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四十二種謬誤(一)


胡亂翻譯的,點擊查看原文

 

 

1. 人身攻擊(Ad Hominem)

依據與斷言或論證無關的事實來否定他人。通常,這個謬誤分為兩步。首先,攻擊斷言提出者或者表述者的人格、背景和行為。然后,這些攻擊被用以證明他們的觀點錯誤。
這種謬誤具有以下形式:

  1. A斷言X
  2. B攻擊A
  3. 因此A的主張是錯誤的

為什么人身攻擊是一種謬誤,因為某人的斷言正確與否與他的人格、背景或者行為無關。

Bill:“我認為墮胎是錯的。”
Dave:“你當然這么說,你是個牧師。”
Bill:“那我提出的那些論證呢?”
Dave:“那些不作數。就像我說的,你是個牧師,你當然說墮胎是錯的。而且,你是教皇的狗腿子,所以我不會相信你說的。”

2. 你也一樣(Ad Hominem Tu Quoque)

這種謬誤基於以下兩點推斷某人的斷言是錯誤的:

  1. 某人如今的觀點與他過去所說的矛盾
  2. 某人所說的與他的行為不服

這種謬誤具有以下形式:

  1. A斷言X
  2. B宣稱A的行為或者過去的主張與X矛盾
  3. 因此X是錯誤的

一個人提出矛盾的斷言與他斷言的正確與否無關(雖然矛盾斷言只有其中一個可能為真,但是也有可能都為假)。雖然言行不一能有可能證明這個人是個偽君子,但是不能證明他的斷言是錯的。

  1. Bill:“吸煙非常有害健康而且還導致許多問題。所以,聽我的千萬別學抽煙。”
    Jill:“好吧,我不想得癌症。”
    Bill:“我要去抽根煙,Dave你也來嗎?”
    Jill:“我認為抽煙也沒那么可怕,畢竟Bill你也抽煙。”
  2. Jill:“我認為不應該支持槍支管控法案,因為它不可能有效而且浪費錢。”
    Bill:“上個月你還支持這個法案,所以我認為你現在錯了。”
  3. Peter:“我剛才的論證證明了將動物用於食用和制衣在道德上是錯誤的。”
    Bill:“但是你穿着皮大衣,手里拿着烤牛肉三明治!你怎么能說將動物用作食物和制衣是錯的!”

3. 訴諸權威(Appeal to Authority)

也稱迷信權威,不相干權威,不當權威,可疑權威等
這種謬誤具有以下形式:

  1. A是(聲稱是)領域S的權威
  2. 關於S,A斷言C
  3. 因此C是真的

當討論中的人不是一個合適的權威我們會犯下這種謬誤。更正式地說,如果A沒有資格在領域S提出可靠的斷言,則這個論據是個謬誤。

當某人不是專家時,這一系列的推理就是謬誤。基於如下事實,這種情況下的推理有缺陷——一個恰當的權威人士提出的斷言不會增加這個斷言的效力,也不會使之更可信。

當一個人被這個謬誤迷惑時,人們會在沒有充分證據的情況下接受一個斷言。更明確的說,一個人接受某個斷言因為他錯誤地認為提出斷言的是權威專家因此這個斷言被接受是合理的。因為人們趨向於相信權威(事實上,我們有很多理由接受權威觀點),這個謬誤非常常見。

由於這一系列推理只在某人在某個領域不是一個恰當的權威時靠不住,因此提供一些可接受的評判標准非常必要。以下標准被廣泛接受:

