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對編程對於塑造團隊文化的思考


結對編程對於塑造團隊文化的思考

文中所用圖片來自網絡

結對是敏捷實踐中基礎實踐,幾乎每個轉型團隊都會實踐結對,對於敏捷團隊而言,結對究竟傳遞了什么樣的信息。Bob大叔在他的《敏捷軟件開發》是這樣描述結對編程的:“這將極大地促進知識在團隊中的傳播。仍然會需要一些專業知識,並且那些需要一定專業知識的任務通常需要合適的專家去完成,但是那些專家幾乎會和團隊中的所有其他人結過對。這將加快專業知識在團隊中的傳播。這樣,在緊要關頭,其他團隊成員就能夠代替所需要的專家。

img=pair

結對傳播知識已經被大多數團隊證明是非常有效,除去傳播知識的作用,結對編程還能為團隊帶來些什么變化?

英雄史觀 vs. 群眾史觀

在日常工作中,我們談論最多的是團隊協作,可當我們開始討論一些軟件領域的成果、創新時,我們下意識的反應透露出卻是與團隊協作截然相反的信息,這些信息中彌漫着個人英雄主義的情愫。關於這一點,我們隨便舉了例子就可以得到驗證,比如當我們說起Linux時,頭腦中最先浮現的應該就是下面的這位仁兄——Linus Torvalds,對,沒錯,就是他,可再讓我們仔細想想是不是缺少了什么,顯然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忽略Linux成長的社區、開發的團隊。

img=linuxmaker

這種個人英雄主義的氣息甚至在我們談論一些令人厭惡的事實時也會出現,比如當我們談論加班時,往往使用的句式是“你造嗎,XXX這個月的加班時間是XX個小時,排名第一”。

這就是我們這個行業的現實,“團隊協作”的概念在軟件行業里要比其它行業落后幾十年,這不是個玩笑話。整個行業中,英雄崇拜思想依舊盛行,個人英雄行為仍然被鼓勵——到處都可以看到那些通宵加班的人,都可以聽到團隊私下抱怨貢獻不平衡。如果再遭遇糟糕的團隊管理,那就只能讓團隊所有人在陰郁的環境中越陷越深。

為何軟件行業的英雄史觀會如此濃郁,回顧軟件行業的發展史,不難找到答案。軟件行業作為一個新興領域,誕生於人類知識金字塔的頂端,從誕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刻下精英和天才的標簽,並在短短不到百年的歷史中獲得長足進步,確實依賴了一個個璀璨耀眼的天才和英雄,他們創造了一個個奇跡,改變了世界的面貌。這也就不奇怪為何英雄史觀會占據軟件行業的主流,甚至於圈外人也把軟件行業看作是獨行俠、黑客與怪咖的集散地,看看好萊塢拍攝的電影《劍魚行動》、《超腦》、《黑客帝國》中描述的軟件天才或黑客,都把這種英雄史觀表現的淋漓盡致。

img=matrix

更重要的是,軟件行業不是社會化大生產時代的工廠流水線,它不是機械化和一成不變的,開發人員也不是流水線上的擰螺絲的工人,而是充滿了奇思妙想的精靈,充分發揮每個精靈的魔力是所有軟件公司夢寐以求的。個人英雄主義,毫無疑問,激勵了一代代的軟件從業者去充分激發自我力量,站上令人矚目的舞台。但讓我們再看得遠一點,看一看每個成功的背后,究竟是誰推動了它。

將軍贏得戰役,人民贏得戰爭

追溯軟件行業的壯大歷程,可以看到這樣的數據,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歐美發達國家廣泛興建高科技工業園區,例如,硅谷自1992年以來創造了20萬個就業機會;硅谷從業人員的年薪平均達46萬美元,比美國平均水平高出50%;僅在1997年,硅谷的風險資本投資額就增長了54%,硅谷的企業市值1997年超過4500億美元,一躍成為美國經濟新的發動機。這個匯聚了全球頂尖軟件企業的地方,給出了真正讓軟件行業蓬勃發展的原因——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其中,正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軟件行業從象牙塔走向了大眾。

這因如此,才會有社區、團隊,才會有“群眾路線”,它們從各個維度完善了英雄創造的奇跡,並使它可持續地演進下去。所以在感慨英雄的偉大時,還需要思考真正讓軟件行業枝繁葉茂的力量——群眾,也即是來自不同社區和團隊的開發人員。

所以軟件行業的團隊協作完全不同於其他行業,它融合了個人英雄主義的綻放和團隊協作的匯聚,任何片面地只注重某一方面的特質都會產生問題,前者造成了團隊一盤散沙,各自為政;而后者導致同質化,平庸,缺乏創造力。

團隊氣質

我接觸過不少團隊,也在不少團隊中工作過,在和這些團隊相處的過程中,不同團隊散發出的不同氣質讓我着迷,透過這些氣質可以發現團隊所處的環境。將我遇到過團隊氣質歸納后,大致有以下幾種:

