觀的,但悲觀中還是有四個機會點,后文中會提到。

而我在 2017 年 3 月寫的《便利蜂、喜茶、迷你KTV、千聊、狼人殺之后, 2017 年的第六個小風口在哪?》中便利蜂和迷你 KTV(和文中我提出的 unbundling the facilities 的概念)其實就延伸出了 2017 年這一整年的新零售機遇。

在那之后,其實 2017 年一整年並沒有跑出什么太意外的結果。

最后,在 2017 年 6 月的《日聊投資三個人,日刷抖音三百條》中,我也明確提出了教育是可見的大機會,而文娛類(尤其是視頻類)也是我很看好的一個機遇點。

2017 年下半年,除了以上這些,其他的機會就都很少了,最多就是幾個品類的二手交易平台和共享汽車出行等。

到 2017 年 12 月的今天,我覺得首先 2017 年基本可以算結束了。尤其是對很多美元基金來說,下周開始就會陸續進入休假期,滑滑雪、出個國,再回來就是 2018 年了。

那對於 2018 年來說,幾個潛在的變化可能有:

一、更多 VC 會轉行

最近和很多做了比較久的 VC 聊天,大家普遍的觀點是,對 2018 年相對迷茫。當然迷茫是個常態,但另外一個共通點就是,越來越多人慢慢看透了一級市場的運作方式,都覺得要自己投身到交易之中,要更深地介入 deal,才是最好的賺錢(或者說實現個人價值)方式。

不管是做 VC 的同時做 FA,還是自己跟投項目或自己攢項目,亦或是通過深度投后去拿到期權,甚至是跳到創業公司中等,這些都是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畢竟,VC 開始變成了一個行業,體系越成熟,大家就會有越多的玩法。

二、早期投資不好做

上面第一點是從從業者的角度來說的,現在這一點是從整體行業來說的。

早期投資只會越來越難做。優質的資源和資金都向頭部的中后期項目集中(張穎前幾天也說了一樣的看法),哪怕新出來一個早期的好項目,也會短時間內被資本裹挾到 B、C 輪,而我認為這背后有兩個主要原因。

第一,問題的本質是創新不夠了,所以首先早期的靠譜項目少了,其次是在所有項目中創新能起到的壁壘作用低了,所以資本方明確感覺到通過堆積資金、資源和站隊,能夠左右戰局最終結果了。

第二,上一代創業者是跟傳統行業的人去拼,所以哪怕經驗不足,競爭對手的能力更不足。而現在新一代的創業者,是和上一代的創業者去拼,大量的上市、退出的創業者、聯合創始人、優秀高管二次創業。在上面第一點原因的基礎上,這些人能撬動更多資源,也就更讓行業集中化。

三、還能有多少獨角獸?

在我上周參加的兩個論壇上,分別都有好幾個投資人或創業者提出了這個問題。

美元基金追求獨角獸的打法,是否還適合這個時代?更多人民幣投資風格的基金追求的是項目數量、項目凈利潤,而退出的方式也更多是整合和並購。

這背后仍然是因為底層創新少,而模式創新多。

四、四個例外

文章最開始我提到說,投資不好做了,但這其中還可能有四個機會點。

第一,區塊鏈。

我在 2014 年初的時候曾經買過比特幣,但那時候價格波動巨大,沒有拿住。現在回頭看,感覺自己錯過了一波很珍貴的機會。

我到現在仍然沒有研究透比特幣或區塊鏈這個事情,但讓我覺得這里會有機會的原因也很簡單:我發現周圍有很多我很認可的人,他們開始認可區塊鏈這件事,而我相信那些人的判斷能力。

所以,區塊鏈也許會是明年市場走向的第一個機會。

第二,AR。

我在多種場合、不同時間都多次強調,要說大賽道,我最看好的下一波機會是 AR。

我覺得 2018 年可能會出現一些 AR 相關的小風口,這里面會蘊藏着很多機會。

但總體來說,AR 這件事還是要耐心等待。我曾經在《坐上火箭的人》中寫到說,每個人這輩子就那么幾次機會,我認為移動互聯網是上一個,而 AR 很可能是下一個(雖然很多人已經把 AI 當做下一個)。

所以,AR 我覺得會是第二個機會。

第三,AI。

我其實之前一直都覺得 AI 不夠性感,因為我一直拿 AI 去和移動互聯網比較。昨天下午我參加了一個內部分享會,聯想之星的合伙人李明分享了很多他對於 AI 的深刻見解。

在他說的時候,我突然想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一個誤區。

我一直覺得 AI 不性感,是因為覺得 AI 不是純粹 2C 的東西,不像移動互聯網可以重塑一切產品端的場景和體驗。但我的誤區就是,移動互聯網是一種渠道革命,所以作為渠道可以連結所有 C 端,但 AI 本來就不是一種渠道革命。

AI 是種生產力革命,就好像蒸汽機和電力的發明一樣。從這個角度來看,AI 的價值和潛力還是非常大的。而且,生產力的革命往往初期都是需要政府去推動和搭建渠道的,比如智慧城市、自動駕駛汽車公路等等。

之前的工業革命造成的渠道重塑是公路、鐵路、計算機網絡等等,而 AI 背后會不會帶來新的渠道革命?而新的渠道革命中會不會蘊含着比 AI 本身還大的機會?

這就是我今天會后又決定重新研究 AI 的原因。

第四,傳統企業繼續整合。

這一點其實也是延續着移動互聯網發展的必然,而這背后可能會有的機會是 SaaS 和 Buyout。

為什么是 SaaS?首先,很多 85 后開始走上更高的管理崗位,他們更能理解 SaaS 這個東西的價值。其次,所有的商業訴求都是先開源再節流,開源差不多以后,各種節流的 SaaS 產品就會有更多機會。

為什么是 Buyout?因為大多傳統行業要轉型或要跟互聯網結合,最致命的問題還是企業本身的基因問題,而且原先的一波傳統行業創業者也到了交替的節點。我覺得,這時候在國內就會真正出現一波基於類似 Buyout 操作方式的操盤機會。

以上,就是我對 2017 年寫過的一些預判性文章的簡單復盤,和對 2018 年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歡迎更多人在評論中一起探討。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