  1. 某人在探討的領域有充足的專業知識。
    缺乏足夠程度專業知識的人提出的論斷顯然不能被很好的支持。相反,擁有足夠專業知識的人提出的斷言會因為他在這個領域的可靠程度而被支持。
    通常很難判斷一個人是否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在學術領域(例如哲學、工程、歷史等),一個人的教育程度、學術經歷、出版物、專業社團的成員資格、發表的論文、獲得的獎項等等都能成可靠的論證一個人專業性的證據。學術圈外則有一些其他的附加標准。例如,論證某人是否擁有足夠的知識提出如何系好鞋帶的斷言,只要求他能系好鞋帶並且讓別人知道。應該注意到一個專家不總是需要一個大學文聘。很多人在某些復雜學科有很高的專業水平但是確連一天大學都沒上過。進一步地說,不應該假設一個擁有學位的人就是一個專家。
    當然,作為一個專家需要什么常常存在很大的爭議。例如,某些人聲稱在某個(甚至
    )領域有非凡的靈感或者特殊的天才。他們的追隨者接受這些說法作為他們建立權威的證據。而其他人通常視這些自我宣稱的專家為妄想症或者江湖騙子。在一些情況下,人們爭論多少學歷和經歷作為專家。因此,一個人認為是謬誤的論斷,其他人可能認為有很好的理由接受。幸運的是許多情況下不需要涉及這種爭論。
  2. 某人提出的斷言應該在他的專業領域內
    如果某人對他專業領域外的學科提出斷言,那么此人在這個討論中就不是一個專家。因此,討論中的斷言不被有效的專業知識支撐也就不可靠。
    人類知識和技能包含的范圍非常廣闊,一個人不可能成為所有領域的專家,記住這一點非常重要。專家只在某個特定領域內是真正的專家。在其他領域他們只有非常有限的知識。因此,分辨一個斷言屬於哪個領域很重要。
    一個領域的專家不能自動轉換為在別的領域也是專家。例如,一個物理學專家不能自動使他成為一個道德家或政治家。不幸的是,這點經常被忽視。事實上許多商用廣告違背了這條原則。看電視的人都知道,明星或運動健將為他們沒有資質評估的產品背書。例如,一個人可能是個著名演員,但是這不能使他成為汽車、刮胡刀、內褲、減肥或者政治專家。
  3. 該領域的其他專家也廣泛認可
    如果某個領域內的專家存在廣泛爭論,那么引用存在爭論的觀點就可能犯了訴諸權威的謬誤。一個專家支持的斷言可能被另外一個專家否定。因此訴諸權威無效。這種情況下必須聯系實際,單純的訴諸專家無法解決問題。
    許多領域都存在着廣泛且合理的爭議。經濟領域是一個好例子。熟悉經濟學的人都知道,經濟學存在着許多似是而非的各不相容的理論。因此,一個經濟學專家可能聲稱赤字是關鍵因素而另外一個同樣權威的人卻持有相反的結論。另一個存在廣泛爭議的學科領域是心理和精神病學。在許多案件的審批中可以看到,一個專家證實某人精神失常不能受審,但是另外一個同樣權威的專家發誓這個人是正常的能夠受審。顯然,這種情況人們不可能依靠訴諸專家而作出正確的論證。
    記住沒有領域存在完全一致的論調,因此適當的爭論是可接受的。當然,多大爭論可以接受也存在爭論。也要記住,即使是內部爭議巨大的領域,也可能存在結論一致的部分。在這些情況下,訴諸權威是合理的。
  4. 陳述問題的專家沒有明顯的偏見
    如果一個專家有明顯的偏見,那么他的斷言的可靠性更低。一個有偏見的專家不可靠,那么依據他來論證就可能是謬誤。
    作為一個人類,專家也容易受偏見的影響。雖然他的斷言可能是對的,但是因為他的偏見,使得他的論證可靠性降低。因為需要證據證明他的論證是基於他的專業知識而不是基於偏見。
    記住沒有人是絕對客觀的。至少一個人會傾向於他自己的觀點(否則他不會抱有這種觀點)。正因如此,某種程度的偏見應該被接受,只要偏見不是非常嚴重。偏見程度的計算可以公開討論並且根據實際情況的不同變化。例如,許多人可能會懷疑煙草公司資助的醫生在關於吸煙的影響的研究中會存在偏頗,而其他人可能會認為他們會依舊保持客觀。
  5. 合理的領域
    某些人斷言的領域不具備合理和有效性。顯然這種領域的斷言不可靠。
    怎樣算是合理的領域有時很難界定。然而,有許多領域顯然不是。例如,如果一個人表示他是“彩色子彈療法”的專家,並且宣稱用刷上油漆的子彈射擊某人能夠治療癌症,接受他的“專業知識”應該不是很合理。畢竟,他的專業知識在一個缺乏合理內容的領域。一個真正的專家應該掌握一個真實可靠的領域。
    在歐洲歷史上,許多科學家都要和教廷和傳統斗爭來建立自己的理論。例如,進化論的專家使他們的理論被接受曾經命令着一場艱苦的戰斗。
    一個現代的例子是通靈現象。有些人聲稱他們是所謂的“通靈專家”。其他人則認為那些“通靈專家”非常可笑,因為所謂“通靈”領域根本沒有實際內容。如果這些人是對的,那么相信所謂“通靈專家”的人就是訴諸權威的受害者。
  6. 專家必須得到認證
    訴諸權威的常見變種是訴諸無名權威或者也可以稱作訴諸未驗證權威。
    某人提出一個觀點是正確的因為某個專家認可這個觀點,但實際上他並未驗證過這個專家的真實性。因為這個專家不知名或者未驗證,那么我們無法判斷這個人是否真是一專家。除非專家被驗證而且他確實有資歷,否則我們不應該接受他們的觀點。
    這類推理並不罕見。通常提出這類論證的人會作出諸如“一本書里說……”、“他們說……”、“專家說……”、“科學家說……”、“我在報紙上看到……”、“我在電視上看到……”或者類似的陳述。他們通常希望聽眾會相信這些不可靠的信息來源並接受這些捏造的觀點。如果有人認為這些不可靠的來源是權威的資料的話,他就犯了這類謬誤。

