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游戏一场梦


       十年以来,我常常做同一个梦,梦里我坐在沙发上,看见房间的门锁缓缓转动,有人要撬门进来。于是我赶在他打开门之前打开了窗户,不管外面有几层高,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梦里的我总是轻如鸿毛,缓缓落在地面上,前面是一望无际的马路,很多车来来往往,却没有一辆愿意停下来让我上车。我听到坏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却怎么也跑不起来,只能原地踩风火轮,好像日本漫画里的滑稽人物。

       人们说做这样的梦是因为缺乏安全感,也许是吧,就像周华健的歌词里唱的那样,“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顶,一种无处躲雨的恐惧”。

       但我下面要说的并非是这个陈年旧梦,因为除了这个梦以外,我还记得很多稀奇古怪的梦。你一定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吧?早上醒来,还清楚地记得昨天晚上在梦里曾发生过多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只是当你想要张口把它说出来的时候,它已经随着你呼出的那口气消失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惟一办法是不要说,赶紧拿笔记下来。

       故事发生在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嗯,就是《模拟人生》里面常见的那种四口之家,系着蓝色条纹领带的爸爸喜欢站在电视机前面选频道,穿着睡袍的妈妈老是在厨房和卫生间之间跑来跑去,两个孩子在游泳池里跳上跳下。一天他们那豪华的白色大门上的门铃响了,来的既不是送匹萨的也不是收水电费的,而是一大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远房亲戚。亲戚们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毫不客气地住了下来,还在他们家后院里开了一个很大的露天Party,就是带烤肉架、野餐桌和咖啡机的那种。被邀请来的人个个脸色惨白,神情诡异,而且不需要上厕所和洗澡,这对不断在清洁度和饥饿度之间矛盾的这家人来说,简直是太不可思议啦!

       镜头刷地一下切换到另外一个家庭,朴素甚至有些寒伧的房间里都是没有上色的家具,灰扑扑的窗户上贴着一块块五颜六色的小手帕。我和妈妈生活在这里。有一天,一只很可怜的兔子昏倒在我家门口,我把它抱了进来,想给它洗个澡。谁知刚把它放在水里它就像皮球一样撑了一肚子水,拼命用牙齿咬我的手。这个动作唤醒了我尘封的记忆,我向妈妈提起在某个城市我们的旧宅里,我曾经看到过一本奇怪的书。她神情激动地拉着我的手问我书现在在哪里,脸上的皮肤慢慢脱落、变形――她竟然是鬼变的!

       在“她”的威逼下,我不得不伪装成另一个人的样子,和“她”一起去找那本书。离开家时我看见窗外有道黑影闪过,镜头再次切换到开头,我从上帝模式的角度看见一群人如何吵醒了那个四口之家,如何通过游泳池里的孩子得知了他们的名字和姓氏,又是如何请了很多吸血鬼在院子里开Party,只为等待我和我的主人――那只一直伪装我妈妈的鬼。

       接下来的情节我已经不记得了,如果这是一场电影,在此结尾可谓回味无穷;如果这是一个游戏,接下来应该是在后院出现一堆坟墓吧……

PS:此文是药片MM的约稿,sold out 啦!另外,文章的内容都是真实的,虽然它看上去是那么荒诞,希望心理咨询师0度小朋友帮我分析一下。当然,为了符合游戏的主题,加入了《模拟人生》的包装,但也仅仅只是包装而已。也许它不够有趣,但我一直很惊奇于缺乏想像力的自己也能做出这么有悬念的梦。^-^

我还自己给配了图:


注意!

本站转载的文章为个人学习借鉴使用,本站对版权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隐私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14-2022 ITdaa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