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作出公交客運人身損害賠償新司法解釋


    項秉炎等34位人大代表認為,浙江省寧波市人民法院在審理公共交通客運中人身損害賠償案件時,往往適用“浙江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辦法”。每年公司需多支出數百萬元賠償金,嚴重影響公司的生存環境和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由於“辦法”系地方性法規,浙江省內各級法院不太可能對此提出異議,為此,提出1111號建議——

作出“公共交通客運中人身損害賠償標准仍按《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計算”的司法解釋



    九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期間,項秉炎等34位人大代表提出,我們浙江省寧波市公共交通總公司是一家擁有1500多輛公交車輛的國有企業,擔負着寧波市一百余萬市民上下班客運任務,每年從國家財政中領取1100萬元政策性虧損補貼。



    交通行業的風險,決定了我公司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發生的不可避免性。人民法院在審理有關公交車上發生的人身損害賠償案時,往往適用“浙江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按該“辦法”規定,作為車主的我公司,不但要按受害人的傷殘等級賠償殘疾生活補助費,而且還要加賠殘疾賠償金。為此,我公司每年需多支出數百萬元賠償金,這將嚴重影響我公司的生存環境和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后果不輕。



    我們認為,公交企業是一個特殊的從事客運業的經營者,不應適用“辦法”中的有關殘疾賠償金計算的規定。由於“辦法”系浙江省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地方性法規,浙江省內的各級人民法院不太可能對此提出異議,而我公司的情況又顯屬特殊,因此只得懇請最高人民法院單獨就“公共交通客運中人身賠償標准仍按《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計算”作出司法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經認真研究,於2002年6月5日答復如下:2001年3月10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一條規定,自然人因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遭受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解釋》第八條規定,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造成嚴重后果的,可以根據受害人的請求判令侵權人賠償相應的精神損害撫慰金;《解釋》第九條規定:“精神損害撫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殘疾的,為殘疾賠償金”。根據以上規定,您在建議中提出的“浙江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規定的“殘疾賠償金”,屬於精神損害撫慰金。按照《解釋》的規定,凡屬侵害他人生命、健康、身體權利造成損害,后果嚴重的,受害人有權請求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在致人殘疾時,就是殘疾賠償金。人民法院處理道路交通事故時也應遵循司法解釋的這一規定,即在《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規定的“殘疾者生活補助費”這一財產性質的賠償之外,還可以根據受害人的請求判令加害人賠償精神撫慰性質的“殘疾賠償金”。因此,“辦法”的規定,與最高人民法院《解釋》的規定是一致的,也符合國際上的通行作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三條規定:“當事人在民事活動中的地位平等”。這種平等地位也表現為在法律適用上的平等。無論是公交性質的客運企業,還是“純粹以盈利為目的的客運經營者”,因過錯致人人身損害,都應當賠償相應的財產損失和精神損害。但在確定精神損害撫慰金的賠償數額時,應當考慮盈利因素。《解釋》第十條規定:“精神損害的賠償數額根據以下因素確定:……(四)侵權人的獲利情況”。因此,人民法院在審理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損害的賠償案件時,對致人殘疾的殘疾賠償金數額的確定,要以侵權責任承擔者的獲利情況作為重要的斟酌因素。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1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