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水的夜,似鐵的心


生活在北京,節奏快自不必說。對於像我這樣的千千萬萬個北漂來說,北京就像一個未知深淺的湖,而我們只是這湖里的一棵棵四葉草,等風來,也怕風來。

這種激烈的競爭氛圍,這種快節奏的上班過程,剛開始來有些不適應,慢慢的也就適應了。適應了那種強度,適應了那種辦公室的氛圍。在這種大氛圍下,是容不得一絲絲脆弱的表現。每天必須保持高強度的狀態。漸漸的也就習慣了,說到這里讓我想起了最近的一部電視劇:《北上廣不相信眼淚》。其實說眼淚,個人覺得有些過了,只是在這種大環境的熏陶下,人慢慢變得更加理智起來。有時候內心會跳出來一些質問自己的問題?這種理智真的好嗎?太過於理智,與機器又有何異?人與世間的其他一切物最大的區別不就是擁有自己的情感嗎?

在這種快節奏下,時間過得非常快。人也過得很充實,但情感上總覺得少了些什么?至如是什么我說不出來。回憶着這一切,讓我想起來最近看的雪小禪的一篇散文《一爐雪》。其中有這樣一段話:“一帆風順從來不是人生,你跑得快了,連風聲都聽不到…”。我想此時正應了那句話吧。

雖說有朋友在北京,但朋友畢竟是朋友。總覺得還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有時候下班回家,走進出租屋,能聞到隔壁飄來飯菜的味道,已經鄰里吵架的聲音。這種菜飯的味道,讓我想起了遠方的家,想起了老媽做的粗茶淡飯,仿佛我都能從粗菜淡飯里問到淡淡幸福的味道,那粒粒的飯香,那熱氣騰騰的家常菜,以及筷子,勺子觸碰碗盤的聲音。那種聲音是輕快的,單調而不失情瑟的。就連吵架聲都不失為一種幸福。

生活在北京,夜越來越多情,而心卻越來似鐵,有的是那份質硬與堅韌。累了,乏了,偶爾也需要一些調劑來喚醒這顆受傷的心。我想看過《三傻大鬧寶萊塢》的朋友都會記得蘭徹說的那句話:Aal lzz well -一切都好。以前喜歡聽一些激揚奮進,快節奏的音樂。慢慢我發現自己喜歡聽一些簡單的音樂,慢節奏的音樂,從這些簡單的音樂里至少我還能感受到一絲絲簡單與快樂。這種簡單與快樂是不參雜任何雜質的。

我希望回歸到簡單,但真正做到簡單的人確實少之又少。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