以上表明,不是所有訴諸權威都是謬誤。人們不得不依賴專家。因為某人不可能成為所有領域的專家,而且也沒有時間和能力親自去研究每一個觀點。

在某些情況下,專家的觀點是很好的論據。例如,一個人去看一位經驗豐富的醫生,而醫生告訴他他感冒了,那么他有理由相信這個醫生的結論。又如,一個人的電腦出問題了,他的一個電腦專家朋友告訴他有可能是硬盤的故障,那么他有理由相信是這個原因。

訴諸權威謬誤和合理的訴諸權威可以通過前述六個方面來分辨。

我們應該有理由相信一個合格專家的觀點。因為一個在自身領域經驗豐富的專家更有可能得出經過深思熟慮的正確的結論。某種意義上講,某種觀點被接受因為有理由相信合格的專家驗證過他的觀點並且發現它是值得相信。如果這樣的話,聽眾接受的就是可靠專家的觀點。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合理的訴諸權威也不是一個十分強力的論證。畢竟在這種情況下,一個觀點被接受僅僅是因為一個人認為它可信。這個人可能是個專家,但是他的專業知識不會使斷言成為事實。因為專家也不能決定斷言的真偽。因此,與斷言自身緊密相關的證據是更好的論據。

  1. Bill和Jane在討論墮胎是否道德:
    Bill:“我認為墮胎在道德上可以被接受。畢竟,女人有權處理自己的身體。”
    Jane:“我完全不同意。 Johan Skarn博士說墮胎在道德上總是錯的。他肯定是對的,畢竟他是他所處行業德高望重的專家。”
    Bill:“我沒聽說過 Johan Skarn博士,他是誰?”
    Jane:“他因為研究冷核聚變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
    Bill:“我知道了。他在道德和倫理學上有什么研究嗎?”
    Jane:“我不知道。但是他是全球知名的教授,所有我相信他。”
  2. Dave和Kintaro正討論蘇聯時期斯大林的統治。Dave認為斯大林是偉大領袖,Kintaro不那么認為。
    Kintaro:“我不知道你怎么會認為斯大林是偉大的領袖。他屠殺了數以百萬自己的同胞,他搞垮了蘇聯的緊急,讓大多數人生活在恐懼之中也為東歐暴政打下了基礎。”
    Dave:“哦,,你說那個啊。然而,我家里有本書說斯大林以人民大眾的利益為己任。被殺那幾百萬人都是政權的敵人,未來保護其余愛好和平的居民不得不殺掉他們。這本書說的那么清楚,所有這一定是真的。”
  3. 我不是醫生,但是我在熱門電視劇“Bimbos and Studmuffins in the OR”里扮演一名醫生。你們可以相信我,沒有比MorphiDope 2000更有效、更安全的止痛葯。這是我深思熟慮的醫學建議。
  4. Sasha:“我買了彩票,我知道我一定會中獎”
    Siphwe:“你做了什么,操縱彩票結果?”
    Sasha:“不,笨蛋。我叫一個大師感應1到900之間的數字。通過他的神奇加州塔羅牌,他告訴了我我的幸運號碼。”
    Siphwe:“你相信他了?”
    Sasha:“當然,他可是有加州超腦通靈師證書的。這就是我為什么相信他。我是說,你想想,誰還能知道我的幸運數字呢?”

