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先機,沒有自研操作系統的大國之痛


電腦和手機里,操作系統就像總經理。每次開啟電源,操作系統第一個上崗,它根據用戶的動作,命令各種硬件干活。軟件的計算需求,經操作系統翻譯,向各種硬件發出指令。但中國沒有自己的操作系統。缺少自研操作系統,不僅是中國的痛點,英、俄、日、德、印等強國用的都是美國人的操作系統。操作系統天然壟斷,贏家通吃。美國先人一步,占據高點。

看着容易,實則多年積累

編寫一個操作系統不難。大學生也能簡單的操作系統。而且Linux系統源代碼公開,隨便用,稍加改動就能開發一套自己的操作系統。

但是,“就像汽車,造一個四輪平台誰都會,外觀也不難設計,但跑起來就發現,好車不是隨便就能造出來。”IT評論家、原科技生態媒體WPDang創始人石磊說。

“手機的操作系統如果是一個新手來寫,恐怕一小時就沒電了。”石磊說,“我們一般用的安卓等操作系統,可以用最少的電,最合理的頻率,最短的時間去計算。”

用戶的一個簡單行為,比如在微信里輸入兩個字,會轉化成一系列指令,發給CPU等等。如果操作系統不過關,動不動就會死機。

操作系統的智慧,藏在一行行程序語句里。代碼一眼看不出優劣,但“執行起來,同樣是一萬行代碼,有些毛病不斷,有些完美避開所有陷阱。差距來自大量人力和金錢堆積出的經驗。微軟、蘋果很多專利都是試錯試出來的,后來者會發現,只有這條路才通。”石磊說。

美國優勢:五零后程序員、七零后公司

石磊說,美國壟斷操作系統的原因很簡單:起步早。“手機操作系統的優勢源於個人電腦時代。蘋果和微軟的優勢從1970年代就開始了,給如今的技術打下基礎。”

石磊舉例說,安卓是谷歌基於Linux做的,免費授權給各家手機廠商用。但微軟卻靠安卓發了大財,從很多手機和PAD廠家收取專利費,一台設備幾美元到十幾美元,因為它1980年代開發DOS時申請的幾項專利,Linux也無法回避。如今的軟件也都得兼容微軟幾十年前開發的底層文件系統。

四十年前,絕大多數優秀的程序員都在美國,所以個人電腦時代的各種標准都由美國創立。

“就像國外的發動機做得好,因為有一群熟練的技工。開發操作系統也需要熟練的技工,就是程序員。”石磊說,他常去美國參加開發者大會,發現美國與中國一個最大不同是:常見50后、60后的程序員。

“很多白發蒼蒼的開發者,從小就接觸計算機;還有一些程序員,他父親就是程序員。”石磊說。

“中國大學走出第一批程序員的時候,美國高校計算機系已經培養了30多屆畢業生。”石磊說,普通人看到中國IT業繁榮,認為技術差距不大,實則不然。

操作系統已無市場,但自研可以應急

汽車業有上百個大廠牌並存。而手機和個人電腦的操作系統則是三家美國公司壟斷。市場調研公司Gartner今年發布數據顯示,2017年安卓系統市場占有率達85.9%,蘋果IOS為14%。其他系統僅有0.1%。那0.1%,基本也來自美國:微軟的Windows和黑莓。

韓國三星曾在2013年推出Tizen系統,試圖打破壟斷,但如今三星手機還在使用安卓。

石磊說,安卓崛起,歸功於歷史機遇和谷歌的遠見。2008年時,蘋果手機剛推出,谷歌意識到大屏時代來臨,所以先做了免費開源的系統,讓眾多手機廠商嘗到甜頭,用安卓快速擴展市場。

操作系統這個領域沒什么空間,是因為軟件廠商要賺錢,只會為最流行的操作系統開發版本。

沒有谷歌鋪路,智能手機不會如此普及,而中國手機廠商免費利用安卓的代價,就是隨時可能被“斷糧”。

2012年,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回答“已沒有生態空間,為何還做終端操作系統”時說,應盡量使用國外的好東西,包括高端芯片和操作系統,但要有戰略備份,“別人斷了我們糧食的時候,備份系統要能用得上”。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