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是怎样发展壮大和红利释放的


随着国家经济高速增长,中产阶级人口大量增长,中国已经逐步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但是中国还有7000多万贫困人口,减贫任务仍然艰巨。中国政府积极推进普惠金融,可谓是天地良心,于国于民,都是大大有益。

然而,减贫与普惠金融有相互关系,但不是对等关系。如何更好的运用好普惠金融的政策,做好目标人群定位,是很有必要的。

普惠金融 图.jpg

坦白讲,对于完全贫困的人口,普惠金融是插不上手的。理应交给政府,用财政政策来给予最低生活保障,然后,给予最基本的教育和医疗扶助,从而保证生存的前提下,实现可持续的脱贫。

对于那些有能力自我脱贫,缺乏金融资源支持的,并且传统金融机构不把这些人纳入贷款视野的,给予普惠金融政策扶持,这是最佳策略。

普惠金融,只是一种低息贷款,并不是慈善,捐赠,其根本还是通过商业可持续的方式,将金融服务覆盖到非传统金融用户人群。

普惠金融的概念由来

穆罕默德·尤努斯获得2006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他创办的格莱珉银行,专注于穷人获得小额贷款,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受到国际极高的声望。从而普惠金融的概念由联合国发展署提倡,成为一股国际潮流。

最早的扶贫模式是典型的输血,类似慈善,普惠金融不应是财政补贴、利率管制,或者政府行政手段,要求向贫苦地区投入大量资源。那样是不可持续的。

有效的利用好市场机制,并且取消对市场管制的束缚,比如取消价格管制,从而打开利率上限,放松民营资本准入、注重机构法人治理、搞好激励约束机制、提高信息披露透明度,从而从供给端增加了小额贷款的数量。

这与中国银行业的改革正好符合,2012年放开村镇银行,2013年放开民营银行,2015年强调民营银行准入条件,2016年成立国有大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多管齐下,大大增加了金融供给。

普惠金融 图图.jpg

金融科技的技术飞跃

随着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金融科技大大提高了普惠金融赋能的空间,利用手机app和互联网在线获客的高效率和大数据对风险控制能力的提升,能够更好的找到服务目标人群,从而大幅降低成本。不仅如此,新的商业逻辑诞生了,没有足额担保、没有抵押物甚至没有场景的小额贷款都可以发放出去。

有房产抵押物的场景贷款,是一种有效的商业模式,正如银行贷款的房产抵押,有业务经理,曾经豪言,只要有抵押,我可以贷给一只狗。

而现在,有大数据和征信的护航,并且是小额放贷,有放贷经理也豪言,即使没有抵押、没有场景,有你的身份信息,我都可以贷给一只猪。

玩笑归玩笑,可见商业逻辑更加密集、无孔不入了,这就是金融科技的力量。

普惠金融图图图.jpg

法治红利和社会进步

山东辱母杀人事件,企业家苏银霞为了小企业的发展,被迫去借了高利贷,而黑社会催债人员,用生殖器侮辱企业家,她的儿子挺身而出,一刀扎向暴徒。这种暴力催债就是典型的制度漏洞。诱骗贷款、暴力催收以及裸条风波,都是法治不健全下的社会怪现象。如今,暴力催收被制止,这类负效应会掩盖普惠金融的正效应,扰乱社会进步。

结论

普惠金融过去依靠行政命令,如今依靠技术红利和制度改革红利,再加上法律制度的规范和有效执行,整个领域的新的市场纪律和市场规范建立起来,那就是普惠金融大显身手、大展宏图的时候,也将给社会和谐发展添加新的助力。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粤ICP备14056181号  © 2014-2020 ITda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