自健型 自健型團隊的最大特點是嘗試不斷改進,團隊成員凝聚在共同願景下,願意為實現它去提升自我、改變自我。公開透明地傳遞信息,成員充分表達各自意見並獲得尊重,相互信任,遇到挫折,總能向着正面積極引導。

自戀型 自戀型團隊充滿對榮譽的渴望,喜愛接受挑戰,希望得到外部的推崇,但往往無法接受外部的批評、建議,團隊內部呈現出專制化,團隊的願景來自團隊領導層的個人想法。最典型的表現就是當有人問起團隊表現的如何時,得到的回答是“我們團隊做的很好啊,沒有什么需要改進的地方”。

恐懼型 恐懼型團隊通常死氣沉沉,開發人員不願講話,不願與別人交流,也不願與別人合作,更不要說提高他們的工作質量。如果團隊長期遭遇較大外部壓力,積累的疲憊和厭倦就會轉變為恐懼,恐懼讓人無法集中注意力,不能思考,認知和表現都處於低谷,一旦遭遇挫折,負面情緒爆表,通常遇到的一些長期加班而又無法獲得認可的團隊都會流露出這樣的氣質。

陰郁型 陰郁型團隊與恐懼型正好相反,團隊內部的不可調和的沖突是造成團隊陰郁氣質的根源,並且通常是由於團隊領導層的碰撞引發團隊成員的不適和缺乏安全感,人心渙散,分崩離析,私下充斥着各種抱怨和流言。

團隊成員的行為造就團隊氣質,團隊氣質又反作用於團隊成員。團隊中任何一個人都會影響到整個團隊的整體氛圍,也就是人們在工作時所進行的情緒交流的總和。不管我們在團隊里扮演什么樣的角色,我們的工作方式、交流方式都會影響到團隊的整體氛圍。特別地,對於團隊的Leader對於引導團隊氣質更有着不可推卸的任務。

思考

人類幾乎從出生到死亡都被種種虛構的故事和概念圍繞,讓他們以特定的方式思考,以特定的標准行事,想要特定的東西,也遵守特定的規范。就是這樣,讓數百萬計的陌生人能遵照着這種人造而非天生的直覺,合作無間。這種人造的直覺就是“文化”。——《人類簡史》

當我們談論軟件開發,實際上是談論人,它實際是軟件開發者的一種社交活動。既然是社交活動,自然而然就會有言語上的溝通和思想上的碰撞,其產物就是被某個范圍內人群認同的文化——團隊文化。因此團隊文化真正關注的是發生在開發團隊各個方面上的一系列的行為和交互,它影響到決策的如何產生,誰會參與決策,以及決策對業務經營承擔哪些責任。

上面談論英雄史觀、群眾史觀、團隊氣質都屬於團隊文化的范疇,團隊建設的核心就是構建團隊文化。正如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樣,塑造團隊文化是一個潛移默化,日積月累的過程,在這過程中間,適度的正向引導可以讓團隊文化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發展,而結對恰恰可以為正向引導提供需要的土壤和時機。

可以嘗試將結對作為是團隊合作的核心思想,發揮它的知識傳遞的作用,結對搭檔間可以建立一條高速交流通道,例如:可以給菜鳥開發人員搭配個大神以此來培訓他,這樣核心開發人員可以在團隊中快速傳播最佳的實踐經驗和技術知識。這樣,新的工具與技術自然而然就可以在團隊中得到分享,每個人都會進步,這只是第一步。結對建立的分享通道並不是單向的,程序員之間分享程序里的各種知識,能更嚴格的要求自己,能更好的相互交流,更好的協作,因為每個人都想在他們尊重的人面前表現出色,這是做一名結對隊友的責任。自我改進,是團隊自組織的起點。

當有條件選擇教練或者咨詢師結對時,傳遞的知識就不僅限於軟件技術,可以拓展到工作方法、溝通技巧等領域,通過結對施加正向影響更容易解決結對伙伴的實際問題。

持續結對打開交流的通道,開放的討論取代從上至下的命令,信息的對等和透明使得更容易做出策略決定,同時也會帶來更好的工作氣氛,結對雙方都不會輕易的選擇捷徑,經常會就某個問題進行權衡討論,團隊成員會願意接受這樣的“民主”氛圍,積極參與,群策群力。

相信大眾智慧是最佳方案
相信充分參與是最佳執行力

結對編程可以共同分擔每天工作的壓力和精力。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有時工作狀態的起伏都是相互的,當一個人工作正起勁而另一個分神時,狀態好的可以幫助另一個集中注意力;而當兩個人同時注意力高度集中時,工作效率就會達到頂峰,結對的伙伴互相可以依靠、信賴。

持續交叉結對促使代碼在團隊所有成員手中流轉,打破“專屬”、“獨占”這些不適合團隊的概念,讓集體所有權深入人心。同時合作完成的代碼讓風險均攤到每位成員身上,使得整個團隊能以更積極的心態面對失敗。

結對使得個人英雄主義與團隊協作有機地結合到一起,各取所長,相互扶持,鑄就“自助、人助、天助”的成功團隊文化。

关注微信公众号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