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费 22ms 找到5511条记录
1 各条战线战友都进来谈谈你的身体!!!
2006年04月17 - 作为程序员的你:身体状况如何: 是否老感冒,是否老是感觉累,是否老是感觉浑身无力,是否参与户外集体活动减少?? 注意我们的身体。 只有参与讨论者可以get fraction
2 唉~最后的战线
2004年09月17 - [跑题] 答完辨了,装傻充楞地结束了!其实,真没啥!只是“等待”真有点儿烦人。本性急躁,EQ有待锻炼!(性格弱点)[继续跑] 图书馆还了参考书,又利用最后的几分钟随机抽了一本《动态HTML使用大全》——预备放在格格中作摆设! [正题] 早上一冲动办了件放不下的事,姑且算是心理安慰
3 大家谈谈怎么照顾自己吧,搞IT身体可是很重要的,集思广义 :) ~~~
2003年04月03 - 如题,大家来谈谈如何保护视力,促进睡眠,调节心情,防止郁闷等问题的办法吧。 回复长度超过二十个字的给分~~
4 我的同学和战友
2016年06月17 - 我的同学和战友 我把我能记得的小学、中学、大学一起读书的同学的名字列出来,以便今后写《我的回忆》时使用。这里包括同年级同班和不同班的同学,但除大学比我高的几届以外,不包括不同年级的校友;另外,由于我高二读完时正值抗美援朝,曾肄业去参加了军干校,我也将列出在部队四年
5 我怎么对的起你,我的身体
2008年10月03 - 以后,浑身都湿透了,那个汗啊,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就像被大雨淋过一样。 虽然我没有学过什么医,但是我知道这样流汗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是身体虚弱的表现。体质好的人,这个天出去转一个小时,根本不会出什么汗。 自从去年工作以后,几乎没有再参加过什么体育锻炼,每天的工作多的做不完
6 祭奠我死去的亲密战友
2013年03月15 - 作为一个最底层的挨踢屌丝,身边的兄弟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感觉真的相当的无奈.唯有机箱/显示器/键盘/鼠标一直默默的陪着我走过五年风风雨雨的挨踢岁月,但是今天早上突然发生一件不幸的事,我最亲密的战友鼠标同志怎么也叫不醒了,我试过各种方式,不停的摇晃,不停的拨抽,仍然无果.最后当我打算带兄弟去就医时发现
7 一个老战友离职了
2012年01月30 - 今天的心情继续的糟糕,原来估计自己的能量太大了,有点自不量力了,实际上自己的想法挡不住一个团体(中核心)的决定,这是我们的习惯吧,一向的个人主义,谁说美国人喜欢个人主义?其实我们在骨子里面都是“唯我独尊”的,哪里有什么商量可言? 我的老战友,人品和技术一流,赢得了大家的尊敬,不知为什么
8 战友新面貌
2018年01月12 - 战友新面貌 我1951年1月抗美援朝时参加军干校,在浙江军区-后勤干校-卫训大队-军医中队学医。下面收集的照片,是曾和我在一起学习的战友的照片,但也包括部队各级领导和学校教员的照片在内。这些照片不是参军当年拍的,所以不是老照片,而是2001年以后、即参军50
9 战友们!我又回来了。
2007年10月22 - 战友们!我又回来了。 好长时间没有来CSDN了。今天回来有种特别的感觉。凡事只要坚持下来就会出成绩。荒废了! 自己也好就没有写日记了,大一的时候还写。想来好像过去好久了,多遥远的事情了。 自己好多的想法都随着时间的流逝给弄丢了,也不知道去了那里。 曾经总想记录一些东西
10 奋斗需要战友
2015年01月30 -   很早以前就策划了阿珊打字通的‘生态圈’,客户端和Web相结合。后来着手改造阿珊打字通现有版本V9.6。那是2013年初。   然而时运不济,我患上了肠胃疾病,人生走向有生以来的最低谷。改造打字通也成了支撑我奋斗、甚至是活着的信息。虽然精神不振地坐在那里,但仍在下意识地从事着改造工作

 
© 2014-2019 ITdaan.com 粤ICP备14056181号