4. 訴諸信念(Appeal to Belief)

這種謬誤具有以下形式:

  1. 大多數人認為斷言X為真
  2. 因此X為真

這套推理是謬誤,因為許多人相信某個斷言,通常不能作為此斷言為真的證據。

然而,在某情況下,人們接受某種觀點為真,那么該觀點就為真。例如,什么是禮貌和良好的行為舉止就取決與人們認為什么是禮貌和良好的行為舉止。另一個例子是共同標准,也就是人們共同遵守的標准。違共同標准通常被看做下流的。這種情況下,在認為X是下流的那個共同體中,“X是下流的”就是真的。這時,為個人信仰而辯護也不失明智。

參見訴諸群眾

  1. 曾經,大部分歐洲人認為地球是太陽系的中心,然而這是錯的。
  2. “上帝肯定存在。畢竟,我剛看到調查說85%的美國人信仰上帝。”
  3. “喝酒當然沒事。你問任何人,他都會告訴你他覺得喝酒還好。”

5. 訴諸習慣(Appeal to Common Practice)

這種謬誤具有以下形式:

  1. X是慣例
  2. 因此X是正確的/道德的/正義的/合理的等

這個謬誤背后的想法是把大多數人做X用作證據來支持X行為。這是謬誤,因為大多數人做某事不能使之更正確、更道德、更正義或更合理。

訴諸公平競爭不是謬誤。例如,職業女性說:“和我做相同工作的男人的薪水比我多,所以我有權要求和他同樣的薪水”。這不是謬論,只要她和他沒有與工作無關的不同(能力、經驗、工時等)。更正式的:

  1. 以X對待Y是共識,但卻以不同的方式對待Z
  2. 在相關問題上Y和Z沒不同
  3. 因此人們也應該按照X對待Z

這個論證非常依靠相關差異原則。在此原則下,只有A和B有與問題相關的差別時才能被區別對待。例如,我可以因為A工作比B出色,而給A更高評分。然而我不該給A更高評分僅僅因為A是紅頭發而B是金發。

在某些情況下,大多數人認為X是道德的所以X是道德的。例如,有一種道德論認為道德關乎文化、時代和人群等。如果某種道德是公共實踐,那么以下論證:

  1. 大多數人做X
  2. 因此X道德上正確

不是一個謬論。然而這當然會導致一些奇怪的結果。例如,假如地球上只剩100人。其中60人不偷不騙另外40人相反。這時,偷和騙是錯的。第二天,一場自然災害殺死了不偷不騙的60人中的30人。現在偷和騙成為道德正確了。因此,有可能通過簡單地消滅那些異見者來改變人們的道德規范。

  1. Jane主任負責一個國有廢物處理項目。當被發現這個項目充滿貪污腐敗時,Jane說:“這個項目有它的問題,但是這個項目有的,所有的國家項目都有”。
  2. “是的,我知道人們說考試作弊是錯的。但是我們都知道每個人都做了,所以沒事。”
  3. 當然,有些人買男女平等的帳。然而,我們都知道大家付給女人都比付給男人的少。所以這沒問題。因為每個人都這么做,這不可能真的錯。
  4. 要求多元文化課沒錯,即使從核心項目抽錢。畢竟,所有的大學和學院都推行多元文化。

6. 結果至上( Appeal to Consequences of a Belief)

包括一廂情願
這種謬誤具有以下這些形式:

  1. X為真,如果人們不接受X為真則會有消極影響
  2. X為假,如果人們不接受X為假則會有消極影響
  3. X為真,因為接受X為真會有積極影響
  4. X為假,因為接受X為假會有積極影響
  5. 我希望X是真的,因此X是真的。這叫一廂情願
  6. 我希望X是假的,因此X是假的。這叫一廂情願

這些推理是謬誤,因為觀點的結果與觀點正確與否無關。舉例來說,假如某人說“如果十六個頭的紫色獨角獸不存在,我會很傷感,所以它必須存在”這顯然不是正確的推理。注意結果是否由這些想法導致非常重要。區別理性理由和感性理由很重要。理性理由是有客觀證據和邏輯支持的。感性理由則是由一些與人價值觀相關卻與真相無關的理由(例如由於結果帶來害怕、恐懼、利益或損害)。

這種謬誤的本質在一廂情願中更清晰可見。顯然,希望某事為真並不能使之為真。這和訴諸信念不同,訴諸信念是以大多數人相信X為真來論證X為真。

  1. “上帝一定存在!如果上帝不存在,就會道德淪喪,世界變成恐怖之地!”
  2. “這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如果發生了,我晚上肯定睡不好。”
  3. “我認為不會有核戰爭。如果我相信會發生,我每天早上都會起不來。我是說,這太壓抑了。”
  4. “我承認我沒有證據證明上帝存在。但是我非常希望上帝存在這樣就有天堂了.因此我相信上帝存在。”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